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外國文學 亞洲文學
 
 
 
 
人虎
 作  者: (印尼)埃卡•古尼阿彎
 出版單位: 廣西師範大學
 出版日期: 2017.10
 進貨日期: 2018/2/10
 ISBN: 9787559803351
 開  本: 32 開    
 定  價: 299
 售  價: 239
  會 員 價 : 219

目前無補書計畫,訂書請洽門市或使用留言版訂書功能詢價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人虎》大膽、老辣、幽默,埃卡·古尼阿彎可能是當代東南亞ZUI雄心勃勃的作家。其小說《人虎》圍繞一個謀殺之謎展開。儘管開篇就揭露了兇手和遇害者,兇手的殺人動機也並不神秘,然而整個故事仍讓讀者感到癡迷。這證明了埃卡·古尼阿彎極高的寫作天賦,特別是他製造懸念和緊張故事情節的技巧。小說的主人公,少年馬吉歐,其實可以看作是生活在爪哇島上的拉斯柯爾尼科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長篇著作《罪與罰》中的主人公),只不過他沒有親自動手殺人,一切都是住在他體內的那只白色的雌虎幹的。


內容簡介:

這是發生在印尼海濱小鎮堣@個曲折動人的故事。馬吉歐,無論怎麼看都與常人無異的少年,卻聲稱自己體內住著一頭白色的雌虎——這源於印尼古老的傳說。生活的困苦與家人的背叛折磨著這個不幸的少年,徹底被激怒的他無法抑制住內心的衝動——或者如他所說,身體內的白虎一躍而出——咬死了自己心愛女孩的父親。隨著故事發展,這次暴力事件背後隱藏的令人心碎的真相才被一一揭開。


作者簡介:

埃卡•古尼阿彎,印尼著名作家、平面設計師,1975年生於印尼西爪哇省打橫市,畢業於印尼日惹加劄•馬達大學哲學系。他的作品已被譯作24種不同語言,小說代表作《美麗是一種傷痛》被《紐約時報》列入“百部值得關注的圖書”。2016年,古尼阿彎憑藉小說《人虎》成為印尼首位入圍布克國際獎的作家。古尼阿彎擅長魔幻現實主義的寫作手法,因此文學評論家經常將他與加西亞•馬爾克斯相較,稱讚古尼阿彎是印尼當代極具影響力的作家。


章節試讀:

初遇白虎

那頭雌虎和天鵝一樣白,比豺狗更兇猛。瑪梅曾經看見過一次,雌虎如影子一般從馬吉歐體內冒出來,稍縱即逝。此後,她就沒再看見過。可以看得出雌虎仍然潛伏在馬吉歐體內,但是瑪梅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發現那是什麼。黑暗中一雙虎眼在馬吉歐的瞳孔中閃爍著黃色的光芒。最初瑪梅被嚇得不敢直視那雙眼睛,害怕雌虎真的會從堶惘A跳出來。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瑪梅見多了,對那雙在黑暗中閃爍的眼睛已經習以為常,也就不再為此感到憂慮了。雌虎不是她的敵人,也不會傷害她,也許它是在那兒保護他們所有人。

馬吉歐離家出走的幾星期前偶然看到了它。那是一個清晨,當時他獨自一人在禮拜室媞恅情A雌虎舞動的尾巴輕輕拂著他的一雙赤腳,把他弄醒了。他以為那是馬·索馬在拍他,叫他起來和自己一起做禮拜。他睜開眼睛,沒看到託盤上有熱氣騰騰的咖啡,飯盤堣]沒有炒米飯,卻看到一頭白虎臥在他身邊舔著虎爪。已是拂曉時分,天色明亮,空氣濕潤。顯然昨天晚上下了一整夜的雨,這時還沒有人來做禮拜。馬吉歐不由得大吃一驚。他所能做的只是敬畏地盯著那頭正在滿心歡喜地打扮著自己的壯碩的野獸。

