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中國文學 中國散文
 
 
 
 
新校注陶庵夢憶
 作  者: (明)張岱/(清)王文誥/奕保群
 出版單位: 江蘇鳳凰文藝
 出版日期: 2019.02
 進貨日期: 2019/5/23
 ISBN: 9787559425140
 開  本: 32 開    
 定  價: 510
 售  價: 408
  會 員 價: 374

目前無補書計畫,訂書請洽門市或使用留言版訂書功能詢價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 以塵封的乾隆本為底本,曆八年精校;

* 修訂通行本一百餘字,貼近張岱原文;

* 對照硯雲本,補全清代丟失的“四篇一節”;

* 注釋豐富鮮活,再現晚明江南的風俗畫卷。

△ 收錄諸善本原有序跋,及張岱《自為墓誌銘》;

△ 製作《陶庵夢憶》諸篇事蹟編年;

△ 特別收入“中國詩詞大會”舞臺背景作者林帝浣精美畫作;

△ 著名學者駱玉明、王焱鼎力推薦。


內容簡介:

《陶庵夢憶》是明代小品散文的代表作,是中國古典文學的經典佳作,幾百年來歷久彌新,廣受喜愛。

本書為讀者提供一個精良注本,由著名學者欒保群歷時八年,對照四種古籍版本,並多方考證地理、民俗、歷史之後精心校注。

欒保群先生以塵封的“乾隆本”為底本,以“硯雲本”等其他三個版本為參照,並廣泛閱讀相關文獻,如張岱本人的其餘著作、其他明代散文家的著作,以及後世的研究成果。在此基礎上,不僅校正百餘處文字,更加貼近張岱原文;而且做出大量極富價值的注釋,解決了很多疑點難點,使得這幅晚明的生活長卷栩栩如生。

可以說,這個注本既嚴謹又方便,為讀者掃清了閱讀路障,引領讀者進入那個繁華、詩意、率真又惆悵的世界。


作者簡介:

欒保群,畢業于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歷史系,導師王毓銓。後出任河北人民出版社編審。著有多部歷史文化書籍,如《捫虱談鬼錄》《說魂兒》《中國古代的謠言與讖語》等;點校古籍有《琅嬛文集》《帝京景物略》《困學紀聞》《日知錄集釋》《古今譚概》《智囊全集》《陔余叢考》等。


圖書目錄:

自序 一

【卷一】

鍾山? 三

報恩塔? 八

天臺牡丹 一一

金乳生草花 一三

日月湖 一七

金山夜戲? 二?

筠芝亭 二二

砎園 二四

葑門荷蕩? 二六

越俗掃墓? 二九

奔雲石 三二

木猶龍 三五

天硯 三八

吳中絕技? 四一

濮仲謙雕刻? 四三

【卷二】

孔廟檜? 四七

孔林? 五?

燕子磯 五三

魯藩煙火 五六

朱雲崍女戲 五八

紹興琴派 六一

花石綱遺石 六三

焦山 六六

表勝庵? 六八

梅花書屋 七三

不二齋 七五

砂罐錫注? 七七

沈梅岡? 七九

岣嶁山房 八一

三世藏書 八四

【卷三】

絲社 八九

南鎮祈夢 九二

禊泉? 九六

蘭雪茶 一??

白洋潮? 一?三

陽和泉 一?五

閔老子茶 一?八

龍噴池 一一一

朱文懿家桂 一一三

逍遙樓? 一一五

天鏡園? 一一八

包涵所 一二?

鬥雞社 一二三

棲霞 一二五

湖心亭看雪? 一二七

陳章侯 一二九

【卷四】

不系園? 一三三

秦淮河房? 一三六

兗州閱武? 一三八

牛首山打獵? 一四一

楊神廟台閣 一四四

雪精 一四六

嚴助廟? 一四八

乳酪 一五二

二十四橋風月? 一五四

世美堂燈 一五七

寧了 一六?

張氏聲伎 一六二

方物? 一六五

祁止祥癖 一六七

泰安州客店 一六九

【卷五】

範長白 一七三

於園 一七六

諸工? 一七八

姚簡叔畫? 一七九

爐峰月 一八二

湘湖 一八五

柳敬亭說書? 一八七

樊江陳氏橘 一九?

