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中國文學 中國散文
 
 
 
 
 
從芙蓉城到希臘
 叢書名稱: 羅念生全集
 作  者: 羅念生
 出版單位: 上海人民
 出版日期: 2016.05
 進貨日期: 2016/9/23
 ISBN: 9787208134614
 開  本: 16 開    
 定  價: 743
 售  價: 594
  會 員 價 : 545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 一套《羅念生全集》,一座奧林匹斯山。
☆ 全面完整:《羅念生全集》增訂典藏紀念版,凡十卷,凡5200頁,全新整理修訂。
☆ 版本可信:多位資深學者耗時十餘載,精心編訂,搜求齊備,校勘精當,體例嚴明,反映出一代翻譯大師的貢獻原貌。
☆ 經典耐讀: 羅念生先生譯文典雅質樸,注文詳盡,選目精當,凡古希臘文、拉丁文、英文、德文譯出者均為世界文學經典,極具文學研究價值。


內容簡介:

《從芙蓉城到希臘》收錄的是羅念生先生已刊或未刊的散文、詩歌以及書信等。其中《芙蓉城》曾於1943 年由西南圖書供應社印行,《希臘漫話》曾於1943 年由中國文化服務分社印行,1988 年生活? 讀書? 新知三聯書店再版,《龍涎》則曾於1936 年由上海時代圖書公司刊行,是羅先生早年創作的詩歌集。
  羅先生與詩人朱湘情誼甚篤,朱湘的突然離世成為他永遠的遺憾。羅先生曾撰寫過多篇文章,推崇朱湘的文學造詣,懷念這位富有才情的莫逆之交。1985 年,羅先生與羅皚嵐、柳無忌一起合著《二羅一柳憶朱湘》,寄託思念之情。本卷予以收入,並搜集了羅先生早年紀念朱湘的文字,合編為“關於朱湘”。
  此外,本卷還收集了羅先生未曾結集的詩歌、雜文多篇。
  最後,本卷收入了羅先生的書信157 通,新增寫給孫大雨、彭燕郊、盧劍波、楊德豫、田仲濟、王煥生、孫琴安等多位學者的書信。羅老治學之嚴謹,為人之熱忱躍然紙上,感人至深。


作者簡介:

羅念生(1904.7.12—1990.4.10),我國享有世界聲譽的古希臘文學學者、翻譯家,從事古希臘文學與文字翻譯長達六十載,翻譯出版的譯文和專著達五十餘種,四百餘萬字,成就斐然。他譯出荷馬史詩《伊利亞特》(與王煥生合譯),古希臘三大悲劇家埃斯庫羅斯、歐塈得斯和索福克勒斯的悲劇作品、阿奡策囿滫熙葝@作品,以及亞堣h多德的《詩學》《修辭學》、《伊索寓言》等多部古希臘經典著作,並著有《論古希臘戲劇》《古希臘羅馬文學作品選》等多部作品,對古希臘文化在中國的傳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為獎掖羅念生先生對於希臘文化在中國的傳播所做出的卓越貢獻,1987年12月希臘zui高文化機關雅典科學院授予其“zui高文學藝術獎”(國際上僅4人獲此獎)。1988年11月希臘帕恩特奧斯政治和科技大學授予其“榮譽博士”稱號(國際上僅5人獲此殊榮)。


圖書目錄:

目次
芙蓉城
希臘漫話
龍 涎
關於朱湘
散 篇
書 信


章節試讀:

芙蓉城
  燕京城像一個武士,雖是極盡雄壯與尊嚴,但不免有幾分粗魯與呆板;芙蓉城像一個文人,說不盡的溫文,數不完的雅趣。芙蓉城的地基相傳是西王母大發慈悲,用香灰在水面煉成的:城中從來不敲五更,因為敲了便會沉沒;不信,掘地三尺便可見水,好像曆城一樣,到處都是水源。這城在一個高原的盆地中央,四周環繞著“蓊鬱千山峰”。西望灌縣的雪嶺猶如在瑞士望阿爾卑斯山的雪影一般光潔。春天來時,山上的積雪融化了,洪水暴發,流過一個極大的灌口;那兒築著一道長堤,防範這水氾濫。這堤比黃河的堤防還更堅實,還更緊要,特派一員縣令治理;倘若疏心一點,那座城池頃刻就會變作汪洋。口內的水力比起奈阿加拉瀑布的還要強:磨成水電,全省可以不燒柴炭。從這灌口分出幾十支河流,網狀般會萃在岷沱二江,芙蓉城就在這群水的中央。穀雨時節,堤邊開放一道水門,讓清亮的雪水流下盆地給農家灌溉。這些農田多是方方塊塊的,有古井田的遺風,也就像我們頂新派詩人底“整齊主義”一樣美。這兒的土壤很肥沃,一年計有三次收穫;今天割了麥,明天便插秧,眼前黃金變成翡翠。這兒也許冷,但冷得不讓結冰;也許吹風,但不准沙石飛揚;也許有塵埃,但不致污穢你的美容;這兒雲多,雲多是這兒的光彩:“錦屏雲起易成霞”,所以南邊的鄰省叫做“雲南”。
  “蜀先人肇自人皇”,在很古時代,就有人想到西方的“古天府”;但那時無路可通,“秦開蜀道置金牛”,才辟了一條“金牛道”。後來發見了西方有靈氣,“大耳兒”據了芙蓉城南面稱尊:至今少城內還遺存一座金鑾寶殿,恍惚京師的太和殿一般莊嚴華麗。不久,又有一位風流皇帝在馬嵬驛拋了愛妃,逃到“天回鎮”:他望見那兒有一團異氛,忙命太子返旗興師;自己卻跑到芙蓉城樂享天年。如今改朝換代,還有人覺得那山川險峻,可攻可守:所以我們的國父戎機不順時,想進去閉關休養;那位長勝將軍“匹馬單刀白帝城”,也逗留在那邊疆上,一心想進駐蓉城。
  芙蓉城對穿九堨b,周繞四十堙C從孟旭開端,城上遍植芙蓉,碩美鮮麗,“二十四城芙蓉花,錦官自昔稱繁華”。中央有少城,也有一座煤山。西南角石牛寺旁有塊“支機石”,高與人齊,略帶青紫,相傳是織女的布機墮下人間;還有一塊尖銳的“天涯石”,生在寶光寺,象徵遠行人的壯志。城中古跡要數文翁興學的“石室”,君平算命的蔔肆,楊雄的“子雲亭”和他鈔太玄經的洗墨池。
  西郊外可尋訪相如的古琴臺,在市橋西岸,也就是文君當爐滌器的地方。北門外可望鳳凰山,滿生著青蔚的梧桐。山旁有駟馬橋,相如當日豪語道:“不乘高車駟馬,不過此橋。”附近有昭覺寺,寺大僧多,古柏蒼翠。明代的“和尚天子”曾在那兒選高僧輔佐諸王,可知名器的隆重了。
  東關外有望江樓,不亞於黃鶴樓那樣舉目空曠:前人有半邊對子,缺少下聯:“望江樓,望江流,望江樓上望江流,江樓千古,江流千古”。旁邊有一口古井,每個名士,每個遊人都要取點井水來品嘗:因為多才多色的薛濤的香魂潛沒在井中,所以這水就名貴了。江上頂好耍是端午的龍舟競渡:名士,美人,觀客,重重疊疊聚在江邊;耳聽火炮一響,龍舟鳴金擊鼓奔向彩舫;忽然一只酒醉的水鴨從舫上飛下,群龍怎樣奮勇也擒不住它。江水流到峨眉山麓,轉變黑了,特產一種美味的墨魚,相傳是東坡洗硯臺染黑了的。
