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文學理論
 
 
 
 
別樣的傳統
 叢書名稱: 哈佛諾頓講座
 作  者: (美)約翰•阿什伯利
 出版單位: 廣西人民
 出版日期: 2019.03
 進貨日期: 2019/5/17
 ISBN: 9787219107423
 開  本: 32 開    
 定  價: 321
 售  價: 257
  會 員 價: 235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本書是“哈佛諾頓講座”系列叢書品種之一,哈佛諾頓講座始創於1925年,由哈佛大學每年邀請一名詩歌、藝術等領域世界大師進行六次講座,已經持續近百年,具有世界性的知名度,本叢書以“哈佛諾頓講座”之名系列推出,國內讀者有著極高期待。



◎大師推薦

他創作了40多部詩集,他主導並定義了詩歌風格:自我反省、多音位、模糊的敘事,充滿了流行文化和高度的暗示,很快就變得非常有影響力,模仿者眾多。

——海倫·文德勒



當今英語詩壇,沒有人能夠像阿什伯利那樣,以詩歌超越時間的沉重審判。

——布魯姆哈樂德



近五十年來,沒有一位詩人能夠像約翰·阿什伯利那樣在美國詩歌界聲譽顯赫,沒有一位美國詩人像他那樣詞彙豐富且變化多樣。惠特曼做不到,龐德也不行。

——朗頓·海默,美國耶魯大學英語系主任



英國詩人中有一半人認為他是*後一位偉大的典範,另一半認為他難以理解。

——斯蒂芬妮·伯特,詩人兼哈佛大學英語教授







◎編輯推薦

● 紐約詩派領袖阿什伯利詩歌理論代表作品,探尋阿什伯利作品及創作風格的一條捷徑。

● 詩人阿什伯利與世界知名的“哈佛諾頓講座”的碰撞,詩人對詩歌藝術的探索觀察的結晶。

● 著名翻譯家范靜嘩先生精心翻譯打磨,“哈佛諾頓講座”系列叢書又一部精品。


內容簡介:

本書是美國當代極有影響力的詩人、紐約詩派領袖約翰·阿什伯利哈佛大學諾頓講座的文稿。在本書中,阿什伯利探索了自己極為看重的六位詩人——約翰·克雷爾、湯瑪斯·羅威·貝多斯、雷蒙德·魯塞爾、約翰·惠爾賴特、蘿拉·瑞丁和大衛·舒貝特,講述了他們古怪而不為人知的生平,一部“關於失望、瘋狂和自殺的編年史”。這些詩人聲音強大、隱秘而狂野,他們沉浸在個人的癡迷和古怪的理論中,這使得他們遠離主流,而阿什伯利將他們視為自己“電池耗盡時詩歌的啟動器”,他試圖抓住每位詩人的奇異處,以人性化的評論去做一件不可能的事:解釋不確定性,闡釋他們留下的財富、尊嚴以及詩歌的真理。他對記憶的長篇大論,令人眼花繚亂的敘述,以及從一個詞域到另一個詞域的搖擺不定,既令人不安,又令人振奮。與此同時,作為我們時代極為重要也極為難懂的詩人之一,阿什伯利對這個“別樣的傳統”的反思,展現了他的激情、喜悅和洞察力——這是通往阿什伯利,通往他那曲折、詼諧但晦澀的作品的一條捷徑。這部書是一個邀請,邀請我們去理解一個“別樣的傳統”,一個真正的阿什伯利。


作者簡介:

約翰·阿什伯利(John Ashbery,1927—2017),美國當代繼艾略特和史蒂文斯之後又一位極有影響力的詩人,紐約詩派領袖,。生於紐約州的大學城羅切斯特,畢業于哈佛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1955年獲得耶魯青年詩人獎,開始嶄露頭角,隨後成為富布賴特學者,在巴黎工作、生活多年。後回紐約,在從事藝術批評。編輯藝術雜誌的同時,創作了多部詩集。阿什伯利幾乎贏得了美國所有重要的詩歌獎項,是美國詩歌協會羅伯特·弗羅斯特獎章的獲得者,也曾數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1976年,他的詩集《凸鏡裡的自畫像》囊括了美國三大詩歌獎——普利策獎、國家圖書獎和全國書評家獎。



