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外國文學 歐洲文學
 
 
 
 
記憶之聲:萊維訪談錄(1961-1987)
 叢書名稱: 普里莫•萊維作品
 作  者: (意)普里莫•萊維/(意)馬可•貝波里蒂/(英)羅伯特•戈登
 出版單位: 中信
 出版日期: 2019.02
 進貨日期: 2019/4/2
 ISBN: 9787508687353
 開  本: 32 開    
 定  價: 488
 售  價: 390
  會 員 價: 358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記憶之聲》是完整的普裡莫·萊維訪談錄。這個世界給萊維貼上沉重的標籤,使他簡化為一個符號,《記憶之聲》重現了另一個更加複雜和真實的萊維。

★讀者可以通過本書瞭解到萊維的生平趣事、文學的趣味和傾向、每本書的寫作緣起和過程,以及萊維對自己身份和現實政治的看法,為讀者閱讀萊維作品提供了非常好的背景介紹和深度注解。

★普裡莫·萊維是奧斯維辛重要的記錄者和見證人,也是義大利標誌性作家,是“歐洲高尚、不可或缺的作家之一”,被卡爾維諾稱為“我們時代極重要、極富有天賦的作家之一”。

★梁文道極力推崇萊維:“他的作品中的正直、尊嚴以及不可掩蓋的人性光芒,足以使之躋身偉大文學作品之列。”


內容簡介:

1961—1987年間,普裡莫·萊維接受了不計其數的採訪。本書兩位編者精選了其中36篇採訪,編錄成這本《記憶之聲》。本書分為六個部分,涵蓋了萊維一生的軌跡,呈現出“倖存者”“作家”“化學家”“政論家”“猶太人”等多面向的萊維。在書中,他談到從奧斯維辛返家後,自己迫切地想要講述集中營的故事,享譽全球的“奧斯維辛三部曲”就在萊維與他人的對話中應運而生;他談到自己為數不多的科幻小說和詩歌創作,擁抱技術的同時,萊維對人類的創造力依然抱有信心。在奧斯維辛40年後,萊維認為戰爭的陰霾仍未散去,法西斯主義隨時可能捲土重來,因此萊維積極地介入離散猶太人與以色列的問題,終其一生,他反對戰爭,呼籲和平。
“萊維作品”系列還包括《被淹沒與被拯救的》《他人的行當》《這就是奧斯維辛:1945—1986年的證據》《扳手》《休戰》《若非此時,何時?》《不定的時刻:萊維詩選》《記憶之聲:萊維訪談錄 1961—1987》《與你們交談的我:萊維、泰西奧談話錄》等


作者簡介:

普裡莫•萊維(Primo Levi),義大利猶太人,作家,化學家,奧斯維辛174517號囚犯。
1919年,萊維出生於義大利都靈;1944年,他因參與反法西斯運動被捕,後被遣送至集中營。戰爭結束後,他回到故鄉都靈生活。在此後的人生中,他從事工業化學這一行當30年,同時作為一位作家,寫作了“奧斯維辛三部曲”(《這是不是個人》《休戰》《被淹沒與被拯救的》),以及其他基於其化學家身份和大屠殺倖存者經歷的小說、散文和詩歌作品。1987年4月11日,萊維從他出生的房子墜落身亡。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貝婁曾評價說:“在普裡莫•萊維的作品中,沒有一句話是多餘的,每個字都不可或缺。”


圖書目錄:

前言(羅伯特·戈登)
“我是一頭半人馬”(馬可·貝波里蒂)
編者的話

第一部分 來自英語世界的採訪
傑梅茵·格里爾與普裡莫·萊維的對談(1985)
一個被他的技藝拯救的男人(1986)
普裡莫·萊維在倫敦(1986)
談話中的普裡莫·萊維(1987)

第二部分 生活
記憶的小劇場(1982)
都靈(1980)
登山(1984)
化學(1983)
科學的邪惡力量(1987)
詩歌與電腦(1985)
我,老了嗎?(1982)

第三部分 作品
《休戰》(1963)
科幻故事1《自然故事》(1966—1971)
科幻故事2《形式的缺陷》(1971)
《元素週期表》(1975)
《扳手》(1979)
《尋根》(1981)
《若非此時,何時?》(1982)
《被淹沒與被拯救的》(1986)

第四部分 文學與寫作
一種神奇的必然性(1972)
與普裡莫·萊維對話(1979)
為一份學術論文做採訪(1981)
邂逅普裡莫·萊維(1981)
一場名為弗朗茨·卡夫卡的襲擊(1983)
普裡莫·萊維(1984)
本質的和多餘的(1987)

