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哲學宗教 哲學理論
 
 
 
 
什麼是主體性?
 作  者: (法)讓•保羅•薩特
 出版單位: 上海人民
 出版日期: 2017.09
 進貨日期: 2018/1/17
 ISBN: 9787208144453
 開  本: 32 開    
 定  價: 368
 售  價: 294
  會 員 價 : 270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一本關於薩特思想及存在主義的入門書

  再現存在主義與馬克思主義交鋒的現場



  為什麼“主體性”對於我們認識社會必不可少?

  1961年,剛發表過《辯證理性批判》的薩特,與一群一流的馬克思主義者相聚於羅馬葛蘭西學院。這是一次極具歷史意義的互動,記錄了薩特對馬克思主義的態度轉變。與此同時,儘管薩特闡明了自己研究主體性的方式,強調了其思想的非主觀主義特徵,卻還是暴露了與黑格爾思想的親緣關係……

  在政治和哲學都發生了根本轉變的五十年後,我們該從什麼視角切入這一文本?


內容簡介:

《什麼是主體性?》由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讓-保羅·薩特1961年12月在羅馬應葛蘭西學院之邀講學的記錄整理而成。當年的課堂記錄尤其是薩特與現場聽眾討論的部分,五十多年後重獲發現,2013年在法國出版,主體為題為“馬克思主義與主體性”的報告,同時收入數位義大利的馬克思主義知識份子(如Enzo Paci, Cesare Luporini,Galvano Della Volpe)與薩特討論的文字。並由Michel Kail與Raoul Kirchmayer作序言“意識與主體性”,跋文是詹明信的“薩特的現實意義”。

  “主體性”是薩特強調的重要概念之一,“什麼是主體性”這一問題因為與當代批評理論中針對“主體”的討論相關而重獲重要性。自1930年代以來,主體性問題就困擾著薩特。薩特認為,正是人的主體性給了我們在生活中選擇走自己的道路的能力。因為並不存在客觀的標準、客觀的價值,也不存在確定的決定我們是誰或我們是什麼的本質,我們能夠把握的只有主觀的標準、主觀的價值以及由此而來的本質,而這些只能從一個主觀的視角來拓展和理解。

  正如“序言”所言:本書的出版,使人們得以一瞥薩特著作的整體性,並可為他艱澀的《辯證理性批判》一書提供理想的入門導讀,而《辯證理性批判》一書正好在講座前一年出版,構成了一次與馬克思主義的交鋒。這種交鋒的前提是薩特對馬克思主義的悖論性評價:馬克思主義已停止不前,同時也構成我們時代不可逾越的地平線。

  薩特這次報告的抱負即為將主體性置於馬克思主義分析的核心,以重新賦予它一度失去的活力。他同時抨擊了主觀主義和客觀主義,他想指出為什麼主體性對於認識社會來說必不可少。薩特的特有方法就是通過分析實例來緊緊抓住自己的對象。而抓住主體性,就是理解客觀條件如何被內在化和被體驗,使自己有能力說明集體實踐的形式如何得以建立。主體性是“特殊的普遍”,是歷史的產物,是歷史的基本結構,是可能的創造!


作者簡介:

讓–保羅·薩特(Jean-Paul Sartre,1905—1980)

  20世紀法國聲譽至高的思想家、哲學家,存在主義與現象學的代表人物,兼具社會活動家、文學家、批評家等身份。出於“他那思想豐富、充滿自由氣息和找來真理精神的作品,已對我們時代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薩特被授予1964年諾貝爾文學獎,但他沒有接受這一獎項,理由是他“謝絕一切來自官方的榮譽”。

  薩特的名字,是戰後法國知識界的一面旗幟。其重要哲學著作包括:《想像》(1936)、《自我的超越性》(1937)、《存在與虛無》(1943)、《存在主義是一種人道主義》(1946)、《方法論若干問題》(1957)、《辯證理性批判》(1960)等。



