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文學小說 外國文學 歐洲文學
 
 
 
 
道路•意義與生命:喬治•奧威爾書信集
 作  者: (英)喬治•奧威爾
 出版單位: 貴州人民
 出版日期: 2019.07
 進貨日期: 2019/8/1
 ISBN: 9787221152145
 開  本: 32 開    
 定  價: 735
 售  價: 588
  會 員 價: 539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大約20年前,正在攻讀博士學位的本書譯者甘險峰翻譯了《奧威爾書信集》。當時電腦尚未普及,檢索資料有諸多不便,譯者先在稿紙上譯出草稿,隨後輸入電腦,後提交了列印稿。 20年後,當年的責任編輯黃築榮輾轉聯繫上現任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的譯者,邀其對本書進行修訂再版。 老譯本的缺憾得以在20年後被修補,新譯本中還新增了數十封書信,並對書信順序、附錄等進行了重新修訂,更加全面、清晰地展現出了奧威爾的思想脈絡。


內容簡介:

喬治·奧威爾的一生相對短暫卻豐富多彩,他在緬甸當過員警,在法國當過洗碗工,在英國當過流浪漢,在西班牙打過仗,在德國當過戰地記者,在赫布裡底群島當過農民。像他那個時代的很多人一樣,他一生寫了很多信,部分得益于他豐富的人生經歷,這些信特別迷人且有深度。 本書選取了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書信200餘篇。 在本書選譯的200余篇書信中,早的一篇寫於1920年8月,後的一篇寫於1949年10月,那時他已經病入膏肓,距離他逝世只有不足三個月時間。從書信中幾乎可以讀出奧威爾的全部人生歷程。這些書信中,有的是寫給出版商和經紀人的,有的是寫給報刊編輯的,有的是寫給親屬的,有的是寫給朋友的。從這些信中,你可以瞭解到奧威爾的工作和生活情況,瞭解到其作品的創作和出版情況,瞭解到他的感情世界和心路歷程。在他的書信中,其清新自然、簡潔明快、真摯坦誠、親切感人的風格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體現,相信讀者讀過本書後是能夠有所體會的。


作者簡介:

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 本名埃裡克·亞瑟·布雷爾(Eric Arthur Blair)。英國作家、新聞記者和社會評論家。1903 年 6月 25 日生於印度孟加拉。1945 年出版的政治寓言體小說《動物農莊》大獲成功。1948 年寫成的《一九八四》更是確立了奧威爾在世界文學目前的地位。1950 年,奧威爾因患肺結核病逝。


圖書目錄:

1920年—1930年致史蒂文·朗西曼(1920年8月)-2/致馬克思·普勞曼(1929年9月22日)-4/致馬克思·普勞曼(1930年11月1日)-51931年致馬克思·普勞曼(1月12日)-8/致鄧尼斯·柯林斯(8月16日)-10/致鄧尼斯·柯林斯(9月4日)-13/致鄧尼斯·柯林斯(10月12日?)-17/致T.S.艾略特(10月30日)-18/致T.S.艾略特(11月4日)-201932年致倫納德·摩爾(4月26日)-22/致埃莉諾·賈克斯(6月14日?)-25/致埃莉諾·賈克斯(6月19日)-28/致倫納德·摩爾(7月1日)-29/致倫納德·摩爾(7月6日)-30/致埃莉諾·賈克斯(7月8日)-31/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9月?日)-32/致埃莉諾·賈克斯(9月19日)-35/致埃莉諾·賈克斯(10月19日)-37/致倫納德·摩爾(11月15日)-39/致埃莉諾·賈克斯(11月18日)-40/致倫納德·摩爾(11月19日)-42/致埃莉諾·賈克斯(11月30日)-44/致埃莉諾·賈克斯(12月13日)-46/致倫納德·摩爾(12月23日)-481933年致倫納德·摩爾(2月1日)-50/致《泰晤士報》編輯(2月)-51/致埃莉諾·賈克斯(2月26日)-53/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3月10日?)-55/致埃莉諾·賈克斯(5月25日)-56/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6月?日)-57/致埃莉諾·賈克斯(7月7日)-59/致埃莉諾·賈克斯(7月20日)-60/致倫納德·摩爾(11月26日)-62/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12月10日?)-63/致倫納德·摩爾(12月28日)-681934年致倫納德·摩爾(1月27日)-70/致倫納德·摩爾(2月8日)-72/致倫納德·摩爾(4月11日)-73/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7月27日)-74/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8月底?)-77/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9月初?)-80/致倫納德·摩爾(10月3日)-82/致倫納德·摩爾(11月14日)-831935年致倫納德·摩爾(1月22日)-86/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2月16日)-87/致布蘭達·索克爾德(節選)(3月7日)-89/致雷納·海本斯托爾(9月?日)-91/致雷納·海本斯托爾(10月5日)-931936年致西瑞爾·康諾利(2月14日)-96/致理查·裡茲(2月29日)-98/致傑克·考曼(3月17日)-100/致傑克·考曼(4月3日)-102/致傑克·考曼(4月16日?)-104/致理查·裡茲(4月20日)-107/致約翰·萊曼(5月27日)-110/致傑佛瑞·高爾勒(5月?日)-111/致安東尼·鮑威爾(6月8日)-113/致鄧尼斯·金-法羅(6月9日)-114/致亨利·米勒(8月26日)-116/致傑克·考曼(10月5日)-119/致倫納德·摩爾(12月15日)-1211937年致詹姆斯·漢利(2月10日)-124/致愛琳·布雷爾(4月5日?)-125/致維克多·戈蘭茨(5月9日)-128/致湯普森先生(6月8日)-130/致西瑞爾·康諾利(6月8日)-131/致雷納·海本斯托爾(7月31日)-133/致傑佛瑞·高爾勒(8月16日)-136/致傑佛瑞·高爾勒(9月15日)-138/致傑克·考曼(10月?日)-141/致亨利·諾爾·佈雷爾斯福德(12月10日)-1431938年致《時代與潮汐》編輯(2月5日發表)-146/致傑克·考曼(2月5日)-149/致雷蒙德·默(2月9日)-150/致阿萊克·休頓·喬伊絲(2月12日)-154/致傑克·考曼(2月16日)-156/致西瑞爾·康諾利(3月14日)-158/致傑克·考曼(3月底?)-160/致斯蒂芬·斯彭德(4月2日)-162/致斯蒂芬·斯彭德(4月15日?)-164/致傑佛瑞·高爾勒(4月18日)-166/致傑克·考曼(4月20日)-168/致西瑞爾·康諾利(4月27日)-170/致傑克·考曼(5月?日)-172/致《新英國人週報》編輯(5月26日發表)-174/致傑克·考曼(7月5日)-176/致西瑞爾·康諾利(7月8日)-178/致愛達·馬貝爾·布雷爾(8月8日)-180/致傑克·考曼(9月26日)-181/致傑克·考曼(9月29日)-183/致傑克·考曼(10月12日)-187/致約翰·斯奇茨(10月26日)-191/致約翰·斯奇茨(11月24日)-194/致西瑞爾·康諾利(12月14日)-197/致弗蘭克·詹利內克(12月20日)-200/致傑克·考曼(12月26日)-2051939年致赫伯特·裡德(1月4日)-212/致傑佛瑞·高爾勒(1月20日)-214/致赫伯特·裡德(3月5日)-217/致傑克·考曼(4月9日)-2201940年致維克多·戈蘭茨(1月8日)-222/致傑佛瑞·高爾勒(1月10日)-224/致大衛·H.湯姆森(3月8日)-226/致傑佛瑞·高爾勒(4月3日)-228/致韓弗理·豪斯(4月11日)-231/致雷納·海本斯托爾(4月11日)-235/致雷納·海本斯托爾(4月16日)-237/致《時代與潮汐》編輯(6月22日發表)-239/致約翰·萊曼(7月6日)-242/致詹姆斯·拉夫林(7月16日)-2441941年致埃爾沃斯·鐘斯牧師(4月8日)-248/致多蘿茜·普勞曼(6月20日)-2511942年致蕭乾(1月14日)-254/致蕭乾(1月24日)-255/致蕭乾(1月27日)-256/致蕭乾(3月13日)-257/致蕭乾(3月19日)-258/致蕭乾(3月25日)-259/致蕭乾(3月31日)-260/致蕭乾(5月6日)-261/致蕭乾(5月11日)-262/致葉公超(9月2日)-263/致《泰晤士報》編輯(10月12日)-264/致T.S.艾略特(日期不詳)-266/致喬治·伍德科克(12月2日)-2671943年致R.R.德塞(3月3日)-270/致阿萊克斯·康姆福特(7月11日?)-272/致雷納·海本斯托爾(8月24日)-275/致勞倫斯·弗雷德里克·拉什布魯克-威廉姆斯(9月24日)-277/致·拉夫(10月14日)-279/致倫納德·摩爾(12月6日)-282/致·拉夫(12月9日)-2831944年致倫納德·摩爾(1月9日)-286/致格萊伯·斯特魯福(2月17日)-288/致羅伊·福勒(3月7日)-290/致倫納德·摩爾(3月19日)-292/致維克多·戈蘭茨(3月19日)-294/致倫納德·摩爾(3月25日)-295/致倫納德·摩爾(3月31日)-297/致倫納德·摩爾(4月5日)-298/致倫納德·摩爾(4月5日)-299/致倫納德·摩爾(4月15日)-301/致·拉夫(5月1日)-303/致倫納德·摩爾(5月9日)-306/致H.J.