  南郊不遠就到武侯祠。祠前有幾抱大的古柏,傳說是孔明親手植的,恍惚像孔林的枯檜。這老柏有些靈怪,不逢盛世,不發青枝。祠內竹林修茂,氣象森威;先帝的衣冠墳像一個山頭,橫斜著楠木幾口。正殿上有付扁聯:“三分割據紆籌策,萬古雲霄一羽毛。”殿旁古式的草亭埵s放著空城計彈用的古弦琴,亭周題滿了名句,還記得幾字:“問先生所彈何調,居然退卻十萬雄兵?”想司馬氏見了,當如何懊惱。到如今依然祭祀隆重,時有過客瞻拜;廟宇重修,正樑是千堨~運來的一根“烏木”。
  南門口有一道長拱的石橋,很像頤和園的十七洞橋。“萬媥籉銴@草堂”,逆流西上,行過蘆花小徑,直通“草堂寺”。寺門很古雅,兩旁題著“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你見了也必心中榮幸,充滿了無邊的詩意。石砌上的苔痕,垣牆外的野草,虯幹的古梅,清幽的竹徑,都是杜公當年的詩料。堂前有一方很深的池塘,塘內養著許多魚鱉,有的白鯉已長到“丈大丈長”。如果你拋下一塊面餅,那些魚會成團起來吞食,嘴皮伸到水面有茶碗樣大,吞起東西來“通通”地響。一個暮春晚上,杜公在池畔吟詩未成,忽覺青蛙叫得煩膩,他用朱筆在蛙的頭上點了一點,封它到十堨~去喚“哥哥”:所以如今草堂寺的青蛙頭上有一點紅痣。逢到四月十九“浣花節”,你可邀約良朋,泛舟到草堂,擺一臺“浣花宴”,醉酒賦詩,極盡雅人雅事。
  出寺不遠就到百花潭,又叫浣花溪:水涯竹木叢生,天然幽韻;這溪水用來濯錦,格外鮮明,薛濤曾取這水製造十色箋。“百花潭水即滄浪”,後人因愛慕這名句,在溪邊的柏林埵~年春天舉辦“花朝會”。全省的花卉寶器都送到那兒賽會,遠近的人都愛到那兒觀賞。城內的戲園,茶社,酒肆,商場,和音樂,武藝,球戲等娛樂都移到花會去。見天有成千成萬的遊客觀花玩景:會場內笑聲與管弦合奏,美色與名花爭豔。婦女們更有別樣的心事,進青羊宮道院去摸弄青羊,許下求嗣的心願。你高興可以到處遊玩,有何首烏,有靈芝草,江安的竹器,精巧玲瓏,峨山的“眉尖”,清甜適口。倦了,你踏進酒家酌飲幾杯,別忘了當爐的美人。醉後,你醺醺地在十堛嵼E中息芳香,看美色,這豔福幾生修到!
  芙蓉,你的自然美妙,你的文藝精英,我還不曾描出萬一。願你永葆天真,永葆古趣,多發幾片綠葉,多開幾朵鮮花;別給樓高車快的文明將你污穢了,芙蓉!
  自跋:我有幾次乘驢到西山踏雪,那位驢夫從戎遊過四川,他頻頻向我讚歎蜀中風景:“喝,那才是真山真水啦!……呵唷唷!……先生,北京簡直不成,……你瞧,那雪堛漲銴s還不是那笨頭笨腦的,一點兒也不秀氣。……呵唷唷!……我這輩子再也別想進川了。……喝,那才是真山真水啦!……”這是驢夫隨心吐出的詩話,我因想起蜀中的風物值得記述。昨晚夢歸故鄉,見幾對鷺鷥在嫵媚的江邊覓食,心中莫名的高興,起來便寫就這文。