  譯者:吳子楓

  1977年生,江西餘幹人。上海師範大學文學碩士,華東師範大學文學博士,巴黎高師哲學系訪問學者,北京大學中文系訪問學者。現任教於江西師範大學文學院。英文譯著有理查德·利罕《文學中的城市:知識和文化的歷史》,法文譯著有阿爾都塞《論再生產》《政治與歷史:從馬基雅維利到馬克思》(即出)等。


圖書目錄:

前言 意識和主體性(米歇爾· 蓋伊 拉烏爾· 基爾希邁爾)

編者說明

馬克思主義和主體性

與薩特的討論

  主體性和認識/ 關於辯證法/

  馬克思主義和存在主義/ 藝術和主體性/

  實在性和客觀性

跋 薩特的現實意義(詹明信)

譯名對照表

譯後記
薩特生平及作品年表


章節試讀:

要回應您,我感到很為難。對於您剛才在回顧時提出的所有那些觀點,我都贊成。我只想借這個機會,更深入地回到關於主體性的看法上來。您剛才說,社會性深深滲透進了主體性,抽象的主體性沒有任何意義,根本不存在。我完全同意您的觀點。因為,對我來說,主體性就是內在化和再總體化,也就是說,實際上,用更模糊同時也更為大眾所熟悉的話說:我們活著(vit),主體性就是活出自己的存在(vivreson etre),我們活出自己的所是,活出自己在社會中的所是,因為我們沒見過人的其他狀態。更準確地說,人是一種社會存在,同時人是從自己的角度體驗(vit)整個社會的社會存在。我認為,一個個體,無論他是什麼人,或一個團體,或無論什麼群體,就它們要活出它們的所是來說,都是整個社會的化身(incarnation)。而且,這只是因為我們能夠設想一種包裹的總體化的辯證作用,也就是延展到社會整體的總體化、凝縮的總體化的辯證作用。我把這種辯證作用叫作化身,它使每個個體都以某種方式成為自己時代的總體代表。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我們才能夠設想一種真正的社會辯證法。在這種情況下,我會認為,這種社會的主體性就是主體性的定義。社會層面的主體性就是一種社會的主體性。