治沅堂 一九二

虎丘中秋夜 一九五

麋公 一九八

揚州清明? 二??

金山競渡 二?三

劉暉吉女戲 二?五

朱楚生? 二?八

揚州瘦馬? 二一?

【卷六】

彭天錫串戲? 二一五

目蓮戲 二一七

甘文台爐 二一九

紹興燈景 二二一

韻山 二二四

天童寺僧 二二七

水滸牌? 二二九

煙雨樓 二三二

朱氏收藏 二三四

仲叔古董 二三七

噱社 二四?

魯府松棚 二四二

一尺雪 二四四

菊海 二四五

曹山 二四七

齊景公墓花樽 二四九

【卷七】

西湖香市 二五三

鹿苑寺方柿 二五六

西湖七月半? 二五八

及時雨 二六一

山艇子 二六四

懸杪亭 二六六

雷殿 二六八

龍山雪 二七?

龐公池 二七二

品山堂魚宕 二七三

松化石 二七五

閏中秋? 二七七

愚公穀 二七九

定海水操? 二八二

阿育王寺舍利 二八四

過劍門 二八六

冰山記 二八八

【卷八】

龍山放燈? 二九三

王月生? 二九六

張東穀好酒? 二九九

樓船 三?一

阮圓海戲 三?三

巘花閣 三?五

范與蘭 三?七

蟹會 三?九

露兄? 三一一

閏元宵 三一四

合采牌 三一八

瑞草溪亭 三二一

?嬛福地 三二四

補遺

魯王? 三二九

蘇州白兔? 三三二

草妖? 三三四

祁世培? 三三六

附錄

張岱:自為墓誌銘 三四一

《硯雲甲編》本《夢憶》序 三四七

乾隆甲寅本《陶庵夢憶》王文誥識語 三四九

《粵雅堂叢書》本《陶庵夢憶》伍崇曜跋 三五一

《陶庵夢憶》諸篇事蹟編年 三五三

補記 三六三


章節試讀:

點說明

作為一本面向大眾的古典文學注本,它的前言照例應該用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篇幅介紹作者,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篇幅介紹作品,其中思想性和藝術性三七分還是四六分均可,至於版本校勘一類的情況,我想三兩行說完最好,超過五行就有些讓人不好忍受了。但這一本我卻不得不破例,因為作者和作品都為讀者熟悉,即使變個法門,也不會有幾個人愛看的。所以我想把篇幅讓給別人談得較少的內容,即此書的版本和校勘,希望尊貴的讀者能耐著性子看上幾行,也許會覺得有繼續賞光的必要。

《陶庵夢憶》是近年最為熱銷的古籍之一,各種版本多到據說有四五十種。但遺憾的是,就我所見所知的這一部分(包括我自己做過的在內),它們直接或間接採用的底本都是一個,也就是最差的粵雅堂本。

其實《陶庵夢憶》的版本系統並不複雜。張岱《石匱書·藝文志》中所載《夢憶》二卷(此書本名《夢憶》,“陶庵”二字為乾隆時王文誥所加),應該是他的手訂本,或即傳說中的“鳳嬉堂抄本”,但此本至今沒有發現。現在為人熟知的只有兩個系統的四種刻本:

一,《硯雲甲編》一卷本。乾隆乙未(四十年,1775)據甌山金忠淳藏本刻,題名《夢憶》,內無小題,僅四十三篇。(以下簡稱“硯雲本”。)

二之一,乾隆甲寅(五十九年,1794)王文誥從王竹坡、姚春漪所得抄本刻成八卷本。始題書名為《陶庵夢憶》,共收一百二十三篇,每篇有小題,後有評語。(以下簡稱“乾隆本”。)

二之二,王見大本。乾隆甲寅版失,至道光壬午(二年,1822)王文誥又據甲寅本重刻為巾箱本,刪去乾隆本“純生氏”(即王文誥)評,因小序自署“王文誥見大”,故人稱“王見大本”。(以下簡稱“道光本”。)

