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人文社科 文化 新聞傳播與出版
 
 
 
 
社交媒體簡史:從莎草紙到互聯網
 作  者: (英)湯姆•斯丹迪奇
 出版單位: 中信
 出版日期: 2019.03
 進貨日期: 2019/5/16
 ISBN: 9787508696980
 開  本: 32 開    
 定  價: 360
 售  價: 288
  會 員 價: 26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 社交媒體不是什麼新發明!其特質、利弊、發展趨勢,都能在它的演變史中找到答案。瞭解歷史,才能掌握“新媒體”時代的未來!

★ 莎草紙信→小冊子→咖啡館→報紙→廣播→電視→互聯網;展示社交媒介的演化如何影響宗教改革、美國革命等歷史事件,進而改變人類的互動方式和文明進程

★ 社交媒體促進自由和開放,還是讓管控無處不在?社交媒體提高資訊溝通效率,還是讓人無法專注于有益工作?社交媒體讓公共討論更加活躍,還是讓公共空間變得瑣碎和粗鄙?讓作者在資料與趣聞中幫你解答這些疑問。

★ 《金融時報》《經濟學人》年度選書,各大媒體、書評人一致好評。

對重譯本《神奇校車》我們重點注意並解決了幾個問題:
  一、首先確認《神奇校車》是科學圖畫書,並非簡單的科普讀物。所以在內文表達上,按照圖畫書的要求進行翻譯,簡潔明快中突出情感、情緒和幽默,讓讀者在閱讀或者講述過程中,體會這套科學讀物嚴謹知識背後的輕鬆和浪漫;
  二、重新對所涉及的知識進行審定,對一些陳舊的知識點進行替換,讓今天的讀者沒有因為我們照本宣科而造成知識認知上的缺失和遺憾;
  三、對書中出現的所有知識點和科學探索流程,逐一進行核查,盡力做到準確、清晰,講述上避免生硬,力爭活潑易懂;
  四、接受讀者對原有版本畫面混亂的意見,我們的美編從字體字型大小的選擇上、畫面與文字的協調上著手進行調整,花了許多心思,做了多次嘗試和比較,*後的結果,還需要讀者來評判;
  五、由於這套書故事情節離奇而誇張,天馬行空的想像與畫面的表達相得益彰,註定這是一套熱鬧而好玩的書。為了讓故事、畫面與人物協調,我們下功夫對人物的語言進行了推敲,儘量還原人物對話的幽默感,更生動地展示出人物的性格;
  六、原來我們對圖畫書不理解,認識也不到位,在編輯過程中,丟失了一些我們認為無關緊要的畫面。在對圖畫書構成的重新認識後,我們在這次編輯中進行了修正;
  七、這次引進所用的圖片是外方提供的電子檔,在圖片的品質上有很大提高;
  八、還要告訴讀者的是,由於《神奇校車》出版25年以來,深受全世界小讀者的喜愛,原出版方在原10本的基礎上,先後又推出幾本新作。我們這次首批推出的11本圖畫書中,就有一本新作——《氣候大挑戰》,這本新書值得廣大讀者期待;


內容簡介:

社交媒體其實並不是什麼新鮮的東西。從西塞羅和其他古羅馬政治家用來交換資訊的莎草紙信,到宗教改革、美國獨立、法國大革命期間印製的宣傳小冊子,過去人類跟同伴交流資訊的方式依然影響著現代社會。在報紙、廣播和電視主導了資訊的散播幾十年後,互聯網的出現使社交媒體重新變成人們與朋友分享資訊的有力工具,並推動公共討論走向一個新的模式。
湯姆•斯丹迪奇在書中提醒我們,歷史上的社交網路其實跟現代社會的社交媒體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天主教會在回應馬丁·路德的攻擊上的兩難境地很像今天那些大企業回應網路上的批評時的狀況;17世紀人們對於咖啡館會分散人們工作、學習注意力的指責也很像今天對社交媒體負面作用的擔心。借助對湯瑪斯·潘恩和“互聯網之父”文頓·瑟夫等人的討論,作者還探索了一些人們一直爭論的話題:從言論自由和審查之間的張力到社交媒體在啟迪創新和激發社會變革上的作用。
見識城邦簡史系列還包括:《人類簡史》《世界簡史》《生命簡史》《藥物簡史》《時間哲學簡史》《納粹德國簡史》《以眼還眼:犯罪與懲罰簡史》《婚姻簡史》《隱私簡史》等。