  打 獵
  剛才在校園內瞧見幾只小兔,我正想去捕捉,身後轉出一條老兔,我便乓乓乓放了三聲口槍,驚得那老兔飛跑,還用尾下的白旄招引小兔,我追逐了一程,已不辨兔的去向,坐在草地上想念我的祖父:要是他在這兒,准請那野物去見灶王菩薩。這下麵是他打獵的“龍門陣”:
  說起我的公公,我先要祝福他。今年“古稀”進三了,不知還愛打槍麼?記得有一年秋天,收穫完畢後,他約了些親友來圍獵,有劉老師,餘表叔,成哥哥和打靶極穩的劉四,我的娘頂厭惡打槍,她以為那樣的傷生是不合天良的,時常誡我不可跟去,怕惹出什麼意外,因此我每回跟去時,娘在家一刻也不放心,甚至還請土地菩薩來看管我。這回臨睡時,娘再三叮嚀,千萬跟去不得。但睡到曙色初明,耳聽喚狗的哨子一噓,我便忘了母訓,起來偷偷地跑了。
  公公纏一塊青絲帕,巾角垂在肩上;穿一件家織的毛藍布長衫,衣角卷在腰上;白角的藥帶和鐵砂包掛在腰間;鳥槍背在肩上,右手挽著一圈竹絨編的火繩。他的臉色是和善的;決不像我那天在圓明園堿搢ㄙ漁歲黎H那凶相。花狗在前面領路,每行一箭遠近,它就撒些水在道旁,作記路的暗號,花狗長得很好,身段苗條,前腿開張,耳尖微微向下彎曲。頂靈敏是它的鼻官,能嗅出隔日的獸腥。我們大隊人在晨光稀微媔i發,有的還在打呵欠,忽然一陣曉風拂過,才清醒了一些。這日草木枯黃了,發出異樣的野香;田坎上堆放些稻草,幾對蟋蟀在草上爬尋。空中還不見飛鳥,只聽貓頭鷹在林內“嗚嗚”。我們經過幾處農莊,短籬內透出犬吠與雞鳴,勤苦的農夫負著犁頭牽著牛出來了。我們行了幾婺禲A走進一帶平野,兩邊的山層層合抱,前面是重疊的高崗,清秀中透露著莊嚴。
  公公在土奡M見了新鮮的兔屎, 花狗幾忽然嗅得了熱臊,—讀老的陰平聲,是野物經過留下的腥氣,—尾巴向上挽圈,公公忙說是兔臊,叫大家分開守口子。說著說著那兔就驚了出來,花狗還沒有看見,公公早放了一槍,大家以為是引脈走火,忽聽狗叫,才知兔子真出堂了,—獵犬不見野物不會亂叫的。五六只狗死命追去將兔子擒回,放進網帶堨s我背著。論功行賞喂了花狗一個生雞蛋。大家都說這只兔來得太容易了,但都恭維羅二老爺手穩,回回見采。公公的槍法也實在高明,他會用雙眼描准,槍尾隨著野物移動,百發百中。
  公公笑了笑說:“算不得‘啥子’,這匹山很多老兔,今天大家顯一顯身手,看那個的槍穩?”我同劉老師在斜坡底下截凸口,他們上山去了。守兔子要定一個目標,槍對正,兔子隔目的地幾尺遠就開火,它一射來正好碰在子彈上。我們等了許久不聞聲響,劉老師道:“等著空事”,叫我守在底下,他自己到右山打野雞去了。但不久就聽得“嚆兒,嚆兒,……兔兒下來?!”我平日聽說兔子銜著人骨會學死鬼“哇哇”地哭,並且,那傢夥被人追逼了反會噬人。所以我這時吃驚不小,忙拾得幾粒石子在手,念了一道咒:“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令敕”—這是打狗的咒,對野兔怕不生效力。兔兒前足太短下坡難,只見那傢夥幾滾幾滾就下來了,一到底下反蹲在道上,張著尖細的耳朵四下探聽。我手中的石子早打完了,沒法,放聲喊哭起來。兔兒聽了,舍卻下坡路,不慌不忙從亂草媥謚_逃了。公公趕下來忙問劉老師怎不開火,我哭著說:“公公,兔兒咬人嗎!我害怕!劉……劉老師那邊打野雞去?。”公公聽了有點生氣,打發麼爺去喊劉老師回來好生守著口子。我因為害怕,舍了口子,緊跟著公公身邊。