威爾摩特(5月18日)-307/致倫納德·摩爾(6月8日)-310/致倫納德·摩爾(6月24日)-312/致T.S.艾略特(6月28日)-313/致約翰·米德爾頓·莫里(7月14日)-314/致雷納·海本斯托爾(7月17日)-316/致倫納德·摩爾(7月18日)-318/致約翰·米德爾頓·莫里(7月21日)-319/致約翰·米德爾頓·莫里(8月5日)-320/致約翰·米德爾頓·莫里(8月11日)-323/致倫納德·摩爾(8月29日)-325/致弗蘭克·巴伯(12月15日)-3261945年致倫納德·摩爾(2月15日)-330/致羅傑·塞恩豪斯(3月17日)-331/致安東尼·鮑威爾(4月13日)-332/致莉蒂亞·傑克遜(5月11日)-334/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6月13日)-336/致《論壇報》編輯(6月)-338/致倫納德·摩爾(7月3日)-341/致赫伯特·裡德(8月18日)-344/致弗蘭克·巴伯(9月3日)-346/致阿索爾女公爵(11月15日)-3471946年致亞瑟·凱斯特勒(1月10日)-350/致傑佛瑞·高爾勒(在美國)(1月22日)-353/致赫伯特·羅傑斯牧師(2月18日)-356/致多蘿茜·普勞曼(2月19日)-359/致倫納德·摩爾(2月23日)-361/致F·丁尼生·傑西(3月4日)-363/致F·丁尼生·傑西(3月14日)-365/致《前進報》編輯(3月16日發表)-366/致亞瑟·凱斯特勒(3月16日)-369/致亞瑟·凱斯特勒(3月31日)-372/致·拉夫(4月9日)-374/致亞瑟·凱斯特勒(4月13日)-376/致A.S.F.高(4月13日)-378/致斯塔福德·考特曼(4月25日)-381/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5月4日)-383/致米切爾·邁耶(5月23日)-386/致弗農·理查茲(8月6日)-387/致西莉亞·科文(8月17日)-389/關於“文學的花費”的信(9月發表)-392/致喬治·伍德科克(9月2日)-396/致喬治·伍德科克(9月28日)-398/致倫納德·摩爾(11月2日)-4001947年致《論壇報》編輯(1月17日發表)-404/致維克多·戈蘭茨(3月14日)-409/致維克多·戈蘭茨(3月25日)-411/致維克多·戈蘭茨(1947午4月9日)-413/致索尼婭·布朗內爾(4月12日)-414/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5月31日)-418/致喬治·伍德科克(6月18日)-420/致喬治·伍德科克(8月9日)-422/致安東尼·鮑威爾(9月8日)-425/致亞瑟·凱斯特勒(9月20日)-427/致朱麗安·西蒙斯(10月9日)-429/致羅傑·塞恩豪斯(10月22日)-430/致安東尼·鮑威爾(10月23日)-432/致朱麗安·西蒙斯(10月25日)-433/致安東尼·鮑威爾(11月29日)-435/致西莉亞·科文(12月7日)-437/致托斯科·菲弗爾(12月31日)-4381948年致格溫·奧肖納西(1月1日)-442/致朱麗安·西蒙斯(1月2日)-444/致喬治·伍德科克(1月4日)-447/致西莉亞·科文(1月20日)-449/致安東尼·鮑威爾(1月25日)-451/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2月4日)-452/致約翰·米德爾頓·莫里(3月5日)-454/致朱麗安·西蒙斯(3月21日)-456/致喬治·伍德科克(3月23日)-458/致朱麗安·西蒙斯(4月20日)-460/致格萊伯·斯特魯福(4月21日)-462/致喬治·伍德科克(4月24日)-464/致羅傑·塞恩豪斯(5月3日)-466/致羅傑·塞恩豪斯(5月6日?)-468/致朱麗安·西蒙斯(5月10日)-469/致喬治·伍德科克(5月24日)-471/致西莉亞·科文(5月27日)-473/致安東尼·鮑威爾(6月25日)-475/致朱麗安·西蒙斯(7月10日)-477/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10月22日)-479/致朱麗安·西蒙斯(10月29日)-481/致安東尼·鮑威爾(11月15日)-485/致格溫·奧肖納西(11月28日)-487/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12月21日)-489/致羅傑·塞恩豪斯(12月26日)-4911949年致雷金納德·雷諾茲(1月17日)-494/致理查·裡茲(1月28日)-496/致朱麗安·西蒙斯(2月2日)-498/致朱麗安·西蒙斯(2月4日)-500/致理查·裡茲(2月4日)-501/致《新聞紀事報》編輯(3月3日發表)-503/致理查·裡茲(3月3日)-504/致米切爾·邁耶(在瑞典)(3月12日)-506/致朱麗安·西蒙斯(3月15日)-508/致理查·裡茲(3月16日)-509/致倫納德·摩爾(3月17日)-511/致理查·裡茲(3月18日)-513/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3月30日)-515/致理查·裡茲(3月31日)-517/致理查·裡茲(4月8日)-519/致羅伯特·吉勞(4月14日)-521/致托斯科·菲弗爾(4月15日)-522/致理查·裡茲(4月25日)-525/致安東尼·鮑威爾(5月11日)-527/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5月16日)-529/致安東尼·鮑威爾(6月6日)-531/致法蘭西斯·亞當·亨生(節選)(6月16日)-532/致朱麗安·西蒙斯(6月16日)-533/致弗農·理查茲(6月22日)-535/致大衛·阿斯特(7月14日)-536/致露絲·費·希爾(7月15日)-537/致大衛·阿斯特(7月15日)-538/致大衛·阿斯特(7月18日)-539/致理查·裡茲(7月28日)-541/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8月4日)-543/致托斯科·菲弗爾(8月11日)-544/致倫納德·摩爾(8月12日)-545/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8月12日)-547/致弗雷德里克·約翰·沃爾伯格(8月22日)-548/致·拉夫(9月17日)-549/致朱麗安·西蒙斯(9月17日?)-550/致倫納德·摩爾(10月11日)-552/致托斯科·菲弗爾(10月25日)-553附錄一:奧威爾大事記-556附錄二:奧威爾著作中譯情況-570修訂後記-581


