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語言學習 英語
 
 
 
 
浮世畫家(漢英雙語)
 叢書名稱: 雙語版石黑一雄作品
 作  者: (英)石黑一雄
 出版單位: 上海譯文
 出版日期: 2019.04
 進貨日期: 2019/6/12
 ISBN: 9787532780761
 開  本: 32 開    
 定  價: 593
 售  價: 474
  會 員 價: 435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浮世畫家》是石黑一雄早期名作,曾獲惠特布萊德文學獎。本版首次收錄了石黑一雄為本書出版30周年特別撰寫的序言,作者回憶創作歷程,對這部*日本氣息的作品進行了精細解讀。雙語版將會讓讀者同時領略到諾獎得主精妙優美的原文和精確傳達的譯文,

雙語版石黑一雄作品的封面,風格上更清晰,符合年輕人的審美口味,與單語版封面風格有傳承,更有躍升。

筆法精湛,充滿懸念,對人心的把握尤為精准,波瀾不驚的表像下蘊藏著巨大的情感力量。


內容簡介:

《浮世畫家》曾獲“惠特布萊德文學獎”,是石?一雄早期的一部名作,也是*日本氣息的一部作品。描寫的是戰後日本百廢待興,畫家小野看似閑雲野鶴的晚年生活卻潛伏著一股心靈暗流。為了給小女出嫁營造良好的社會關係,他重拾記憶,故友往事如浮世繪般一一串聯,展現了一個不見硝煙的戰場。

雙語版《浮世畫家》首次收錄了石黑一雄為本書出版30周年特別撰寫的序言,回憶創作歷程,精細解讀。附上作品原文,可以令讀者同時欣賞到石黑一雄精妙優美的英文原文,得到雙重美的享受。


作者簡介:

石黑一雄,日裔英國小說家,1954年生於日本長崎,與奈保爾、拉什迪並稱為“英國文壇移民三雄”。石黑一雄的作品並不多,但幾乎每部作品都獲得重要的文學獎項:《遠山淡影》獲溫尼弗雷德·霍爾比紀念獎,《浮世畫家》獲惠特布萊德年度最佳小說獎,《長日將盡》獲布克獎,《無可慰藉》獲切爾特納姆文學藝術獎,《浮世畫家》《我輩孤雛》和《莫失莫忘》均入圍布克獎決選名單;1995年英女王授予石黑一雄文學領域的大英帝國勳章,1998年獲法國文學藝術騎士勳章,2017年因“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發掘了隱藏在我們與世界的虛幻聯繫之下的深


章節試讀:

我是於一九八一年九月,在倫敦謝菲德公園的一處地下室公寓裡開始寫《浮世畫家》的。那年我二十六歲。我的第一部小說《遠山淡影》即將付印,但當時我並沒有明確的理由相信自己會成為一名專職作家。

那年夏天,我和洛娜回到倫敦(此前我們一直住在加的夫),在大城市找到了新的工作,但是沒有住所。幾年之前,我們倆都是一個鬆散的關係網的成員,這個關係網裡的人年輕、左傾、另類,住在拉德布羅克叢林和哈默史密斯附近的臨時住房裡,從事慈善工作或組織各種活動。那年夏天,我們就這樣來到這座城市,無憂無慮,相信在自己找到合適的房子之前,肯定能跟別人暫時合住,現在想來那種自信真是挺奇怪的。還好,並沒有什麼事情來挑戰我們的自信,我們很快就在喧鬧繁華的金販道附近找到了一小間出租的地下室。

公寓旁邊是當時尚屬尖端科技的維京唱片公司的錄音棚,我們經常看見毛髮濃密的大漢,搬著器材在那座沒有窗戶、牆壁五顏六色的樓房裡進進出出。但是樓房的隔音效果堪稱典範,當我背對小小的後花園,坐在我們的小餐桌旁時,我感到這種寫作環境再理想不過了。

洛娜通勤的時間比我長得多。她在劉易舍姆找到一份地方政府的社會服務工作,在城市的另一邊上班。我的工作地點就在一箭之遙——我成了倫敦西區古利奈人組織的“移民工作者”,這是一個深受好評的組織,致力於?明無家可歸的人。為了公平起見,我們倆制定了一個協議:每天早晨同時起床,洛娜出門的時候,我準時坐在桌旁,準備完成每天九十分鐘的清晨寫作,然後再去上班。