第五部分 奧斯維辛和倖存
圓桌:關於猶太人的問題(1961)
自我採訪:《這是不是個人》後記(1976)
回到奧斯維辛(1982)
記憶的責任(1983)
詞語、記憶、希望(1984)

第六部分 猶太教和以色列
某種程度上的猶太人(1976)
對普裡莫·萊維的採訪(1979)
上帝和我(1983)
普裡莫·萊維:貝京應該下臺(1982)
如果這是一個國家(1984)


章節試讀:

一場名為弗朗茨卡夫卡的襲擊
(1983)
費德里科·德·梅利斯

現在在很多書店都推出了一本樸素的新書,封面有些懷舊。藍色的封面,尺寸較一般的平裝本要小。這是艾諾迪出版社的“作家譯作家系列”的第一本書,這個系列以弗朗茨·卡夫卡的《審判》打頭陣,譯者是普裡莫·萊維。我們在《這是不是個人》的作者的故鄉都靈採訪了他。
費德里科·德·梅利斯(以下簡稱“梅利斯”):你能談一談這個出版項目嗎?
萊維:艾諾迪出版社的想法是重新推出一些由當代作家重新翻譯的經典作品。我的翻譯是這個系列的第一本,第二本是娜塔利婭·金茲伯格翻譯的居斯塔夫·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這個計畫非常有智慧,有獨創性,令人振奮。很明顯,這個系列的每一本書憑藉其自身就非常有話題性,也會成為一些很有趣的研究的分析物件。某種程度上,這個系列的每一本書都是偽書(spurious),因為它有兩個作者。從封面就可以看出這一點:書名和譯者的名字是用白色字體,而作者的名字是用藍色字體。和所有的雜交育種一樣,這會是一個非常豐富的項目。這就是他們的理念。最後我就完全成了這種理念的體現,因為我必須坦白我的自我一直在撕扯。一方面,我的語言學道德(philological conscience)告訴我,我必須尊重卡夫卡;而另一方面,我的個人意志,以及身為作家我根深蒂固的個人習慣—也被稱為“風格”—抗拒這一點。我並不是特別清楚自己的風格,我的讀者對此比我知道得更多,這就好似一個人的側面肖像一樣,我們幾乎不知道或者從來沒真正看到過自己的側面是什麼樣子。
梅利斯:為什麼要將弗朗茨·卡夫卡和普利莫·萊維聯繫在一起?
萊維:這並不是我的選擇,是出版社定的,他們拿這個提議來找我,我就接受了。說實話,我答應得有點兒草率,我從來不知道這本書會讓我陷得這麼深,我必須承認卡夫卡從來不是我最愛的作家,我也可以告訴你原因:你並不需要去真正喜歡你感覺最親近的作家,有的時候事情正相反。我想我對卡夫卡的這種感覺,並非因為不感興趣或者覺得無聊,而是因為某種程度的防衛心理,我開始翻譯《審判》不久後就注意到了這個問題。我覺得受到了這本書的侵犯,我必須要捍衛我自己。正因為這本書如此不可思議,如此了不起,它像一根矛、一支箭一樣刺穿你的身體。我們每個人都會感覺自己在接受審判。更進一步說,坐在你的扶手椅上,快速地草草翻閱一本書是一回事,但要一字一句、一點一點地閱讀,正如你在翻譯時所做的那樣,又是另外一回事。在翻譯《審判》的過程中,我終於意識到我對卡夫卡的敵意的來源。這是一種出於恐懼的自我防衛心理。也許還出於那個特殊的原因:卡夫卡是個猶太人,我也是個猶太人。《審判》的一開場就是一場意外的、不正義的監禁,我的職業生涯一開始也經歷了一場意外的、不正義的監禁。卡夫卡是我很崇敬的作家—我不是喜歡他,我是欽佩他,害怕他,他就像一台會碾壓你的機器,就像一個會預言你的死期的先知。
梅利斯:在艱苦的翻譯中,你做了哪些選擇,又使用了哪些材料?