章節試讀:

譯者序 本書選取了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書信200餘篇。 喬治·奧威爾,本名埃裡克·亞瑟·布雷爾,1903 年 6 月 25 日生 於印度孟加拉邦,其父是英國在印度的低層文職官員。奧威爾在貧寒卻又自視高人一等的家庭中長大。1917年,他因獲得獎學金得以進入英國有名的貴族學校——伊頓公學,接受了 4 年的系統教育,並在校刊上發表了他初的作品。1922年,他到印度皇家員警駐緬甸部隊任職。因為瞭解緬甸人民對英國殖民主義統治的敵視與憎恨態度,奧威爾感到十分內疚,1927 年離開緬甸。後來,這段在緬甸的生活為他以後創作小說《緬甸歲月》、自傳體散文《獵象記》以及《絞刑》等作品提供了素材。回到歐洲後,他曾先後在巴黎和倫敦居住,當過教師,做過書店店員,為了贖罪,他甚至穿上破舊的衣衫,到巴黎和倫敦東區的貧民窟居住,同工人、乞丐等生活在一起,與流浪漢一同流浪,跟貧民結伴去肯特郡的田野裡收摘蛇麻草,度過了一段窮困潦倒的生活。這些經歷在他1933年出版的《巴黎倫敦落魄記》中得到體現。從此,奧威爾在英國文壇嶄露頭角。1934年出版的小說《緬甸歲月》,描寫了正直敏感而情感上孤獨的個人與不誠實的、令人壓抑的社會現實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為他日後的小說奠定了一個基本模式。1935年出版了《牧師的女兒》,描繪了一位老處女 的生活;1936年他又完成了《讓葉蘭繼續飄揚》,講述了一位書店店員的故事。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後,奧威爾奔赴西班牙報導內戰情況。他加入了共和軍方面的民兵,投入到抵抗法西斯軍隊的鬥爭中。在戰鬥中他兩次身負重傷。1937年,他因反對西班牙共產黨鎮壓政治反對派,憤而逃回英國。1938年,他寫成了《向加泰羅尼亞致敬》,標誌著他的思想從傾向社會主義轉向畏懼共產主義。返回英國後,他還以保守主義的筆調寫作了《遊上來吸口氣》,檢討英國過去的行為,並道出自己對戰爭的恐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成為英國國民軍成員,並且為英國廣播公司印度部工作。1943年,他做了工黨左翼報紙《論壇報》的文學編輯,後來又成為《觀察家報》的撰稿人。這一時期,他寫作了大量的新聞作品及政治、文藝評論,被稱為多產的新聞記者和文藝評論家。他為媒體寫作的文章後來被收入《鯨魚體內》(1940年)等書中。1945年出版的政治寓言體小說《動物農莊》使奧威爾名利雙收。1948年寫成的《一九八四》更是確立了奧威爾在世界文學目前的地位。1950年,奧威爾因患肺結核病逝。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