許多從事著挑戰性工作的作家,都創作出了超凡的傑作。然而我總是無法一心二用,這說來可悲,甚至有點病態,那幾個星期,我坐在餐桌旁試圖寫作,陽光一點點地灑進地下室,那是我對於“業餘”寫作所做的唯一嘗試。這種嘗試不能說完全成功。我發現自己盯著空白的稿紙,拼命克制著想去睡個回籠覺的衝動。(白天的工作很快變得緊張起來,經常不得不加班到深夜。)洛娜堅持讓我吃一頓古怪的早餐開始新的一天,早餐由可怕的粗纖維構成,再撒上酵母和麥芽粉——這種絕密配方,吃得我有時在椅子裡直不起腰來,但她的做法於事無補。儘管如此,在那些早晨的寫作中,《浮世畫家》的核心——故事框架和中心前提——在我腦海裡差不多完全成型了。我把它寫成一個十五頁的短篇小說(後由格蘭塔出版社出版,書名是《戰後之夏》)。我寫這個短篇的時候,心裡就清楚地知道,我需要一個龐大和複雜得多的結構,來把我已經在想像中看見並受其誘惑的想法,融入到小說之中。後來因為工作所迫,我的清晨寫作計畫徹底中斷了。

直到一九八二年的冬天,我才認真地重拾《浮世畫家》的創作。那時《遠山淡影》已經出版,它作為第一部小說,自然引起了各種爭議。這本書被美國和好幾個外語國家引進出版,並使我登上了次年春天揭曉的格蘭塔出版社“20位最優秀的英國年輕小說家”榜單。我的寫作事業似乎仍然不太穩定,但現在我有理由放開手腳了,於是我辭掉了古利奈人組織的工作,成了一名專職作家。

我們搬到了倫敦的東南部,住在一座高高的維多利亞風格房屋的頂層,那裡位於上西德漢姆地區,環境幽靜。我們的廚房沒有水池,因此不得不把髒盤子都堆在一個舊的活動茶几上,推到衛生間裡去。不過,這裡離洛娜上班的地方很近,我們不必把鬧鐘設得那麼早了。可怕的配方早餐也停止了。這座房子的主人是邁克爾和麗諾爾•馬歇爾,他們六十出頭,是一對可愛的老夫婦,住在樓下。很快我們就養成一個習慣:在上了一天班之後聚集在他們的廚房(那裡有水池),跟他們一起喝茶,吃美味的花式蛋糕,輕鬆地閒聊,我們經常聊的有趣話題是圖書、政治、板球、廣告業,以及英國人的怪癖。(幾年之後,麗諾爾不幸猝死,我把《長日留痕》這本書獻給了她。)差不多也是在這個時候,我得到了即將推出的四頻道給我的工作機會,說起來,正是我作為一名電視劇編劇的經歷(我最終有兩部單集電視劇在那個頻道播出)對我《浮世畫家》的寫作產生了巨大的,也可以說是逆向的影響。

我發現自己近乎癡迷地拿我的劇本——特別是對話加舞臺提示部分——跟我已經出版的小說中的章節做對比,並且問我自己,“我的小說跟我的劇本有很大不同嗎?”厚厚的一部《遠山淡影》,在我看來跟一個劇本那麼類似——對話,接著是“舞臺提示”,接著又是對話。我開始感到沮喪。如果一部小說所提供的體驗,跟觀眾打開電視所獲得的沒有什麼差別,那為什麼還要寫小說呢?小說作為一種形式,如果不能提供某種獨一無二的、其他形式無法替代的東西,那麼它在電影和電視的巨大衝擊下還有什麼生存希望呢?(我必須指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當代小說的境遇似乎比今天不景氣得多。)我在謝菲德公園奮力寫作的那些早晨,對自己想寫的故事有著清晰的想法。但是如今在西德漢姆,我卻進入了一個漫長的實驗期,嘗試著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講述那個故事。我打定主意,我的新小說絕不是一個“散文體的劇本”。那麼它會是什麼呢?