二之三,咸豐壬子(二年,1852)《粵雅堂叢書》八卷本。南海伍崇曜跋文稱,此本亦據乾隆甲寅本重刻,刪去“純生氏”評及每卷所題“文誥編”字樣。(以下簡稱“咸豐本”。)

先介紹一下八卷本系統三種刻本的情況:

據王文誥識語,“乾隆本”所據的底本並未分卷,是他自己“釐為八卷”的。至於八卷中各篇的位置順序,王文誥只是略做了調整。第一卷開篇沿用了原本的《鍾山》以示“尊君”,然後把《孔廟檜》和《孔林》下移到第二卷開篇以示“尊孔”,其餘諸篇的前後順序可以說和硯雲本幾乎一致,也就是說,乾隆本所用的稿本原來就是遵從著張岱“不次歲月”、“不分門類”所編,從而可以推想其稿本與張岱原本的一致性。但乾隆本中的各篇小題,則很可能非原稿所有。理由如下:據康熙刻本《西湖夢尋》,中有《包衙莊》篇,實即《夢憶》之《包涵所》;《小蓬萊》,即《夢憶》之《奔雲石》;所附《西湖香市記》,即《夢憶》之《西湖香市》;附《岣嶁山房小記》,即《夢憶》之《岣嶁山房》;附《西湖七月半記》,即《夢憶》之《西湖七月半》;附《湖心亭小記》,即《夢憶》之《湖心亭觀雪》;附《定香橋小記》,即《夢憶》之《不系園》。同一篇文章,《夢憶》的小題均與張岱在《夢尋》中所題有所不同,有的甚至根本不同,再加上“硯雲本”也無小題,不妨可以揣測:此本之小題或為王文誥所加。王文誥做了這些工作之後,於每卷題上“文誥編”三字,也無不妥。

再看“道光本”。這個本子好像存世不多,周作人注意搜尋鄉邦文獻有年,可是直到上世紀四十年代才覓得一個不全本,其中七、八兩卷還是抄補的。我托朋友在京滬及江浙各大圖書館都諮詢過,結果很失望:硯雲本、乾隆本和咸豐本都有館藏,就是沒有這個“王見大本”。我把最後的希望寄於北京國家圖書館,但在借閱書目中也是查無蹤跡,真是出乎意料。好在上海古籍出版社有馬興榮先生點校的《陶庵夢憶》與《西湖夢尋》合訂本,用道光本出校三條,其中第三條較為重要。《夢憶》最後一篇《?嬛福地》有“嗚呼陶庵張長公之壙”,道光本則改為“有明陶庵張長公之壙”,也就是說,乾隆時為避禍刪去的“有明”二字,在道光時得到了恢復。除此之外,道光本主要是對乾隆本的錯字做了些糾正。可以說,道光本就是乾隆本的刊正本,同出一人之手,氣脈相承。

但“咸豐本”就不同了,雖然它也是據乾隆本重刻,但出於別人之手,不但心中沒什麼底數,動起手來更是無所顧惜。它倒也糾正了一些乾隆本的錯字,但猛浪無知的刪改更多。聊舉數例:《齊景公墓花樽》一篇,乾隆本的“乾陽劉太公”,不知為什麼被咸豐本改為“乾劉陽太公”,害人胡猜;另如《奔雲石》中把黃汝亨書室“寓林”改作“武林”,自作聰明;《柳敬亭說書》乾隆本作“不輒言”,咸豐本改作“輒不言”,“不輒言”與“輒不言”語有輕重,改後柳麻子大不近人情;《砎園》“則閟而安,則水之”,刪去“水之”二字,使一組四個排比句到最後竟不成語;《葑門荷蕩》“鼓吹之勝以雜”,改“雜”為“集”,《冰山記》“噤齦”改為“噤斷”,讓人不知所云;《兗州閱武》之“借騙翻騰”改“騙”為“騎”,全不懂“騙馬”之意。最不可思議者,《松化石》一篇竟改為不知為何物的“松花石”。咸豐本對乾隆本錯字的糾正,多屬字形之誤,如“女宮”改“女官”,“周墨濃”改“周墨農”,以及“地嶽”改“地獄”之類,即便不改,讀者也能看出,後來的校者也會改動,但胡亂刪改的那些就只能誤導讀者,讓人入迷途而難返。所以我認為咸豐本小功難抵大過,是諸本中最差的一個版本。不幸的是,就我所見過的《陶庵夢憶》諸本(包括俞平伯和台靜農的標點本),不管它們是從哪裡輾轉而來,溯其原始,“底本”都是這個最差的咸豐本。(近日偶見有自稱以乾隆本為底本者,可惜只是在咸豐本上做了一些改動,只能說是局部性參校。)