◎譯者簡介

范靜嘩,詩人,翻譯家。1965年生於江蘇,1987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外語系,在南京東南大學任教十多年,現在新加坡從事教學研究工作,主要研究領域為華文語言文學教學、現當代英文詩歌。在海內外多家刊物、多部選集中發表中英文詩作和譯作,出版詩集、譯著、學術著作多部,主要詩歌譯著有《直到世界反映了靈魂最深層的需要》《消失的島嶼》等。


圖書目錄:

序 言

一 約翰·克雷爾:“天光穿越的灰暗開口”

二 橄欖與鯷魚:湯瑪斯·羅威·貝多斯的詩歌

三 雷蒙德·魯塞爾的單身機器

四 “為何你必須知道?”約翰·惠爾賴特的詩歌

五 “無人簇擁的神諭人”:蘿拉·瑞丁

六 大衛·舒貝特:“這是一本無人知曉的書”

附 注

譯後記


章節試讀:

意識到自己要登上查理斯·艾略特·諾頓講座,我腦子裡滿是疑惑,我怎麼就有幸被選中了呢?對此我可說是一無所知。匿名評審委員會宣佈人選時,絲毫沒暗示他們對我有什麼期待。當然,我確實也有幾個解釋。首先想到的是,既然我以神秘詩作者為人所知,那麼我在講座時也許應該像俗話說的那樣“倒豆子”:就是說,我或許可以一不小心或漏嘴說出什麼會打開我詩歌命門的鑰匙,從而一勞永逸地解決這個困擾人們已久的問題。學界似乎有一種感覺,認為我的詩歌有能夠激發人們興趣的東西,不過那東西有何最終價值卻少有一致意見,至於那東西若有意義,那意義到底是什麼,則有很大混亂。

遺憾的是,我很不善於“解釋”自己的作品。有一次,我與詩友理查·霍華德(Richard Howard)的學生一起,我曾試圖利用問與答的時間解釋自己的詩,結果他事後對我說:“他們要的是打開你詩歌的鑰匙,你卻交給他們一套新鎖。”那個經歷概括了我對給自己詩歌“解鎖”的感覺。我做不了解釋自己詩歌這樣的事,因為我覺得我的詩歌就是解釋。但是解釋了什麼呢?解釋了我的想法唄,隨便那種想法是什麼吧。在我看來,我這想法本身既是詩歌又是解釋詩歌的努力,這兩者不可割裂。我知道這樣說誰都不能接受,也許會被當作詩人的狂妄自大,或者某種形式的拒人於千里之外。碰上一些場合,我嘗試討論我詩歌的意思,我發現自己只是在編造一些聽來真確的闡釋,而我自己知道那都是些假話。那樣做在我看來算是某種狂妄自大。話說回來,作為一個詩人,我自然很在乎要有觀眾,實在抱歉,我不經意中造成了進一步的混亂。用W.H.奧登(W.H.Auden)的話說,“如果我能告訴你,我自會讓你知道”。由於不能對自己的作品做出令人滿意的解釋,我多少有些沮喪,這種無能似乎也說明我在某種程度上創造能力有限。說到底,如果我能夠創作詩歌,為什麼我就不能創造意義呢?但我還是保持“多少有些沮喪”得了。如果說我未能更敏悟些,那很可能是因為我內心深處一直盤踞著這樣的念頭:事情就該如此。對我來說,詩歌的開始與結束都在思想之外。當然,詩歌創作過程中確實有思想的參與,有時候我的作品似乎僅僅是我思考諸過程的記錄,與我實際在思考什麼並無關係。若此話不虛,那麼我也樂意承認我是有心要將這些過程轉化為詩意客體,亦即一種立場,近似於威廉姆斯所說的“不要存有觀念,除非存之於物”,而我要申明,在我看來,觀念也是物。現在我要求助於其他作家,引用他們的話(先不管愛默生的那句“我討厭引用,告訴我你知道什麼就好”)。談到詩歌中是否存在觀念,喬治·摩爾是一位比我右得多(或左得多)的作家,他這樣說:“時間不會令詩歌衰萎,習俗也不會令詩歌無味,假若詩歌未被思想投下蒼白的病容”。他這話寫在他所編的一本薄薄的“純”詩選的前言中,他所謂的“純”,便是指一種沒有觀念的詩。由他再進一步,則可預見威廉姆斯,儘管他可能對威廉姆斯並不那樣看重,因為他這樣說,“也許現在時機已到,該有人追問到底在物還是觀念中才有詩歌,到底是戈蒂耶(Gautier)的《鬱金香》(Tulipe)還是華茲華斯(Wordsworth)那些政論式的牧師般訓誡口吻的十四行詩更令人愉悅”。戈蒂耶的那首十四行詩,“避免了道德的追問……將《鬱金香》拔高到一個比濟慈詠秋的十四行詩更高的水準”。摩爾的朋友約翰·弗裡曼(John Freeman)抗議道:“如果除了描寫外部世界的詩,你容忍不了任何別的詩歌,你的閱讀範圍大概也就僅限於莎士比亞的歌謠了。”摩爾的那本詩選確實包括幾首莎士比亞的歌謠,還包括約翰·克雷爾的兩首詩,他正是我在第一章就要討論的詩人(摩爾的詩選幾乎也把濟慈排除在外,摩爾對他的說辭是,“我覺得他動不動就顯得像一隻小貓咪躺在暖洋洋的草坪上”)。