就在那個時候,我感染了一種病毒,幾天臥床不起。最難受的階段過去之後,我感覺不再需要接連昏睡幾小時了,就找到我帶到床上的那本書——它被裹在我的羽絨被裡到處亂滾,是最近出版的基爾馬丁-蒙克利夫翻譯的馬塞爾•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的第一卷。也許是因為當時身處病榻,使我更能體會這本書的意境(其實我並不是普魯斯特的鐵杆粉絲,當時不是,現在也不是:我認為他長篇累牘的大段描寫實在是過於沉悶),但是我完全被“序曲”和“貢佈雷”那些部分吸引住了。我讀了一遍又一遍。讓我深感激動的,除了這些段落的超凡之美,還有我當時腦海中產生(後來寫在筆記上)的普魯斯特的“移動方法”——也就是他從一個情節引入下一個情節的方法。事件和場景的順序並沒有遵循時間表的要求,也不是線性地展開情節。而是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思緒聯想,或者變幻莫測的記憶,把小說從一個章節帶入另一個章節。有時,看到目前的事件由前一個事件觸發,使人不由地產生疑問,“為什麼?”究竟為了什麼原因,這兩個貌似毫不相關的瞬間,在敘述者的腦海裡被放在了一起?於是,我找到了一種令人興奮的、更加自由的方式來寫我的小說,它可以在紙上製造豐富的意境,提供在螢幕上無法捕捉的內心活動。如果我能根據敘述者的思緒聯想和流動記憶,從一個段落走向另一個段落,我就差不多能像一位抽象畫家那樣,自由地選擇把形狀和色彩安放在畫布上。我可以把兩天前的一個場景,直接放在二十年前的一個場景旁邊,請讀者思索兩者之間的關係。通常,敘述者自己並不需要完全清楚某一特定的並置關係的深層原因。我看到了一種寫作方式,它能恰到好處地提出多層次的自我欺騙和否認,足以蒙蔽任何人對其自身及過往的看法。對一位小說家來說,突破性的時刻經常就像這樣,是一些不起眼的、私密的小事件。現在回想起來,我發現那三天在西德漢姆感染病毒,臥床養病,反復研讀普魯斯特的那二十頁文字,是我寫作生涯中一個關鍵的轉捩點——可以這麼說,它遠比榮獲一項大獎,或者在電影首映式上走紅地毯重要得多。我後來寫的一切,都是由我在那三天裡的頓悟所決定的。

我在此還應該談一談《浮世畫家》裡的日本元素。從嚴格意義上說,這是我所有小說裡最日本的一部,故事場景完全在日本,人物也都是日本人。小說的語言——第一人稱敘述和對話——被理解為是日語,雖然小說是以英語呈現的。換句話說,你應該把這本書想像成某種翻譯作品:在一句句英語文字的背後是日語。這個策略對我寫在紙上的每一句話都有影響。我希望語言能夠流暢自然,卻又不能變得過於口語化——過於“英語”。我經常發現我在逐字逐句地翻譯日語的句式和客套話。但大多數時候是在尋找一種典雅但略不自然的表達方式,以暗示自始至終英語後面所流淌著的日語的韻律節奏和繁文縟節。

最後,我想在這裡補充一點關於創作這部小說的更大的社會背景。《浮世畫家》寫于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五年之間,那些年英國正在經歷關鍵的、痛苦的、經常難以駕馭的轉型期。瑪格麗特•柴契爾領導的政府終結了戰後的政治共識——關於福利國家和“混合”經濟(重要資產和行業均為公有和私有)的願望。當時有一個公開而強硬的計畫,要將英國從一個以製造業和重工業為基礎、擁有大量有組織勞動力的國家,轉變為一個以服務業為主導的經濟體,擁有分散、靈活、非工會化的勞動力資源。在那個時代,出現了礦工罷工、沃平爭端、核裁軍運動遊行、福克納群島戰爭、愛爾蘭共和軍恐怖主義,還出現了一種名為“貨幣主義”的經濟理論,將大幅削減公共服務作為治療病態經濟的唯一良方。我還記得,我與一位交情最深、關係最親密的朋友共進晚餐,因為兩人對礦工罷工持有相反意見,發生了激烈的爭吵。這部小說以二戰前後的日本為背景,但很大程度上是根據我當時身處的英國而創作的:各行各業的人們都面臨選擇政治立場的壓力;狂熱的、往往是年輕的那些派系的刻板和篤定,漸漸變為自以為是和惡意的咄咄逼人;在政治變革時期“藝術家角色”的苦悶困惑。對我個人來說,我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感覺:想要超越受時代局限的教條主義狂熱實在太難了;我還有一種恐懼,生怕時代和歷史會證明一個人所支援的是一項錯誤、可恥,甚至邪惡的事業,儘管他懷有良好的心願,卻為此白白浪費了自己最寶貴的時光和才華。



石黑一雄

2016年1月於倫敦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