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人文社科 文化
 
 
 
 
 
目客:花朵與我
 作  者: Lens
 出版單位: 中信
 出版日期: 2015.04
 進貨日期: 2017/1/13
 ISBN: 9787508650678
 開  本: 16 開    
 定  價: 315
 售  價: 252
  會 員 價 : 231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起源:《目客》系列主題書是Lens雜誌轉型之作。Lens雜誌2005年創刊至今已經10年,持續且穩定地刊登優質影像閱讀內容,近10年時間,擁有超過30萬核心受眾群、超過31萬的微博粉絲、25萬微信粉絲,其中不乏有政商學藝媒等多領域的精英和意見領袖。Lens品牌已被公認為中國最有品質和品味的影像閱讀品牌。
定位:《目客》將延續Lens雜誌素有口碑的影像閱讀調性,在“發現創造與美、探求生活價值、傳遞人性溫暖”的定位基礎上,更專注于人文藝術和生活美學,營造一本有溫度、有深度的影像生活讀物。
內容:不拘泥於任何限定的題材,以對影像的深刻理解和把握,用影像去解讀一切,關注藝術、歷史、文化,也關注生活、人性、情感,關注世界,也關注一朵花。
特點:徹底去雜誌化,每一冊打造一個主題,全部文章聚焦主題,讓MOOK回歸主題書的本質;強烈的影像閱讀調性,更突出圖文的完美結合,通過設計強化閱讀體驗。四色全彩印刷,高清圖片,精良紙張和裝幀工藝,每一冊讀可以作為精緻收藏品。
節奏:每兩月1冊,每年6冊。
讀者:接受過良好教育、對世界有好奇心、對生活品質有高要求,在乎個人體驗,追求精神與物質相合,有固定文化消費習慣的你,無論你是文藝青年、學者,還是高端白領、企業家,《目客》都可以成為你的陪伴讀物。


內容簡介:

“如果一個人專心致志地瞧一朵花,一塊石頭,一棵樹,草地,白雪,一片浮雲,這時啟迪性的事物便會發生。”
這本書便是我們與花朵未曾言說的美麗故事。
花是能夠激起我們的情感、關係到我們的幸福與滿足、使得我們的生活更有價值的東西。如果能在與花花草草的對話中,解放自己的位置感,聽到世界其他角落傳來的聲音,更是難得。我們借助花梳理了東西方人的審美和自然觀,更講述了幾十個人與花的小故事。它們都是如此微妙、多義,正應了那句“一花一世界”。選擇講這樣一組故事,與其說是因為花給了我們很多好處,不如說是通過對它們的愛,我們給了自己以自由。希望這本書,能貯存你的自由。


作者簡介:

Lens雜誌2005年創刊至今已經10年,持續且穩定地刊登優質影像閱讀內容,近10年時間,擁有超過30萬核心受眾群、超過31萬的微博粉絲、25萬微信粉絲,其中不乏有政商學藝媒等多領域的精英和意見領袖。
Lens品牌已被公認為中國最有品質和品味的影像閱讀品牌。


圖書目錄:

1.“關鍵在於與真實的世界、真實的自我有著親密的接觸”
2.無用而美好
3.在行走與尋找的過程中,植物馴養了我們的感情
4.重回荒野
5.情切切良宵花解語——東西方文化中花的意趣
6.從曲徑微花到過度繁複的美學
7.我的花園是我最偉大的傑作——藝術家與花


章節試讀:

“關鍵在於與真實的世界、真實的自我有著親密的接觸”
  文/阿瑪
  “他終日伏案工作,從不曾漫步夕陽下……他絕不會在紐約閒逛,突然發現點兒什麼,畢竟,他得忙著趕火車……他們中間很少有人去紐約公共圖書館,度過讓人昏昏欲睡的下午。閱覽室窗外,櫟樹颯颯有聲……他們可能供職於下城的金融區,從沒有見過洛克菲勒中心葳蕤的花圃——水仙花、麝香蘭、白樺,還有清晨迎著和暢春風飄飛的彩旗。也或許,他們在中城的寫字樓工作,一年到頭忙得團團轉,卻從不曾憑臨海堤,遠眺總督島。通勤者生前,跑了不知多少里程,但他從來不曾漫遊過……”
  這是E·B·懷特的《這就是紐約》,寫於1948年。把其中的“紐約”換成今日的東京、新加坡、倫敦、香港、北京、上海,哪怕是成都、廈門,也會有很多人感同身受吧。
  和那個時候相比,生活的各個層面都已更劇烈地加速了。而且,還有了更多的不確定性:關於未來,關於環境,關於半熟人“朋友圈”裡各種客氣的資訊……
  技術越來越發達,全球化程度越來越高,我們對於時空的感覺不斷被改寫:太快的、太膨脹的、太變幻的……很多人也會感覺到自己空前地被其他事物支配著:標準化的考試、職場的績效、數碼設備越來越智慧的機器人邏輯……“有機性聯繫”不斷被“機械性聯繫”取代;一個個原子化的人,被精確地運輸在各色寫字樓之間。
  “現時不再得到未來的充實,因此產生了回歸和尋根的需要。”愛德格·莫蘭,一位敏銳的社會學家對此分析道,“到處彌漫著一種雙腳懸空的不安情緒。必須回歸土地。”他的這個“藥方”是指和土地發生關係。
  莫蘭對此沒有給出詳細的論證。它看上去更像是一種積極崇拜,只是沒有偶像。就像E·B·懷特所體會的《瓦爾登湖》的魅力一樣。
  懷特是《紐約客》雜誌文風的主要奠基者,但在1938年冬天,他卻辭去工作,帶著家人搬去緬因州的鄉下,一年四季親手操持一個農場。懷特做出這樣的決定,多半就是受了梭羅的影響。1845年開始,梭羅到林中隱居了兩年,後來寫了《瓦爾登湖》。他生前被視為怪異的人,死後才影響漸著。
  “如果你滿心歡喜地去迎接每一個清晨和夜晚,如果生命像鮮花和清馨的芳草一樣散發著芬芳,從而更加富有活力,更加星光璀璨,更為神聖不朽——那便是你的成功。”梭羅說。他充分調用五官來接觸大自然,“看、聞、嘗、聽、摸”。他尤為喜歡用嗅覺,據說可以嗅到半英里外的某種杜鵑花。《瓦爾登湖》就是他以親身經歷提醒人們可以怎樣去生活和思考。其中寫道:“為什麼人們一生下來就開始挖掘他們的墳墓呢?”“……讓我們首先像自然那樣簡樸而健康,驅散籠罩在我們額頭上的愁雲,給我們身上來一點兒活力吧。”
  梭羅後來被視為環保主義者、生態主義哲學家、熱愛大自然的行動主義者,但懷特對這些標籤都不能苟同,他喜歡梭羅只是因為《瓦爾登湖》“正言警告人可能失去最寶貴的東西……它宣揚了積極崇拜的力量”。
  莫蘭的建議或許就是這個意思:要做點兒什麼,而不是消極地等待鋼筋水泥的叢林自己會長出絢爛的花朵。
  懷特也沒有想去尋找田園牧歌,他向梭羅致敬的方式就是去農場,真實地與各種煩惱和瑣碎做伴。而且,農場不再是一種生活方式,“就在將維生素和計時開關引進他的雞舍的過程中,農場主忽略了雞蛋的意義”,懷特不知道這個憂傷的故事如何結局,只是認真地扮演著自己的農場主角色,一直到死。在懷特看來,現代社會的光怪陸離,未必會讓梭羅,那個拿著斧頭砍樹的人暈頭轉向,“不管在哪裡,他看到的,不過是舊日人的困境和愚妄以新的形式和規模再現——無法無天,如牛負重,鄙吝低下,而與此同時,他們顯然有能力實現心智與靈魂的昇華”。
  那些1948年的紐約上班族沒有好好看過的花兒,如今在世界的各個角落開得更為盛大,但仍然有很多人在錯過,再三地錯過,帶著自己的虛妄與不滿,不停地歎息,焦慮,兜轉。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錯過的不僅僅是花吧。
  人們都相信花兒與自然有很多好處。美國文學和哲學開拓者之一的愛默生曾說:“對於被苦悶的工作或群居生活所束縛的肉體和精神,自然是一劑良藥,足以恢復它們的情調。”“在自然界永恆的寧靜中,人又發現了自我。”他寫過一本《論自然》,激發他靈感的是在巴黎遊覽植物園的經歷。
  作家奧爾森也曾發表過一場題為“那些無形之物”的演講,他將曼哈頓中央公園的綠洲,稱作工業化城市裡的心靈避難所。他解釋說,“那些無形之物”是能夠激起我們的情感、關係到我們的幸福與滿足、使得我們的生活更有價值的東西。