他知道這野獸並不是真實的存在。在這個星球上活著的二十年間,他一直在小鎮郊外的叢林中游蕩,但從來沒看過這種野獸。他見過野豬、身上斑斑點點的小獵豹和豺狗,卻從來沒見過幾乎像牛那麼大的白虎。他流下了淚水,慢慢伸出一只手摸著雌虎的前爪。那似乎又是真的老虎,虎毛柔軟得有如雞毛撣。雌虎將爪子縮回去向他示好。就在虎爪抬起來時馬吉歐再次把手伸過去,雌虎有意與他玩笑,像貓那樣用虎爪輕拍了他一下。馬吉歐試著去抓雌虎的爪子,但它躲開了,翻身爬起,伏身到另一邊做出準備發起攻擊的樣子。馬吉歐還沒來得及躲閃,雌虎就撲過來了,和他扭成一團。他累得平躺在地上,氣喘吁吁。雌虎這才往後退開,臥在他身邊又開始舔舐虎爪。馬吉歐輕柔地拍了拍虎肩。

“爺爺?”馬吉歐說。

爺爺住的村子離馬吉歐家很遠。他先要搭載客的摩托車到叢林邊緣,那埵酗@排叫“星期五集市”的小商店,是各種交通工具的終點站。再往前就是山林間蜿蜒崎嶇的泥巴小道,如果有輛牛車也許可以繼續往山上走,但摩托車就很難再開進去了,載客的摩托車車主根本就不願意去。去看爺爺時,馬吉歐得在合歡樹林和三葉草叢中跋涉,再穿過紅木樹林,深入只有獵人才認得路的叢林深處。接著他要在一片山地間走一個小時,那兒只有他和那些可能在某一天會成為他的獵物的野豬才熟悉。山的後面是一個小村莊,稻田和魚塘環繞著一所伊斯蘭學校。爺爺並不住在那堙A而是住在一個可以使馬吉歐身心放鬆的地方。多次從小村莊走過之後,他在路上也認識了一些當地人,但他不能在那堻r留太久,得在夜色降臨、渡筏停擺之前趕到小河邊。渡筏是用一排竹子做成的,系在一條穿越小河兩岸的纜繩上。擺渡工站在竹筏前拽著纜繩,慢慢拉著竹筏往對岸走,水流湍急的時候還得用一根竹竿撐筏。小河不淺,水流緩慢。河堥S有鱷魚,但有能掀起巨浪的水怪,儘管誰也沒見過,孩子們卻都很害怕。過河只要花十分錢,渡筏一次可以運十幾個人,以及他們的牛羊、一袋袋稻穀和其他農產品。下了竹筏後馬吉歐還得繼續往前趕路,沿著一條滑溜溜的小道爬上另一座山。在山頂上他可以看到下麵一大片一大片的稻田。廣闊的原野中央是另一個小村莊,好似沙漠中的綠洲,草木葳蕤,房屋密佈,椰子樹高聳入雲。

馬吉歐八歲時第一次自己走這條路。其後他只要有機會就去那堿揧揧搳A儘管他得走半天。他總是玩得十分高興,也總會帶一大串香蕉或者一籃子蘭撒和榴蓮回家,讓瑪梅和父母高興一下。有時如果他特別想去爺爺家但又沒錢搭摩托車,他就走到“星期五集市”,然後再繼續趕路,雖然會累得半死,但仍覺得快樂無比。有時他也走不同的路線,因此很快就和村民以及住在叢林堛漣笑諝璊W了朋友。從此以後,只要他在,一起捕野豬的夥伴們就再也不擔心迷路了。

爺爺雖已白髮蒼蒼,但身板硬朗,精神矍鑠。他無疾而終,去世後人們才在他的床上發現他的屍體。他每天都在一塊稻田和一個種植園堻狶@,但後來這一整塊地被馬吉歐的父親賣掉,再也不是他們的了。馬吉歐真心愛他爺爺。老人會帶這孩子去一條小河,他說那堿O妖精們的王國。他總是說,不要調戲女妖精,但如果某個妖精愛上你了,那就把她帶走,因為那是件好事。爺爺還說女妖精都非常漂亮。馬吉歐總是期望有一天他能遇到一個愛上他的女妖精,但無論他去過多少次那條小河,那種豔遇的可能性總是掛在天邊遙遙無期。

更令他心迷神馳的是有關爺爺的雌虎的故事。據村堛瑭翱G事人馬·姆哈說,村堛漕C個男人都有自己的雌虎。有些人娶了雌虎,有些人則是繼承了祖先的雌虎。爺爺從自己的父親那媊~承了一頭,而這一頭以前又屬於他父親的父親,一直往上追溯到他們的遠祖。沒人記得誰最先娶了雌虎。