下麵再談一卷的“硯雲本”。乾隆本篇目雖然是硯雲本的三倍,但卻比硯雲本少了四篇和《鍾山》一篇的最末一節(這些都應是為避禍故意刪掉的)。我見到的最早把這“四篇一節”合入八卷本的,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夏咸淳、程維榮二先生校注的《陶庵夢憶》。我整理《夢憶》時採用的就是此本的文字,而且我能斷定,眼下所有收入這四篇一節的《夢憶》版本,大抵和我一樣是直接或間接抄錄此本的。因為此本文字有一處筆誤,就是《鍾山》最末一節的“孝陵玉石二百八十二年”一句,這“玉石”二字在硯雲本中本來是“玉食”。但這一處筆誤,結果成了夏程本的標誌性特徵,可以說,坊間凡是作“玉石”的版本,都是抄錄夏程本,而我還沒發現有一種是不作“玉石”的。

但“硯雲本”的價值並不止於多此四篇一節,還在於它的文字與乾隆本多有異同,而可喜的是,相比之下,硯雲本往往明顯勝出。所以雖然它僅有四十三篇,但它是四種版本中錯誤最少的,也是文字最接近張岱原作的。同樣令人遺憾的是,到現在為止,用乾隆本作參校本的或有,用硯雲本作參校的卻沒見過(僅馬興榮本用硯雲本糾正了《孔廟檜》的一處年號)。

說到這裡必須強調一下,我絲毫沒有任何指責的意思。我年輕時讀的俞平伯本,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買到的影印《美化文學集刊》本和馬興榮本,都是我的閱讀老師,它們的底本都是“咸豐本”,但並不影響那個時代對讀書界的積極影響。我深表遺憾的只是事經三十多年,花樣翻新了幾十種,用的底本竟然還是這個最差的“咸豐本”!《陶庵夢憶》是本神奇的書,好像怎麼印怎麼注都會有人買,甚至注成“天方夜譚”也能榮膺大名家的好評。既然如此,誰還要管它什麼版本呢?

至於我自己,對《陶庵夢憶》的版本完全是個門外漢,只是在八年前才略有接觸,摸索到還有個比通行本更好的“乾隆本”,並且因題頁有“見大”白文印而誤以為就是“王見大本”。三年後在年輕朋友侯體健先生的幫助下才見到“硯雲本”,而且至今還與“道光本”無一面之緣。以這樣的淺陋,也沒什麼資格來談版本,所想做的,只是希望為大家喜愛的《陶庵夢憶》能少一些錯字,讓人讀得更明白些,所以不得不強扯了那麼一堆話,以求讀者的理解。

於是根據掌握的版本情況,便以乾隆本為底本,用硯雲本和咸豐本參校。《西湖夢尋》中有六篇采自《夢憶》,因此書曾經由張岱的幾位朋友評校,且成書較晚,雖間有因避諱的改動和誤字,但也有參校價值。除此之外,張岱本人的其他著作如《?嬛文集》、《石匱書》以及別人著作可校正本書的,也儘量採用。所見異同,在有把握的前提下擇善而從,與現有的通行本相比,總計改易增刪一百餘字。且又難免“妄測”故習,對一些可疑字句雖然缺少佐證,卻不肯藏拙而忍不住說出鄙見,如卷七《山艇子》中“不敢以竹二之”,疑為“不敢以竹竹之”,等等。但“妄改”則是不敢的,所以只在注釋中說明,供讀者參考,如此之類又有若干處。至於各個版本以及所引諸書的異同,除了一見即知的形近之誤外,都在校記中列舉無遺,博雅君子自可決定去取。

此外要說明的是,王文誥在三十年間兩次刻印《陶庵夢憶》,分卷,加題,校訂,可謂是張岱的功臣。他為《夢憶》諸篇後面所加的評語,雖然多是自說自話,但總不比現在人所做的更差。所以為了感念這位張岱的知音和功臣,這次保留了“純生氏”的評語,我想大多數讀者是會理解的,何況王文誥還是蘇詩名刻《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的輯注者呢!