作者簡介:

湯姆•斯丹迪奇(Tom Standage),畢業于牛津大學,學習工程和電腦科技,目前是《經濟學人》雜誌的數字編輯,掌管雜誌的網站及其移動端版本,此前還在《經濟學人》擔任過商業編輯、科技編輯和科學記者。他同時還是專欄作家、BBC時事評論員,也為《衛報》《每日電訊報》《紐約時報》等媒體撰稿。其歷史著作還包括《人類食物的歷史》《六個杯子中的世界史》,以及暢銷書《維多利亞時代的互聯網》。


圖書目錄:

前 言 西塞羅的網路
第一章 社交媒體的古老基礎:人類為什麼天生喜歡分享
第二章 羅馬的媒體:首個社交媒體生態系統
第三章 路德的觀點如何瘋傳:社交媒體在宗教改革中的作用
第四章 流動的詩篇:用於自我表現和自我推銷的社交媒體
第五章 讓真理和謬誤互相爭鬥:管控社交媒體的困難
第六章 到咖啡館去:社交媒體如何促進創新
第七章 印刷的自由:社交媒體在美國獨立戰爭中的作用
第八章 人民的哨兵:暴政、樂觀和社交媒體
第九章 大眾媒體的興起:集中化的開始
第十章 社交媒體的反面:廣播時代的媒體
第十一章 社交媒體的重生:從ARPA網到臉書
結 語 歷史將自己“轉推”


章節試讀:

前言 西塞羅的網路


西元前51 年7 月,古羅馬政治家兼演說家馬庫斯· 圖利烏斯· 西塞羅(Marcus TulliusCicero)來到現今土耳其東南部的西里西亞(Cilicia)就任總督,即地區行政官。在繁忙紛攘的羅馬,西塞羅是政治生活中各種明爭暗鬥的中心人物,他十分不情願地離開羅馬,打算一有可能就馬上回去。當時令他憂心如焚的問題是,軍隊統帥尤裡烏斯·愷撒(Julius Caesar)是否會自西揮師羅馬,奪取權力。西塞羅一生致力於捍衛羅馬共和國的政治制度,維護它精心規定的權力分配和對個人權威的嚴格限制,防止愷撒之類的人集中把持權力。但是,按新通過的一項反腐敗法的要求,西塞羅和其他德高望重的老政治家必須到各行省去擔任總督。好在即使在遙遠的西里西亞,西塞羅仍然有辦法掌握羅馬的情況——因為羅馬的統治階層發展出了一套傳播資訊的完整制度。
那時,既沒有印刷機,也沒有紙張,傳播資訊靠的是信件和其他檔的交流。人們把這些信件和檔抄錄在莎草紙卷上,寫下自己的評論,然後與別人分享。《西塞羅書信集》是保存下來的最完整的那一時期他與別人的通信集。內容顯示西塞羅經常寫信給各地的朋友,通知他們最新的政治謀劃,轉達他從別人那裡聽來的新聞,也發表自己的評論和意見。有些信的收件人不止一個,是供當眾朗讀的,或張貼在公共場所以饗大眾。
西塞羅或別的政治家作了一篇出色的演講後,會把演講詞的抄本分贈給身邊的密友,這些人讀了演講詞後再傳給別人。這樣,除了演講當時的聽眾外,還會有更多的人讀到演講的內容。書籍流傳的方法大同小異,也是一卷卷莎草紙從一個人手中傳給下一個人。誰若想保留某篇演講或某本書,就必須在傳給別人之前讓抄寫員謄錄一份。《每日紀事》(Acta diurna,即國家新聞公報)也是以副本的形式在人群中流傳,正本則每天張貼在羅馬公共廣場的公告板上,內容有政治辯論的簡要總結、新法律的提案、出生和死亡通告、公共節日的日期,以及其他的官方新聞。西塞羅啟程去西里西亞時,讓他的朋友兼門生馬庫斯·凱利烏斯· 魯弗斯(Marcus Caelius Rufus)給他寫信時也把每天的《每日紀事》的抄本送給他。不過那只是西塞羅的資訊來源之一。他寫道:“其他人也會給我寫信,很多人會向我提供新聞,哪怕是謠言,我也能從中聽到不少消息。”
這種眾口相傳的非正式傳播系統使得資訊能在至多幾個星期的時間內就能到達最遙遠的省份。羅馬的新聞到達西邊的不列顛需約五周的時間,到達東邊的敘利亞約七周。遠方的商人士兵和官員把羅馬共和國中心的消息傳播給自己社交圈子裡的人,與朋友分享信件、演講詞或《每日紀事》的摘要,並把邊疆地區的新聞和傳言傳給他們在羅馬的關係人。沒有正式的郵政服務,所以只能由信使遞送,或交給去往合適地方的朋友、行腳商或旅行者。西塞羅和羅馬精英階層的其他成員就這樣靠由他們社交圈子的成員組成的關係網保持消息靈通,大家都收集資訊,過濾後互相交換。
在現代人看來,這一切給人以奇怪的似曾相識的感覺。用今天互聯網的行話說,西塞羅參加的是一個“社交媒體”系統:在這個社交媒體環境中,資訊沿社會關係網在人們當中流傳,四面八方的人參加同一場討論,組成分散的群體。羅馬人靠莎草紙卷和信使傳遞資訊,今天的幾億人利用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博客和其他的互聯網工具,聯繫起來快得多,也容易得多。所用的技術很不一樣,但這兩種相隔兩千年的社交媒體在基礎結構和發展態勢等許多方面是相同的:兩者都是雙向的交談環境,資訊沿社交關係網從一個人橫向傳給另一個人,而不是由一個非人的中心來源縱向傳播。