在溫暖的夜堙A馬·姆哈會坐在她家的廊臺上講故事。孩子們蜷伏在她腳邊,女孩們輪流按摩她的後背。如果她在紡紗織布,女孩們就認真翻她的頭髮找蝨子。她總是有新故事,也不必編什麼故事,她說,她講的都是真人真事。和雌虎的故事一樣,許多故事都是通過一代代講故事人的傳述才流傳了下來。但有些現在發生的故事只有一些特定的人才能聽得懂,馬·姆哈當然就是那個能聽得懂故事的老奶奶。

馬吉歐記得馬·姆哈既沒有丈夫和孩子,也沒什麼事可做,她只是沒完沒了地講故事。她可以走進任何人的廚房,在堶惘Y飯,也有人會帶些吃的到她的木棚媯髡o。人們愛她,孩子們尤其喜歡她。她講過一個瞎眼女人的故事,那女人只吃紫莎草莖,頭髮埵陶D和蠍子,但沒有蝨子。她還講過關於妖精公主們的故事,專門誘拐英俊小夥子去她們的王國。但如果人們不闖進她們住的地方,她們也不會有什麼惡意。後來馬吉歐才知道那些地方是清泉堙B河塘堙B山頂上和大樹上。然而,最能喚起馬吉歐的好奇心的是關於保護神白色雌虎的故事。

據馬·姆哈說,白虎和主人住在一起保護主人平安。她說他爺爺也是那些有白虎的人之一。但爺爺從來不對孫子講白虎的事,他說馬吉歐還太小,沒法馴服這樣兇猛的野獸。白虎比斑豹大得多,比人們在動物園、馬戲團或者學校課本堿搢鴘漲悛磥j得多。如果有人無法控制住他的野獸,一旦它跑出來,就會變得非常兇狠,沒法制服。

“但我只是想看看它。”馬吉歐說。

“以後吧!也許你會擁有它呢。”

他經常聽人說他爺爺孔武有力,也聽說過村堥銗L老一輩人的故事:他們抵抗荷蘭人,讓入侵者怎麼都沒辦法把最出色的年輕人拐騙到德堸瞗F子彈打不死他們,後來入侵的日本人的武士刀對他們也無可奈何;他們發怒時體內的白虎就會沖出來發起進攻;他們還趕走了在叢林媢C蕩的“伊斯蘭之家”遊擊隊。馬·姆哈說,這都是因為那些老一輩的人從小和雌虎結下了情誼,雌虎通過結姻成為家族的成員。

馬吉歐從來都弄不懂這類婚姻是什麼意思。他無法想像婚禮上有個男人坐在一只頭戴流蘇、虎頰抹粉、虎唇擦著口紅的雌虎身邊,婚禮主持人祈求安拉保佑某某先生和這只雌虎。他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孩子,覺得一個男人和他的老虎妻子性交是非常奇怪的事,他不知道通過這種結合而生下來的孩子會長成什麼樣。每次他對馬·姆哈說起這種關於人類和老虎的婚姻的想法時,她就會露出掉光了牙齒的牙床咯咯大笑起來。

“只有男人才和老虎結婚,”馬·姆哈說,“但也不是所有老虎都是雌的。”

爺爺當然有個妻子,一個女人。所以很清楚,那頭雌虎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爺爺的妾。爺爺從來沒有和雌虎結過婚,因為他是從他父親那媊~承下來的,但對於這個家來說,雌虎仍然是爺爺的另一個配偶,受到愛戴和尊重,有時甚至甚於人妻。馬吉歐的奶奶先過世了,死於支氣管炎。這種病使他們整夜聽著她的咳嗽聲而無法入睡,也使她在死前不時發燒,身體萎縮。爺爺從此鰥居孑然,或許有頭雌虎陪著,他便覺得足夠了。但他也沒再活多久,妻子的去世所帶給他的沉重的打擊,很快就奪走了他的性命。

馬吉歐在爺爺生前最後一次去看他時,有一天晚上老人明確地說:“那頭虎白得像天鵝。”

如果雌虎出現在馬吉歐面前,爺爺希望他認出它來。爺爺又說,如果雌虎願意的話,它可以去找馬吉歐的父親成為他的妻子。這樣馬吉歐就得等他父親死後才能得到雌虎。但是如果它不喜歡他父親,就會在某一天去找馬吉歐,當他的妻子。