萊維:我試圖不用德語那種句法密度來壓迫讀者,德國人的句法複雜性是義大利讀者不習慣的。喬治·贊帕(GiorgioZampa)在其1973年的譯本中一直保留了原著的那種句法結構。我有時候會背道而馳。有時候當面臨極度複雜、很難翻譯的句子時,我就會削減句子,將它們斷成好幾個句子,這麼做的時候我毫不猶豫,因為句子的意思仍是完整的。卡夫卡心安理得地在文本中使用大量的重複,可能在十行句子裡一個詞彙會重複出現三四次。我試圖避免這些,因為這種重複在傳統的義大利語裡幾乎看不到。這可能是我個人的專斷做法,也許在義大利語裡,詞語的重複能夠製造某種特殊的效果。但是出於對義大利讀者的體恤,我試圖給他們一種不那麼翻譯腔的文本。
翻譯有兩個極端。一個極端是溫琴佐·蒙蒂 翻譯的《伊利亞德》,他就是用和原文完全無關的語言,但這種語言是調整過的、適合現代讀者口味的語言。另一個極端則是逐字逐句的、學院派的翻譯,試圖盡最大的可能傳遞原文的意思。第一種翻譯給予讀者他所習慣的東西,而第二種翻譯則會讓讀者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在讀一段翻譯的文本。贊帕在翻譯《審判》時選擇第二種,他的選擇是非常審慎的,也非常令人尊敬。所以,我試圖在這兩個極端之間尋找到某個中間點,另外也因為作為一個作家我不想讓自己扭曲太多。尤其是在對話中,如果為適應一種來自20世紀20年代的布拉格的德語—已經過時、與當下相隔甚遠—而去生造出一種義大利語,會讓人感覺有些做作。所以,我的譯文中的主人公,約瑟夫·K,一開始就說的是現代的義大利語。
梅利斯:在你給《審判》寫的注釋裡,你提到卡夫卡對你而言缺乏親和力……
萊維:我所說的缺乏親和力,我想,主要是因為:卡夫卡是一個幻想型的作家,他不斷地描寫他幻覺中的那些奇異的、絕妙的事物。他從沒有偏離這個路徑,他也從不會費力向你解釋那些意象背後是什麼,它們有什麼含義。他把這種闡釋的重任轉交給讀者,所以實際上對卡夫卡的闡釋是多種多樣的;關於《審判》這本書,有不下20種闡釋。對我而言,對定性的(不同)意識所產生的深淵將我和卡夫卡隔離開來,我在我的書中一直在嘗試另外一條不同的路徑。我最開始寫作集中營,後來也一直寫作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但我一直試圖去解釋,去解決問題,我已經被人詬病有這種說教的傾向。《這是不是個人》有一半的內容都是試圖向我自己、向讀者解釋集中營所代表的那種明顯的反常狀態背後的原因。《元素週期表》這本書也類似,我試圖去解釋我在化學和文學之間那種難以解釋的、曖昧的位置。在潛意識層面,我從未選擇卡夫卡的道路(幾乎從來沒有—可能在一兩篇故事裡我有進行過這樣的嘗試),即讓“表層下面的東西”恣意發展。
梅利斯:卡夫卡被認為是一個壓抑地生活的人,他一直在歌頌生命和愛的缺席,對它們充滿某種鄉愁。他的苦行僧的氣質就好比在蒸餾已經消失的生命。而在普裡莫·萊維的作品裡我們根本看不到這一點,尤其在他提到自己在集中營的經歷時……
萊維:我們擁有非常不同的命運。卡夫卡一直和他的父親嚴重不和,他是三種糾纏不清的文化的產物:猶太文化、德國文化和布拉格文化。他的感情生活也不如意,工作上又感覺受挫,最後還生了很嚴重的病。他很年輕就去世了,而我儘管在集中營待了很長時間,那段生活也給我打上了很深的烙印,但我擁有一種不一樣的人生,一種沒那麼不快樂的人生。我自己的快樂結局—從集中營倖存下來—讓我帶著點兒盲目的樂觀主義。今天的我可能沒有那麼樂觀了,當時的我比今天的我樂觀。當時我將我個人的幸福結局—這豐富了我的人生,讓我變成了作家—不合理地推演到所有的人類悲劇上。
儘管《這是不是個人》處理的是極其恐怖的事,但它和卡夫卡(的作品)幾乎沒什麼共同點。很多人注意到這是本樂觀的、平靜的書,當你一步步告別深淵時,你都會有透氣的感覺,尤其是在最後一章。那些認為在深淵、壕溝和集中營之後不會有一個更好的世界出現的想法是荒謬的。但今天,我的想法有了很大的變化。我認為,只有在這種經歷只能產生糟糕的後果的情況下,另一個集中營才有可能死灰復燃。在見證了一個現代的、有組織的、技術化的、官僚化的國家是如何孕育了奧斯維辛之後,一個人無法不帶著恐懼想到一切再度上演的可能。那段經歷可能重演,並非完全必然,但肯定有這個可能,我看到了這一點,並感到深深的恐懼。