  幾乎所有標榜自然的人,從被塗改了無數版本的“天人合一”,到那些打著自然或植物療愈旗號的商家和心靈雞湯,都是基於一個假設的前提:自然界的變化過程和人的精神變化過程本質上是一致的,如果人感到自己精神困頓或紊亂,主要是因為節奏被打亂了,只要再次擁抱大自然,重新調理自己的節律,就會獲得治癒。
  這個前提很難完全被納入科學的論證。不過,這些理念在今天的風靡,是因為人們(尤其是都市人群)普遍感到失去了與周圍環境,與親人乃至與自己的聯繫,存在感成了疑問吧。所以,人們希望能有私家的綠地,哪怕陽臺一角,喜歡常去公園、野地,甚至去加入那些“自給自足社區”,除了部分是逃離和排解壓力的需要,多半也是有修復這些關係的心理需求。
  社會心理學家肯尼特·格根在《吃撐的自我》中描述道,與前人相比,現在的我們在生活中與更多的人建立了關係,但繼而也有同樣多的人被我們丟失關係。人們不斷地相遇,熟絡,然後又沒有任何告別地消失在彼此的生活裡,過了一段時間,又可能在另一個偶然裡再次相遇。為了抵禦這種變動感帶來的傷害,人很容易變得疏離和冷漠。與此相比,在庸碌的生活裡,在龐大城市的一角,有一朵小花可以惦記,不管它是在公寓陽臺裡,在公園中,還是在郊外的山野上,都意味著一種穩定的、安慰的寄託。
  在時間碎片化和多版本日程交叉的生活裡,按照自然節律耐心地養護花草,意味著找回集中精力而不是興趣散漫的感覺;考慮修剪、上肥這些有著具體技巧和意義的事情,而不是陷入種種抽象的功效辯論裡,長時間耐心地培育,收穫幾日花開,也可謂一種遠離算計、少功利的嗜好。這一般都能讓自己感覺好一些。甚至於,在捷克人恰佩克看來,園丁是為了未來而活的:“今年的玫瑰開了,我們會想,到了明年,它會開得更好;這棵小針松再過個幾十年,就會長成參天大樹了……最美好的永遠在前方等著我們。每過一年,植物都會更加蔥鬱、美麗。我們會發自內心地感謝上帝:我們又活過了一年!”
  而如果能在與花花草草的對話中,解放自己的位置感,聽到世界其他角落傳來的聲音,更是難得。
  在去瓦爾登湖前4年,梭羅曾在一則日記裡寫道:“夜的一縷細聲引我側耳傾聽,令生命有說不出的沉靜與莊嚴。”而在哲學家哈特穆特·羅薩看來,主要由城市化、科技化組成的現代史,是越來越加速發展的歷史,同時也是“世界越來越變得無聲”的歷史:都市人已經聽不到世界發出的聲音了。他提出要恢復人與世界的“共鳴”。這個“共鳴”也是基於上述信奉節律同步的假設。
  加里·斯奈德是一個自信能聽到這種“細聲”與“共鳴”的人。他一生像流浪者一樣遊歷了很多地方,但他認為探究和遠足的最佳目標還是能夠返回低地,“環顧一下我們周圍所有的土地,諸如農業用地、郊區地方、都市地盤等……這些所用之地可被修復”。他在《禪定荒野》裡寫道,“他們或者在海上航行,在海灣裡及河流中駕著愛斯基摩皮艇,或者悉心打理花園,剝著洋蔥,甚至只是喜歡坐在打坐的蒲團上。關鍵在於他們與真實的世界、真
  實的自我有著親密的接觸。‘神聖’旨在幫助我們(不僅僅指人類)剔除小我,融進山河並存的曼荼羅宇宙之中”。
  不過,這組專題沒有這麼嚴肅和單一。我們借助花梳理了東西方人的審美和自然觀,更講述了幾十個人與花的小故事。它們都是如此微妙、多義,正應了那句“一花一世界”。
  而且,選擇講這樣一組故事,與其說是因為花給了我們很多好處,不如說是通過對它們的愛,我們給了自己以自由。這是一個挺不錯的嗜好,對吧?利奧波德在《沙鄉年鑒》裡說:“讓人滿足的嗜好必須在很大程度上是沒用處、沒效率、費時費力或落後於潮流的。”在手工時代製造機器,和在今天的機器時代迷戀手工,都是這種心理的反映。好玩的是,他寫完這段分析後,就不願繼續了,因為這樣分析太過嚴肅,“而變得嚴肅對有嗜好的人來說是個嚴重錯誤……願意去做,這就是充分的理由……舉啞鈴不屬於嗜好,那只是在表示自己要做于己有益的事,卻不是在堅持自由”。
  希望這本特輯,能貯存你的自由。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部分書籍附贈配件(如音頻mp3或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出版社提供的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