下面再簡單談一下注釋。本書的注腳密度大一些,但絕不把“百度”搬家,也不對難點“裝瞎”,努力的目標是讓讀者從這裡找到別的注本中沒有的解釋。對別家注釋有所採用和借鑒,必標其名,不敢厚顏掠美。但有的解釋,我也未必苟同,出現較大差異也是可能的,如卷七《松化石》之“瀟江”應是“清江”之誤,卷八《過劍門》與“劍門關”毫無關係,諸如此類,很有一些。至於表示認同或斥為胡說,都由諸君自便,我是春雨秋霜,莫非菩提,只要賜下的批評我能領悟,下次有機會一定改正。在注釋過程中,頗受王培軍先生教益,是不可不提的。

《夢憶》除了那幾篇駢體文之外,很少用典故,對於中等文化的讀者,如果不求甚解的話,有沒有注釋也差不了太多。但如果認起真來,那種風俗散文也最讓人頭疼,就是讀書多而且是紹興人的周作人,也未必全能解釋清楚,何況我輩。我在前一個注本中,凡涉及到地方山川方物的多有失誤,比如《棲霞》的“攝山”,本來我是曾經爬過的,但卻不知道這是山名,亂說了一通。多蒙南京的朋友武健先生指正,這次總能有機會改過,並順便請他把與南京、揚州、鎮江相關的諸篇一一訂正。

另一位年輕的老朋友嚴曉星先生,雜覽得無邊際,只要看到談《夢憶》和張岱的文章,就發給我。結果讓我發現近年紹興本地學者不僅從文獻上研究張岱,更利用本地優勢從鄉土地理上考察張岱,從而使張岱及其作品立體化,所見雖然只是零星短文,其中卻多真知灼見,非外鄉人所能想到。所以最近聽說有紹興婁如松先生的《陶庵夢憶注箋校》出版,立刻買了下來。作者對《夢憶》中涉及的地名、景點乃至一木一石都親自踏勘尋覓,實在讓人感動和羡慕。此書的鄉土特色和成果,對於解讀《夢憶》有無可替代的功用,讓我恍若置身其境,似乎回到三十多年前在秋雨中探訪的臥龍山。這次注釋《夢憶》,對這些紹興學者的成果多有借鑒,這是不可不特別表示感謝的。

至於對《夢憶》和它的作者的介紹,張岱本人所寫的《自序》和《自為墓誌銘》已經足夠了。如果硬要我說兩句感想,那麼對張岱其人,即便說他是“濁世佳公子,亂世大丈夫”也不算過分。至於《夢憶》,對張岱來說自然是寄託著故國之情的,但對我們就難免隔膜。正如讀張岱認為繪于南渡之後的《清明上河圖》,有誰能從中體味出張擇端的故國之情呢?所以也沒必要向這方面特意拔高《夢憶》,好像多談幾句《夢憶》的性靈、文采便辱沒了它的“民族大義”。我還是老看法,《夢憶》中半數以上的文章是鼎革之前的舊作,有些只是在首尾略作了點染,便好像是憶舊之作了,但當時當境的特有情感是無法抹掉而張岱本人也不願意抹掉的。《夢憶》現存一百二十七篇,時間跨度大,文章風格變化也大。周作人說,如果自己能寫出其中的一兩篇,就很滿足了,這話雖然誇張,但也可見其藝術水準之高。這些凝聚了張岱半生心血的文章,怎麼可能於顛簸流離、瓶粟屢罄的困境中,不到一年的時間就井噴似地紛呈於世呢?張岱所說的“饑餓之餘,好弄筆墨”,“遙思往事,憶即書之”這幾句話可信而不可過信。他自己嘔心瀝血寫出的文章,不會為遷就時間而隨意更動,只要細心品讀,諸篇的寫作時代不難辨清。舉個最簡單易明的例子,弘光時阮大鋮為馬士英謀主,興黨禍,亂朝政,投降清兵,為敵先導,趙之龍則是城尚未破,先到戶部查錢糧,封府庫,然後上表迎降,以奉敵酋。在親歷這些變故之後,張岱如果還能寫出《阮圓海戲》和《牛首山打獵》,豈不是太昏了?《夢憶》諸篇寫作時間的判定,直接影響到張岱人格和作品的價值判斷,絕非細事。但這只是我的一點兒拙見,與已經被評論家塑造好的張岱形象和《夢憶》主題頗多抵觸,想來不會那麼容易被接受的。