  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意味著所有構成一個個人的東西,他的一切籌畫,他的一切行動,還有他所遭受的一切,都只不過反映了—不是經院化了的某種馬克思主義傳統中的反映—社會本身,或者如果換一種說法,都只不過是社會本身的化身。福樓拜就是這樣寫作《包法利夫人》的!他是怎麼做的呢?一方面,他想提供對某種環境的客觀描繪。這個環境就是1850 年左右的法國鄉村以及它的變遷: 醫生(medecin)出現了,代替了健康官(officierde sante),無信仰的小資產階級登上了歷史舞臺,等等。所有這些,福樓拜都想十分有意識地描繪出來。但是,與此同時,寫下這一切的那個人本身又是誰?他無非是這一切的化身。事實上,他是醫生的兒子,出身於鄉村的醫生的兒子,他自己也生活在鄉村,生活在克瓦塞(Croisse),那實際上在魯昂(Rouen)郊區。他有一些地產,但他不像當時很多人那樣,忙於把金錢投資到工業活動中去。他恰好就是他所描繪的人。他甚至走得更遠,因為,就他成為靠家庭供養的犧牲品來說,他首先由他父親,其次由他母親統治著。他處於與那個時代的婦女相似的境況中。他把自己的存在投射到了這部小說的女主人公身上。換句話說,這部著作有兩個結構,這兩個結構是同一回事,因為他只是在把他所是的社會存在總體化,同時他又描繪自己所看到的社會。在福樓拜這個例子中,尤其有意思的是,這堥瓣ㄕs在由一些怪毛病或特別陰暗的童年經歷所轉化的非凡的、超出一般的敏感性,這埵s在的是那個時代的真實生活,它在主觀形式下把自己投射到一本聲稱要客觀描繪那個時代的著作中。恰恰是這種矛盾,同時恰恰是這種過度決定(surdetermination),構成了這部作品的美,因為,我們首先能感覺到,隨後也能發現,這媄鰜Y到的不是那些純粹外在的人,相反,這埵s在著福樓拜本人的整個內在化。《包法利夫人》的故事是個奇異的故事。正因為如此,我才把它納入考慮範圍,因為自從1850 年以來,這本書就被當作一部現實主義的書,您要是願意的話,可以說它就像《克倫威爾》(Cromwell)。福樓拜是現實主義者。可是,我們都知道,實際上他不是現實主義者。他之所以選擇那個主題,是為了從中得出一些自己在《聖安東尼的誘惑》(La Tentationde Saint Antoine)堥S能提供的東西,所以他把那些東西放到真實世界,但加上了一大堆屬於自己的東西。讀者會慢慢發現,這部所謂的現實主義著作有兩個維度。第一個維度是對一個小小法國外省的真實而現實的描繪;另一個維度,是對一個把自我投射其中的人的多多少少有意識的描繪。我們是一點一點理解這些的,況且我們已經知道了。由此,我要稍稍回到這樣一個關於知道或不知道的問題:我們都明白,當福樓拜說“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時,他是完全有意的,所以他非常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不過,在這方面,我不是不贊同您,我只想就您說過的內容完善自己的思考。福樓拜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過當他寫的時候卻並不知道。他是在反思自己所做的事情時,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但他從來沒有自稱“我要通過包法利夫人描繪自己”,如果他真的這樣說了,他就會被描繪得很糟糕。我認為,這更多的是一種後來的反思:或者是在寫作活動過程中進行的反思—不過這是在他對自己的工作處於反思時刻所進行的反思;或者是事後的反思,因為那句話出現在這部書之後。總之,很顯然,他從來沒有想帶著有意的企圖通過包法利夫人來描繪自己。他想做的只不過是把自己有的一些想法描繪出來,因為那些想法在《聖安東尼的誘惑》中沒有得到很好的概括,所以他要用另一種形式重新把握它們。所以,我們這堶措鴾T樣東西,在我看來,正是這三樣東西構成了一篇真正的小說:一是客觀的描繪;二是同樣的客觀性,不過不再是作為描繪,而是在主體性中—它把自我投射出來以構成作品—重新體驗的客觀性;三是這兩者的同一,因為無論是主觀還是客觀,都和同一種東西有關,那就是某個特定時期的法國的發展。這個時代,被正在消失的健康官查理•包法利的眼睛或郝麥先生的眼睛所捕捉,同時也被福樓拜所捕捉。福樓拜在自己身上體驗到了他投射到時代中的各種衝突。比如,對郝麥的憎惡就是對他父親的憎惡,他太愛他父親卻被他父親摒棄;這是一種對科學的憎惡,同時也是對科學的愛。福樓拜是個特別複雜的混合體,這使他用一種看起來客觀,實際上卻富於感情的形式來表現郝麥、包法利、神父、布爾尼賢院長。他責備布爾尼賢神父在他希望去信仰的時候卻沒有為他提供擁有信仰的鑰匙;同時他責備郝麥—他父親的降格形象—,責備這個外科醫生只有錯誤的科學意識,這種錯誤的科學意識可能有礙神秘狂喜,不再給他提供回應。所有這一切,都是福樓拜,同時也都是現實的情境。因為在這個時代,法國出現了一股巨大的去基督化浪潮,它來自雅各賓派資產階級,並觸動了小資產階級。但這些會回到自我,會產生兩種形式,而且這兩種形式必然存在。必然存在某種晦暗的深度,也就是人們理解自我的方式。這本書必定會觸及這兩種東西。