至於我為何受邀作這系列講座,我還想到了第二個可能的原因。但是我還是先提一下約翰·巴斯(John Barth)說的話:“你別把作家說的任何話太當真,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為何要做所做的事。他們就像優秀的網球手或畫家,往往是一開腔就是一大通胡扯,狂妄自大,令人尷尬,要不就完全扯淡。”我想既然我是作為一個詩人而不是學者為人所知,也正因為我不被人視為學者,所以人們會想也許我從匠人的角度談談詩歌倒會有些趣味。我寫詩,它是怎麼發生的?背後的動力是什麼?尤其是,寫詩時我注意到了詩是什麼,我詩作的背後是什麼?也許有人想知道這些。結果是,我也覺得這才更有可能滿足人們的期待。因此,我將會談談一些詩人,他們可能給了我一些影響(不過,影響這個問題似乎令詩人很是不安,就好像拿著望遠鏡倒著看,對批評家來說就不一樣了,他們本來就是要這樣利用望遠鏡的;我現在還不想立即進入這個話題,不過這個話題還是會插進來的)。我列出來要談的詩人都是些公認的次要詩人。選擇這些詩人的理由有三:首先,對於那些我自認影響過我的詩歌大家,批評文章汗牛充棟,我很懷疑我還能添加多少有價值的東西,例如,W.H.奧登,從時間上來說是最早影響我的人,因此這影響也是最重要的,其他人物還有華萊士·斯蒂文斯(Wallace Stevens)、瑪麗安·摩爾、格特魯德·斯泰因(Gertrude Stein)、伊莉莎白·畢曉普(Elizabeth Bishop)、伯里斯·帕斯捷爾納克(Boris Pasternak)以及奧西普·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多多少少還有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必須指出的是,還有一些二十世紀的重要詩人不在這個名單中,但一個人是無法選擇誰來影響自己的,而是被影響所選中,當然這會導致一個人列出來的單子看起來是反的,這有點令人尷尬。影響過我的這些次要詩人,我能列得很長。我會想,大多數詩人都對經典應該是哪些有自己的看法,而且與一般的文學作品選編者的看法很少相似。這也就是我為什麼從一開始就把這個講座系列稱為“另一種傳統”,但隨後我就後悔了,覺得更確切一點的提法應該是“別樣的傳統”(雖說每個詩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傳統,也許更正確的說法還是把它們統稱為“另一種傳統”)。對我意味重大的詩人因我處於不同時期而有不同,如F.T.普林斯(F.T.Prince)、威廉·燕蔔蓀(William Empson)、英國詩人尼古拉斯·摩爾(Nicholas Moore)(他被忽視得令人痛心)、戴爾默· 施瓦茨(Delmore Schwartz)(曾經被認為是重要詩人)、茹絲·赫希柏格(Ruth Herschberger)、瓊·穆雷(Joan Murray)、吉恩·蓋裡格(Jean Garrigue)、保羅·古德曼(Paul Goodman)、撒母耳·格林伯格(Samuel Greenberg),我還可以列個不停,但我想大家也知道我的意思了。這些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