四五條狗到處倡狂,連兔的去向也不明了。公公呼喚了很久,花狗才肯回來,那幾條卻跑到隔山去了。許是兔子剛才賣臊,花狗在原地盡轉圈子,總拉不出去。等它理出了臊時,它的尾巴又挽的太圓,難道這狡兔還在這兒不成?只見狗的頭頸往林埵钁Y,一爪篷就把兔子按了出來,那兔隔它很近,它邊叫邊按,一連幾下都撲個空,公公的槍指正了卻不敢放—怕“投鼠忌器”。等兔子逃開了幾丈,公公的槍力又達不到了。前面是劉四的口子,想來一定逃不脫,那知劉四的槍老是不響,許是這狡兔又賣了臊。花狗追了一整,逢著那四五條狗,一齊亂追亂闖,又迷失了方向。
  翻第三堂可不容易,花狗急地發慌,隨著那些狗亂沖,連熱臊也理不走。公公才決計把那幾條狗喚回,用火繩系著,讓花狗獨自去翻堂。它理著了臊,轉了幾個彎,跑到第二匹山上,公公才明白兔子過山了,打出幾聲“鳴哄”;於是滿山都應著“鳴哄,鳴哄”,—這是換防的口令。走到那邊山麓,狗尾越挽越圓。過了一根田坎,在田角上將兔子趕出,那兔發慌,跳進了水田堙X這許是兔子第一回下水。狗也跟著下去,這時好打又不忍放槍,等它跳上岸,公公一火,打正了,但沒有致命。一連翻到第五堂,兔子又帶了兩槍傷。最後跑到劉老師的口子上,他一響火,兔子應聲倒地。一縱一擒,劉老師好將功掩過。後面的狗還遠呢,他提起那足足三斤重的老兔子一看,全身是傷,他歎道吃不得了;但公公跑來說:“費了蠻大的力氣,將就帶回去。”花狗這時氣都喘不過來,周身一呼一吸地抽動,舌頭紅東東的露在口外。今天它頭一次翻上了五堂臊,從此就出名了。
  正在這些時候,有人瞧見崖邊驚出了一只母雞,麼爺帶黃狗去試試,看雄子飛走了沒有。黃狗得了臊,尾巴垂地筆直,忽然從附近的石崖堶艇X一只雄雞,麼爺一槍打偏了,公公的槍又不響,因為他剛才忘了上藥。劉四才端正的放了一火,只見那雞毛篷篷地一栽就落下,麼爺去檢了回來,綠英英的羽毛還是尚好的,尾翎有尺來長。
  跟著又圍獵了兩場,卻一無所獲。這時太陽當午,大家有些餓了。麼爺將他背著的幹牛肉取出,和著冷飯粑吃。石崖下流著清亮的山泉,人和狗都飲了些。用過了午,抽的抽煙,打的打盹,花狗靠著公公,前足伸在地上,頭放在足間。這時聽到劉老師說:“兔子跑到我的凸口,已經帶傷過重,算不得我的功勞。”公公搶著說:“功勞?就是因為你才鬧到這時!咳,難重你存心累壞我的狗不成?”這邊成哥哥在打趣我,他說:“你真不中用,那有兔子會咬人,只有人會吃兔子的。你就是沒有槍,閉著眼睛去捉也行。喜得好沒有駭掉魂!不然,你媽又要怪……”我聽了怪不好意思,一個人跑到山腰采了些野果和“救命糖”吃,還不覺飽。打槍第一要餓得,第二要等得,第三要跑得,三者缺一,就失掉了資格,我那時當然不夠資格喲。
  遠處看牛匠高唱山歌,歌聲越聽越近,衝破了深山的靜穆。他唱:“麼姑兒今年十七八喲……柳得兒柳連柳!”他走來向我們說:“郭麼爺後龍山上有根毛狗,時常偷雞偷鴨。大清早聽見它在山下‘汪汪’地叫。……諸位大爺去不去打?”打毛狗頂難,只有公公才打得著。他老人家那天格外歡喜去試試。他把狗帶到那邊山上,半天尋不著臊,偶爾一點冷臊,又牽不起線。他才把狗喚回,走下山來。後來聽說郭麼爺堰塘堛瑰n子少了兩只,於是大家分好口子,公公讓劉老師帶狗,自己去截一個緊要的凸口。守毛狗要在斜坡上,人躲起來,槍比正,一見毛狗的頭沖上來就開火,因此有時會誤傷獵犬。切不要打身子,那真冤枉,因為那傢夥帶了傷還跑得過幾重山。