西塞羅的網路不過是今天的社交媒體在歷史上的眾多先例之一。其他的重要例子包括早期基督教教眾間流傳信件和其他檔;16 世紀宗教改革發動時印刷小冊子的洪流席捲德意志;都鐸王朝(Tudor)和斯圖亞特王朝(Stuart)的宮廷中交流和抄錄滿紙流言的詩作;英國內戰期間,保王派和議會派為爭取公共輿論的支持發表針鋒相對的小冊子;啟蒙時期,人們在咖啡館閱讀大量新聞報告和小冊子;第一批科學刊物和通訊學會使相隔遙遠的科學家能夠討論並進一步發展彼此的研究;各種小冊子和地方報紙大聲疾呼動員民眾支持美國獨立;還有手抄的詩作和新聞稿在大革命前的法國把各種傳言從巴黎散佈到全國。這樣的社交媒體系統層出不窮,因為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內,社交關係網是新思想和新資訊傳播的主要手段,無論是以口頭的形式還是書面的形式。多少世紀以來,這些社交媒體系統的力量、傳播範圍和包容性一直在穩步增長。
但後來,從19 世紀中期開始,一切都變了。蒸汽印刷機的出現,加上20 世紀收音機和電視的發明,產生了我們現在所謂的“大眾媒體”。這些新的大眾傳播技術能夠以空前的速度和效率把資訊直接供應給大批受眾,但它們的高昂費用意味著對資訊流的控制集中到了少數人的手中。資訊的傳遞於是採取了一種單向、集中、廣播的方式,壓倒了過去雙向、交流、社會化傳遞的傳統。大眾傳媒技術催生了龐大的傳媒帝國,也培育了一種國家認同感,並使專制政府的宣傳如虎添翼。
然而,過去10 年間,媒體的社會性質大張旗鼓地重新呈現。互聯網使各種易於使用的發表工具得以百花齊放,使社交媒體的觸及範圍和規模有了空前的擴大,得以走到前臺,和廣播媒體一較高下。臉書、推特、YouTube 以及其他的社交平臺成了大眾傳媒公司的勁敵。更重要的是,它們正在產生深遠的社會和政治影響。社交媒體挾數碼網路的巨大威力重新出現,這代表著不僅是媒體領域,而且是整個社會的深刻轉變。
它也提出了一系列的難題。社交媒體的新形式是否導致了公共討論的瑣碎和粗鄙?當權者面對社交媒體的批評該如何回應?社交媒體是否必然會促進自由和民主?社交媒體在引發社會變革方面有沒有作用?有什麼樣的作用?它是否只是無謂的浪費時間,使人們不能專注于有益的工作?既然社交媒體意味著線上聯繫取代了真實世界中的互動,那麼它是否骨子裡是批評社會的?社交媒體是否只是一陣時髦,不必理會,很快即成為明日黃花?
歷史上不同時期和地點產生的社交媒體形形色色,但它們都由一條共同的線連在一起,即它們都是建立在人與人之間分享資訊的基礎之上的。本書將對這些社交媒體進行思考,以尋求對上述問題的回答。早期的社交媒體參與了歷史上許多偉大的革命。關於公共討論瑣碎化的擔心和認為新形式的媒體會嚴重影響人的專注的觀點在幾世紀之前即已存在,關於是否應管控社交媒體系統以及社交媒體是否會導致社會和政治變化的辯論也早已有之。通過對今天數碼社交媒體模擬前人的審視,我們可以在瞭解歷史的基礎上對今天的辯論提出新的看法。與此同時,我們今天使用社交媒體的經驗又能使我們以新的眼光看待過去。我們發現,包括聖保羅(Saint Paul)、馬丁· 路德(Martin Luther)和湯瑪斯·潘恩(Thomas Paine)在內的一些歷史人物對社交媒體系統的運用特別純熟,所產生的後果一直延續至今。
使用互聯網的現代人對此一定大感驚訝,他們也許以為今天的社交媒體環境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但即使在互聯網時代,我們分享、消費、使用資訊的許多手法都是建立在幾百年前就有的習慣和傳統的基礎上的。今天社交媒體的用戶不自覺地繼承了一個有著驚人久遠的歷史淵源的豐富傳統。發掘這些古老的前身,追溯過去兩千年社交媒體興起、衰落和重生的故事,這為我們看待西方媒體的歷史提供了一個大有啟發的新視角。它顯示,社交媒體不只把我們彼此聯結在一起,還聯結著我們的過去與未來。前言 西塞羅的網路