目錄上標注了硯雲本各篇的順序,書末附上《〈陶庵夢憶〉諸篇事蹟編年》,供有興趣的朋友參考。至於標點、校勘和注釋中的錯誤,亟望讀者諸公多加指正,至盼至盼。



欒保群

2018年7月28日

書 摘



西湖七月半



西湖七月半,一無可看,止可看看七月半之人。

看七月半之人,以五類看之。其一,樓船簫鼓,峨冠盛筵,燈火優傒,聲光相亂,名為看月而實不見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樓,名娃閨秀,攜及童孌,?笑啼雜之,環坐露臺,左右盼望,身在月下而實不看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聲歌,名妓閑僧,淺斟低唱,弱管輕絲,竹肉相發,亦在月下,亦看月,而欲人看其看月者,看之。其一,不舟不車,不衫不幘,酒醉飯飽,呼群三五,擠?入人叢,昭慶、斷橋,嘄呼嘈雜,裝假醉,唱無腔曲,月亦看,看月者亦看,不看月者亦看,而實無一看者,看之。其一,小船輕幌,?淨幾暖爐,茶鐺旋煮,素瓷靜遞,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樹下,或逃囂裡湖,?看月而人不見其看月之態,亦不作意看月者,看之。

杭人遊湖,巳出酉歸,避月如避仇,?是夕好名,逐隊爭出,多犒門軍酒錢,轎夫擎燎?,列俟岸上。一入舟,速?舟子急放斷橋,趕入勝會。以故二鼓以前,人聲鼓吹,如沸如撼,如魘如囈,?如聾如啞,大船小船一齊湊岸,一無所見,止見篙擊篙、舟觸舟、肩摩肩、面看面而已。

少刻興盡,官府席散,皂隸喝道去,轎夫叫船上人,怖以關門,?燈籠火把如列星,一一簇擁而去。岸上人亦逐隊趕門,漸稀漸薄,頃刻散盡矣。吾輩始艤舟近岸,斷橋石磴始涼,席其上,呼客縱飲。此時月如鏡新磨,山複整妝,湖複?面。?向之淺斟低唱者出,匿影樹下者亦出,吾輩往通聲氣,拉與同坐。韻友來,名妓至,杯箸安,竹肉發。

月色蒼涼,東方將白,客方散去。吾輩縱舟酣睡于十裡荷花之中,香氣撲人,?清夢甚愜。

純生氏曰:如遊七十二峰,神奇詭異,一峰一叫絕。

?此“童孌”指小兒,故下雲“笑啼雜之”。

?“擠”,乾隆本、咸豐本俱誤作“躋”,此從硯雲本改。《西湖夢尋·十錦塘》附張岱《西湖七月半記》亦作“擠”。

?幌:簾幕。

?逃囂裡湖:逃避囂鬧而到裡湖。西湖中孤山、白堤之北的部分稱裡西湖或裡湖,又為了與西裡湖相區別,稱為北裡湖。

?“避”字,乾隆本、咸豐本無,據硯雲本補。

?擎燎:手舉火把。

?速:催促。

?如魘如囈:如同“撒囈症”,即“夢遊”。

?關門:關城門。西湖在杭州城外。

??(hui)面:洗臉。

“撲”,乾隆本、咸豐本俱作“拍”,據硯雲本改。《夢尋》亦作“撲”。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