劉老師帶了狗到堰塘坎上理得了臊,狗尾拖直,尖端微微彎曲,這顯然是狐臊,要是九節狸或虎豹的大臊,狗的尾巴便會夾在兩腿中間,現出一種畏懼的樣兒。這臊很熱,它起初往西走,覺得不對,才折向東方。大步大步走了許久還沒有聲響,它忽然離了正路,向鳳尾草叢堥咱h,在那堿B得滿口的鴨翎,以為隔狐狸很近了;但繞了幾圈還拉不出來,又才回到正路去。劉老師不敢放哨,緊緊地尾著它走。它爬上崖腰繞了一會還不見蹤影,又順著崖邊走了一程,尋見一個很深的崖洞,狗兒直向洞媔憛A想進又進不去,退出來抬頭一望,見那狐已出了洞在山下奔跑。花狗一聲“嚆兒”,那野東西跑地更快,它那兒追得上,前面是成哥哥的凸口,成哥哥是新手,打坐火都像缺牙巴咬蝨子,打毛狗更難形容了,那知他不懂規矩,像守兔子一樣坐在路中,那狐狸一見他的身影就折奔南路。不久公公的槍響了,幾條狗才追上,這顯然是它已經帶傷。但追了很遠,終於失去了。打毛狗不能翻堂,除非是它帶了傷。短尾巴狗跑得頂快,在灣堣S將野狐趕出來。這回許是它受創過重,跑不得了。不容它狐疑,只好偷回來進原洞逃生,那知會轉到劉四的凸口上又中了彈。短尾巴狗趕上去,死死地含著它的頸子,劉四怕撕壞了狐皮,急忙招呼狗,擒著狐狸。公公見了喜地連口都合不攏來,他道:“這件狐裘做得成?,可惜不曾交冬,怕會脫毛呢。”垂死的狐狸還在地上“絲絲”地呻喚,耳朵短,腳也短,眼睛小的不成比例,但很發亮,全身是赭黃,正像凋零的顏色,尾毛更黃得好,它的樣兒大體講來像家狗不是?無怪有時獵犬見了還當是同伴呢,成哥哥告訴我:“狐狸成精會變女人,《聊齋》上的‘龍門陣’不算;有一回一個打槍客在這兒趕狐狸,他跑到凸口上不見了野物,卻逢見一個很乖態的女人在這兒憩氣,她對他說,剛才有一條毛狗在她面前跑過,那知這位獵人往前面跑去,回頭卻不見了女人。他斷定那妖精就是狐狸。這個凸口就變成了狐狸凸,特別修了一座土地菩薩來鎮壓這妖精。”哦,狐狸會變女人,為何又將它打死?留來做獵人的豔遇豈不是好?
  大家又打了幾場,一直打到日落,才滿載而歸,在歸途上餘興未盡,劉四誇他的槍好。很巧,我們走過一林楠木樹,樹上歸來很多斑鳩,大家商量去賽槍。打斑鳩槍力要好,因為那鳥太靈敏,每每槍力還達不到時,它們便飛去了。我們當中只有三柄好槍,定了餘表叔和二劉去打,餘表叔那天頂不中用,這時才有用武之地。他們三人插進林中,這回許是快近黃昏,斑鳩不曾驚動。餘表叔同劉老師打坐火,劉四打飛火,結果打得了五只,但劉四的飛火卻打飛了,這五只斑鳩醃出來就是山珍。
  回到家中,全家都很歡喜,只有娘罵了我一聲“鬼囝囝”。大家幫忙將兔皮剝下,宰成碎塊用香油炸得酥酥的,加上花椒,黃酒,白糖一類的香料,這味道真鮮,決不像家兔的腥怪,父親又叫“長年”酤來了一罐燒酒,大家醉醺醺地在席上重溫當天的功課,評來評去,還是恭維羅二老爺的槍術老練,吃兔肉得小心鐵砂;那只老兔帶砂過多,只有兩只腿免強可吃。幾只獵犬在桌下搶骨頭,甚至爭打起來,還勞主人給它們分解。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部分書籍附贈配件(如音頻mp3或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出版社提供的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