  如果我去巴塔哥尼亞(Patagonie)做新聞報導,之後又要寫一本關於巴塔哥尼亞人(Patagons)風俗的小說,那麼,因為我有大量從報導中獲得的素材,我會寫出一本相對客觀的書,但它會是一部很糟糕的小說,除非我通過設身處地把自己當作巴塔哥尼亞人從而寫出詩一樣的作品,否則巴塔哥尼亞人就會隱而不現,在巴塔哥尼亞人和我之間就沒有真正足夠的聯繫,讓我可以把自己投射進去。相反,如果我要寫一篇關於自己周圍事物的小說,這小說就會是我自己—作為一種投射—,同時也會是我周圍的事物,況且我本人就是我周圍的事物。所以我們在這堶奐s發現一種實踐的再總體化,它和我們隨處發現的再總體化是一樣的。正因為如此,在我看來,完全客觀的小說,是一種沒有任何價值的東西。必須要有這種凝縮,有這種作者自我的晦暗,它可以從這埵^到自己作為總體化的情境。沒有這種自我的晦暗,我們就會這樣得到一本書,就像某個時期社會主義國家的人經常做的那樣:作家到某家工廠住上幾個星期或幾個月,然後回來把在那家工廠發生的事情復述一番。這樣的作家,沒有深入工人的生活,沒有把自己投入進去,因為他離他們太遠了,他非常清楚自己不是真正的工人。他是社會主義作家,但他不是工人,沒有更多地深入其他工人中,因為他對他們不夠熟悉。這樣一來,我們從他那堭o到的就會是一本糟糕的書。

  我只想指出紀德所說的書堶悸滿巫]鬼的參與”。沒有主體性就不可能有好書。顯然,就人生活在社會中來說,必須要有對社會的描繪。但是,正是社會以及社會中的人才真正構成了情境。事實上,我們都是這樣的,我們認識,是因為我們投射自己。詩人或小說家的態度,與我們一般的生活態度,並沒有什麼不同。從實踐上來看,我們通過將自身投射於其中來理解社會性,然而我們所投射於其中的,就是被我們所再總體化的社會性本身。必須考慮這種持續不斷的包裹和化身。那麼,人們是不是真的能夠支配自己的主體性呢?我明白您希望它越來越清楚地顯露出來,而且以真實性(verite)的名義顯露出來,確實如此,因為當然,藝術的諸要素之一就是真實性。我說“諸要素之一”,是因為它只是審美形式內部、審美價值內部的真實性,而不是純粹的真實性。何況從真實性的角度來看,關於一定社會環境的一整套統計數據和辯證思考,總會比一部小說對這些人的描繪更接近客觀真實性。而一部小說之所以更真實,恰恰是因為它帶有主體性,那種描繪社會環境的主體性(描繪行為就內在於其中)。但是,就算我們真的能夠更好地認識我們的主體性,也並不意味著我們能說清楚我們投入到書本中的那部分,而是意味著相對我們所是的直接主體性,我們越來越是反思性的。

  正如我昨天說過的,那位說“我確實是反猶主義者”的工人,非常有可能在自己的反思中變成被人反復灌輸的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同謀,他很可能不會說“這與我的戰士行為不相容,所以我要消滅這種反猶主義”,而是相反堅決主張說“我是反猶主義者,這沒什麼,錯的是那些共產主義者,猶太人實際上就是那樣的”。可以非常肯定的是,當創作一件作品時,人們在一定的層面上越來越能把自己看作主體性的客體,但如果主體性對於作品來說必不可少的話,那麼人們就能夠在反思本身中重新發現它。所以它可以得到澄清,但它會在另一個層面重新開始,哪怕它作為一個客體被認識,人們也會在一種未被認識的、未知的形式下重新發現它,因為它起初就是未被認識的、未知的存在的積極主體性。而就藝術家在投射來說,他並不自知,哪怕在另一方面,他又非常自知。當福樓拜寫作時,他想到的是包法利夫人,當他把一系列反應賦予她時,他想這些反應是這個女人會有的,而後,當他對自己剛才所寫的內容進行反思時,他感到自己會有同樣的反應,他是在把自己的反應賦予包法利夫人。結果,我們會重新發現這種我們提到的活動(jeu),所以我認為,只能把藝術設想為是客觀與主觀的相遇點。以上就是我對您的大致回復,但我覺得,在這一點上,我們之間並沒有太大的分歧。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部分書籍附贈配件(如音頻mp3或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出版社提供的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