“如果它也不喜歡我呢?”馬吉歐急切地問。

“那它會去找你的兒子或你的孫子,或者如果我們家的人把它忘記了,它就再也不會出現了。”

現在這雌虎來找他了,在外面的世界還是一片寒冷時,靜靜地臥在禮拜室堨L身邊溫暖的地墊上。和爺爺說的一樣,雌虎白得像天鵝,像天上的白雲,像棉花。他興奮莫名,因為這頭雌虎比他所擁有的其他一切都寶貴。他想像著它會怎樣和自己一起去捕野豬,幫助他把毀壞稻田的野豬趕進獸欄;而且如果有一兩頭野豬攻擊他而他又無力抵抗時,它就會保護他免受傷害。馬吉歐從沒想到雌虎會在這麼一個寒冷的清晨出現,像姑娘一樣把自己奉獻給他,有一陣子它看上去又像只家貓。馬吉歐深情地凝視那張對他來說是如此可愛的臉,這小夥子覺得自己深深陷入情網了。

他用一只胳膊摟住它的脖子,抱著它,感受著貼在他身上的虎皮所帶來的溫暖。這種感覺就像在寒冷的清晨赤裸裸地和一個姑娘在床上相擁,享受歷盡整夜繾綣之後的柔情蜜意。馬吉歐閉上眼睛,感受歷經長期等待後的心醉神迷,他從此不再渴望,確信小時候聽到的故事都是真的。然而,他突然感到一種突如其來的失落感。他的摯愛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它所帶來的溫暖消失了。馬吉歐睜開眼睛,雌虎不見了。

這使他比剛看到雌虎時還吃驚。小夥子站起來尋找,禮拜室很小,他確信雌虎消失得無影無蹤,連一根虎毛都沒留下。大雨依然嘩啦嘩啦下著,路上上學的孩子們的抱怨聲傳了進來。下這樣的滂沱大雨時,人們會去割香蕉葉來當隨時可以扔棄的雨傘,但馬吉歐沒心思想這事。他心堸ㄓF那頭雌虎以外什麼都不想。他茫然地站在那堭i嘴呼喚,卻得不到回音。他不知道要怎樣稱呼那頭雌虎。爺爺從來沒有告訴他它叫什麼,馬·姆哈也沒說。或許他們覺得他得給它起個名字。但是,如果沒地方去找這傢伙,給它起名字也就沒什麼意義了。

或許他會因曾經失去他所摯愛的姑娘們而心碎無數次,但現在他遭受的痛苦遠遠超過所有失戀帶來的痛苦的總和。他抑制著不讓自己哭出來。不,這不是在做夢,他告訴自己。它來找他,因為它屬於他。他感受到它那皮毛的溫暖,他們曾在一起嬉戲。這太真實了,絕對不是一個在清晨所做的寂靜的夢。他一次次尋找,感覺到它真的離開他了之後,他的心痛轉為怨恨。他顫抖著緊握十指。他從未感受過如此冷酷而渴望報復的狂怒。他沒法消除這種狂怒,只能強忍痛苦。雌虎使他陷入情網,讓他感受到了多年來一直渴望的幸福的高潮,它不應當這樣離他而去。

他在門上敲打著,用指頭刮擦著,直到綠色的油漆脫落顯露出赤褐色的木板,他嘴媯o出令空氣都為之震顫的號叫。門上深深的刮痕令他感到震驚。馬吉歐靜靜地站在那堣@動不動,憤怒隨之慢慢消退。他瞪著門上三道平行的刮痕,如果刮在某個人的背上,那會是三道極深的傷口。然後他仔細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指甲不長,他把指甲都剪得短短的,不然在捕野豬時手持長矛很不方便。照理說他不可能把門板弄成這樣,可他短短的指甲媮椄O塞滿了油漆和木屑。馬吉歐蒙了一陣,他對自己所做的這些感到敬畏又困惑不解,但他馬上想明白了。它沒有離開他。雌虎仍在那堙A已變成他的一部分,至死也不會和他分離。他倚靠在牆上摸著肚臍,感到雌虎現在就盤踞在他的肚臍之下。它根本不是一頭容易馴服的老虎。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部分書籍附贈配件(如音頻mp3或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出版社提供的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