西元前51 年7 月,古羅馬政治家兼演說家馬庫斯· 圖利烏斯· 西塞羅(Marcus TulliusCicero)來到現今土耳其東南部的西里西亞(Cilicia)就任總督,即地區行政官。在繁忙紛攘的羅馬,西塞羅是政治生活中各種明爭暗鬥的中心人物,他十分不情願地離開羅馬,打算一有可能就馬上回去。當時令他憂心如焚的問題是,軍隊統帥尤裡烏斯·愷撒(Julius Caesar)是否會自西揮師羅馬,奪取權力。西塞羅一生致力於捍衛羅馬共和國的政治制度,維護它精心規定的權力分配和對個人權威的嚴格限制,防止愷撒之類的人集中把持權力。但是,按新通過的一項反腐敗法的要求,西塞羅和其他德高望重的老政治家必須到各行省去擔任總督。好在即使在遙遠的西里西亞,西塞羅仍然有辦法掌握羅馬的情況——因為羅馬的統治階層發展出了一套傳播資訊的完整制度。
那時,既沒有印刷機,也沒有紙張,傳播資訊靠的是信件和其他檔的交流。人們把這些信件和檔抄錄在莎草紙卷上,寫下自己的評論,然後與別人分享。《西塞羅書信集》是保存下來的最完整的那一時期他與別人的通信集。內容顯示西塞羅經常寫信給各地的朋友,通知他們最新的政治謀劃,轉達他從別人那裡聽來的新聞,也發表自己的評論和意見。有些信的收件人不止一個,是供當眾朗讀的,或張貼在公共場所以饗大眾。
西塞羅或別的政治家作了一篇出色的演講後,會把演講詞的抄本分贈給身邊的密友,這些人讀了演講詞後再傳給別人。這樣,除了演講當時的聽眾外,還會有更多的人讀到演講的內容。書籍流傳的方法大同小異,也是一卷卷莎草紙從一個人手中傳給下一個人。誰若想保留某篇演講或某本書,就必須在傳給別人之前讓抄寫員謄錄一份。《每日紀事》(Acta diurna,即國家新聞公報)也是以副本的形式在人群中流傳,正本則每天張貼在羅馬公共廣場的公告板上,內容有政治辯論的簡要總結、新法律的提案、出生和死亡通告、公共節日的日期,以及其他的官方新聞。西塞羅啟程去西里西亞時,讓他的朋友兼門生馬庫斯·凱利烏斯· 魯弗斯(Marcus Caelius Rufus)給他寫信時也把每天的《每日紀事》的抄本送給他。不過那只是西塞羅的資訊來源之一。他寫道:“其他人也會給我寫信,很多人會向我提供新聞,哪怕是謠言,我也能從中聽到不少消息。”
這種眾口相傳的非正式傳播系統使得資訊能在至多幾個星期的時間內就能到達最遙遠的省份。羅馬的新聞到達西邊的不列顛需約五周的時間,到達東邊的敘利亞約七周。遠方的商人士兵和官員把羅馬共和國中心的消息傳播給自己社交圈子裡的人,與朋友分享信件、演講詞或《每日紀事》的摘要,並把邊疆地區的新聞和傳言傳給他們在羅馬的關係人。沒有正式的郵政服務,所以只能由信使遞送,或交給去往合適地方的朋友、行腳商或旅行者。西塞羅和羅馬精英階層的其他成員就這樣靠由他們社交圈子的成員組成的關係網保持消息靈通,大家都收集資訊,過濾後互相交換。
在現代人看來,這一切給人以奇怪的似曾相識的感覺。用今天互聯網的行話說,西塞羅參加的是一個“社交媒體”系統:在這個社交媒體環境中,資訊沿社會關係網在人們當中流傳,四面八方的人參加同一場討論,組成分散的群體。羅馬人靠莎草紙卷和信使傳遞資訊,今天的幾億人利用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博客和其他的互聯網工具,聯繫起來快得多,也容易得多。所用的技術很不一樣,但這兩種相隔兩千年的社交媒體在基礎結構和發展態勢等許多方面是相同的:兩者都是雙向的交談環境,資訊沿社交關係網從一個人橫向傳給另一個人,而不是由一個非人的中心來源縱向傳播。