梅利斯:你見證了卡夫卡所預言的納粹集中營的野蠻,你同意這個說法嗎?
萊維:我們必須承認,卡夫卡的天賦是超越世俗理性的。他有一種近乎動物性的敏感,就像蛇能感知到地震即將來臨一樣。早在20世紀早期,在“一戰”前後,他就已經在寫作中預言了很多事。置身於諸多令人困惑的信號和混雜的意識形態中,他能夠闡明、辨認出那些將預言20年後的歐洲命運的信號,亦即在他去世20年後歐洲的命運。
在《審判》中,他就有一種早熟的直覺,即官僚制會孵化暴力,這種不斷增長的、不可抵抗的權力正是我們這個世紀的產物。卡夫卡的姐姐們都死在了集中營,成了他事先預言到的那個腐化而卑劣的機器的犧牲品。我應該補充一下,這可能是我對《審判》的非常個人化的闡釋,我知道還存在其他諸多解釋。理解這本書的一個關鍵在於,並不是某個官僚化的法庭讓約瑟夫·K接受審判,而是作為懲罰的疾病—卡夫卡自身的疾病。或者也可以說,這裡有一個神學上的金鑰,即法庭其實是一個未知的上帝,一個我們永遠不可能認識的上帝。
卡夫卡的作品,尤其是《審判》,看起來是矛盾的:約瑟夫·K一會兒覺得自己是有罪的,一會兒覺得自己是無辜的。但其實這些並不矛盾。人永遠無法是他自己所是的那個人,卡夫卡也永遠不是他自己所是的那個人。我們會交替著,甚至同時覺得自己是無辜和有罪的。試圖要在《審判》這樣的文本背後尋求某種理性,等於是在扭曲它、否定它、破壞它。
梅利斯:人的降格,不僅給施暴者定罪,同樣也給受害者定了罪,它驅散了差異和距離。也許,這是《這是不是個人》的核心主題,也是一個卡夫卡式的主題。
萊維:在那本書的一開始,有一個曾經在義大利求學的匈牙利醫生,他會講一點義大利語,雖然有濃厚的口音。他是一個集中營的牙醫。據他自己說,他是一個罪犯。他是一個有“特權”的囚犯,從受害者變成了獄卒。他同時也是個瘋子,在我們眼裡似乎如此,也許自從他詳盡又準確地描述集中營的生活開始,他就瘋了,他的講述讓我們從破碎的狀態中掙脫出來。比如說,他會告訴我們,任何一個會拳擊的人都有可能成為廚師。我們為其中的荒誕和瘋狂而驚訝。但之後我們意識到,他是對的,因為一個廚子必須有能力揮出致命一拳以保護自己的勞動產品。這個故事裡當然有某種卡夫卡的影子。這種世界的扭曲是卡夫卡式的。在集中營裡,你會不停地遇到這些完全出乎預想的事,而打開一扇門,卻找不到你想要的東西,只找到一些別的、非常不同的東西,這本身就是很典型的卡夫卡(主題)。
梅利斯:你的《審判》譯本的目標讀者是誰?
萊維:我必須要說,在翻譯這本書的過程中,我經歷了一整串的矛盾心理:興趣,甚至是激情,解決一個難題時的欣喜,解開一些結;但同時也有害怕,深深的悲傷。所以我過去總會帶著極大的熱情將關於我的書的評論分享給所有人,但我不是那麼想把《審判》介紹給所有人。我懷疑把這本書送給一個15歲的青少年是不是一個好的想法,我並不會嘗試這麼做。對我看來,這本書充滿了預言的重負。“我不應該告訴你更多,但如果你自己的節日似乎姍姍來遲,請不要苦惱。”《審判》讓我們更加清醒。想想書的末尾,那最後的場景:藍天,還有執行處決的兩個人,他們本質上是機器人,幾乎從不開口,除了污言穢語,完全冷漠無情。但是這是死刑,他們將刀子插進了他的心臟。因為這個結尾如此殘酷—出人意料的殘酷—如果我的孩子還小的話,我是不會讓他看這本書的。我害怕這本書會讓他不安,讓他痛苦,雖然它寫的當然都是真相。我們都會死去,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那樣死去。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