西塞羅的網路不過是今天的社交媒體在歷史上的眾多先例之一。其他的重要例子包括早期基督教教眾間流傳信件和其他檔;16 世紀宗教改革發動時印刷小冊子的洪流席捲德意志;都鐸王朝(Tudor)和斯圖亞特王朝(Stuart)的宮廷中交流和抄錄滿紙流言的詩作;英國內戰期間,保王派和議會派為爭取公共輿論的支持發表針鋒相對的小冊子;啟蒙時期,人們在咖啡館閱讀大量新聞報告和小冊子;第一批科學刊物和通訊學會使相隔遙遠的科學家能夠討論並進一步發展彼此的研究;各種小冊子和地方報紙大聲疾呼動員民眾支持美國獨立;還有手抄的詩作和新聞稿在大革命前的法國把各種傳言從巴黎散佈到全國。這樣的社交媒體系統層出不窮,因為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內,社交關係網是新思想和新資訊傳播的主要手段,無論是以口頭的形式還是書面的形式。多少世紀以來,這些社交媒體系統的力量、傳播範圍和包容性一直在穩步增長。
但後來,從19 世紀中期開始,一切都變了。蒸汽印刷機的出現,加上20 世紀收音機和電視的發明,產生了我們現在所謂的“大眾媒體”。這些新的大眾傳播技術能夠以空前的速度和效率把資訊直接供應給大批受眾,但它們的高昂費用意味著對資訊流的控制集中到了少數人的手中。資訊的傳遞於是採取了一種單向、集中、廣播的方式,壓倒了過去雙向、交流、社會化傳遞的傳統。大眾傳媒技術催生了龐大的傳媒帝國,也培育了一種國家認同感,並使專制政府的宣傳如虎添翼。
然而,過去10 年間,媒體的社會性質大張旗鼓地重新呈現。互聯網使各種易於使用的發表工具得以百花齊放,使社交媒體的觸及範圍和規模有了空前的擴大,得以走到前臺,和廣播媒體一較高下。臉書、推特、YouTube 以及其他的社交平臺成了大眾傳媒公司的勁敵。更重要的是,它們正在產生深遠的社會和政治影響。社交媒體挾數碼網路的巨大威力重新出現,這代表著不僅是媒體領域,而且是整個社會的深刻轉變。
它也提出了一系列的難題。社交媒體的新形式是否導致了公共討論的瑣碎和粗鄙?當權者面對社交媒體的批評該如何回應?社交媒體是否必然會促進自由和民主?社交媒體在引發社會變革方面有沒有作用?有什麼樣的作用?它是否只是無謂的浪費時間,使人們不能專注于有益的工作?既然社交媒體意味著線上聯繫取代了真實世界中的互動,那麼它是否骨子裡是批評社會的?社交媒體是否只是一陣時髦,不必理會,很快即成為明日黃花?
歷史上不同時期和地點產生的社交媒體形形色色,但它們都由一條共同的線連在一起,即它們都是建立在人與人之間分享資訊的基礎之上的。本書將對這些社交媒體進行思考,以尋求對上述問題的回答。早期的社交媒體參與了歷史上許多偉大的革命。關於公共討論瑣碎化的擔心和認為新形式的媒體會嚴重影響人的專注的觀點在幾世紀之前即已存在,關於是否應管控社交媒體系統以及社交媒體是否會導致社會和政治變化的辯論也早已有之。通過對今天數碼社交媒體模擬前人的審視,我們可以在瞭解歷史的基礎上對今天的辯論提出新的看法。與此同時,我們今天使用社交媒體的經驗又能使我們以新的眼光看待過去。我們發現,包括聖保羅(Saint Paul)、馬丁· 路德(Martin Luther)和湯瑪斯·潘恩(Thomas Paine)在內的一些歷史人物對社交媒體系統的運用特別純熟,所產生的後果一直延續至今。
使用互聯網的現代人對此一定大感驚訝,他們也許以為今天的社交媒體環境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但即使在互聯網時代,我們分享、消費、使用資訊的許多手法都是建立在幾百年前就有的習慣和傳統的基礎上的。今天社交媒體的用戶不自覺地繼承了一個有著驚人久遠的歷史淵源的豐富傳統。發掘這些古老的前身,追溯過去兩千年社交媒體興起、衰落和重生的故事,這為我們看待西方媒體的歷史提供了一個大有啟發的新視角。它顯示,社交媒體不只把我們彼此聯結在一起,還聯結著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