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歷史傳記 中國史 古代史∼春秋先秦史
 
 
 
 
左傳擷華
 作  者: 林紓/石瑊/王思桐
 出版單位: 北京聯合
 出版日期: 2019.11
 進貨日期: 2020/4/29
 ISBN: 9787559635402
 開  本: 32 開    
 定  價: 374
 售  價: 299
  會 員 價: 274

目前無補書計畫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闡左氏奇思,如數家珍,授賞鑒之鈐鍵;

發文宗妙筆,金針度人,示寫作之通衢。

★本書完成後,曾由“帝師”陳寶琛進呈清遜帝溥儀,作為古文入門讀本。


內容簡介:

《左傳》是中國古代重要典籍,不僅具有極高史料價值,在文學上也被奉為經典。本書擷取《左傳》菁華八十餘篇,逐一分析其層次結構、用字煉句、賓主調度、照應收局等作文之法,並對篇中權謀詐計、詭辯辭令頗有誅心之論。與一般文學評論者不同,林紓本身即為古文名家,引領一時文壇,又曾翻譯外國文學百餘部,深諳東西方文學之所長,故其鑒賞古文,往往能獨闢蹊徑、別有會心,多為文家經驗之談。

林紓的評點,不但可助讀者一窺左氏文心之奧秘,提升古文鑒賞能力,而領會其中的理念與方法,應用於現代文寫作,也將大有收穫。


作者簡介:

林紓(1852—1924),字琴南,號畏廬,別署冷紅生,福建閩縣(今福州市)人,近代著名文學家、翻譯家。1882年中舉人,1900年在北京任五城學堂國文教員,所作古文為桐城派大師吳汝綸推重,因任京師大學堂講席。從19世紀末開始,林紓藉助他人口譯,以文言潤色轉寫,翻譯外國小說一百餘部,產生巨大影響。新文化運動中,林紓發表《論古文之不宜廢》《論古文白話之相消長》等文,極力闡揚中國古文傳統。

林紓一生著述宏富,尤致力於古文評點與寫作。古文評點類著作有《左孟莊騷精華錄》《左傳擷華》《韓柳文研究法》《古文辭類纂選本》等,其他作品有《畏廬文集》《畏廬詩存》《畏廬瑣記》《技擊余聞》等,譯著有《巴黎茶花女遺事》《魯濱孫飄流記》等。


圖書目錄:

01 / 導讀(劉寧)

09 / 點校說明



001 / 序

005 / 楚武王侵隨 桓公六年

007 / 連稱管至父之亂 莊公八年

010 / 鄭厲公自櫟侵鄭 莊公十四年

012 / 晉侯使大子申生伐東山皋落氏 閔公二年

016 / 宮之奇諫虞公 僖公五年

018 / 管仲斥鄭子華 僖公七年

020 / 陰飴甥會秦伯 僖公十五年

023 / 楚人伐宋以救鄭 僖公二十二年

025 / 呂郤畏逼 僖公二十四年

028 / 介之推不言祿 僖公二十四年

030 / 展喜犒師 僖公二十六年

032 / 城濮之戰 僖公二十八年

039 / 燭之武見秦君 僖公三十年

041 / 秦三帥襲鄭 僖公三十二年

043 / 秦師襲鄭 僖公三十三年

046 / 原軫敗秦師於殽 僖公三十三年

048 / 秦康公送公子雍於晉 文公七年

052 / 河曲之役 文公十二年

054 / 士會歸晉 文公十三年

056 / 楚人滅庸 文公十六年

059 / 鄭子家抗晉 文公十七年

061 / 晉靈公不君 宣公二年

066 / 楚子問鼎 宣公三年

067 / 鄭穆公刈蘭 宣公三年

069 / 鬥樾椒之亂 宣公四年

072 / 解揚將命 宣公十五年

075 / ■之戰 成公二年

081 / 申公巫臣取夏姬 成公二年

084 / 楚子歸知罃於晉 成公三年

085 / 齊侯朝晉 成公三年

086 / 晉侯觀於軍府 成公九年

088 / 晉侯夢大厲 成公十年

090 / 聲伯之母 成公十一年

092 / 呂相絕秦 成公十三年

097 / 蕩澤弱公室 成公十五年

099 / 鄢陵之役 成公十六年

106 / 厲公誅三郤 成公十七年

109 / 魏絳戮揚乾之僕 襄公三年

111 / 魏絳和戎 襄公四年

113 / 鄭人從楚 襄公八年

116 / 晉受鄭盟 襄公九年

119 / 逼陽之役 襄公十年

122 / 遷延之役 襄公十四年

125 / 衛侯出奔 襄公十四年

129 / 晉逐欒盈 襄公二十一年

133 / 欒盈之亂 襄公二十三年

136 / 穆叔答范宣子 襄公二十四年

137 / 張骼、輔躒致師 襄公二十四年

139 / 崔杼弒君 襄公二十五年

143 / 宋公殺其世子痤 襄公二十六年

146 / 衛侯殺甯喜 襄公二十七年

148 / 慶封攻崔杼 襄公二十七年

150 / 齊人屍崔杼 襄公二十八年

152 / 子產為政 襄公三十年

154 / 子產毀垣 襄公三十一年

157 / 鄭放游楚於吳 昭公元年

160 / 齊使晏嬰請繼室於晉 昭公三年

163 / 穆子去叔孫氏 昭公四年

167 / 蹶由對楚 昭公五年

169 / 芋尹無宇對楚王 昭公七年

171 / 伯有為厲 昭公七年

173 / 屠蒯諫晉侯 昭公九年

174 / 楚子狩於州來 昭公十二年

176 / 叔向斷獄 昭公十四年

178 / 無極害朝吳 昭公十五年

179 / 宣子求環 昭公十六年

181 / 駟乞之立 昭公十九年

183 / 費無極害伍奢 昭公二十年

184 / 齊豹之亂 昭公二十年

188 / 華?為亂 昭公二十一年

190 / 華登以吳師救華氏 昭公二十一年

193 / 吳公子光之亂 昭公二十七年

194 / 晉殺祁盈 昭公二十八年

196 / 吳滅徐 昭公三十年

198 / 晉侯將以師納公 昭公三十一年

200 / 叔孫成子逆公喪 定公元年

202 / 公侵齊門於陽州 定公八年

203 / 陽虎之亂 定公八年

205 / 陽虎歸寶玉大弓 定公九年

207 / 晉敗鄭師 哀公二年

210 / 黃池爭長 哀公十三年

213 / 齊陳逆之亂 哀公十四年

215 / 白公勝之亂 哀公十六年


章節試讀:





紓按,三傳之列於學官者,《左氏》為最後出,然而《公》《穀》二傳,已為老師宿儒所寢饋。其治《左傳》者,至杜元凱始尊為不刊之書,且謂:“經之條貫,必出於傳。傳之義例,總歸諸凡。推變例以正褒貶,簡二傳而去異端,此丘明之志也。”其推獎左氏至矣。蓋其崇《左》之心,以為膚引《公》《穀》,適足自亂,似蔑視二傳為不足重輕。善乎宋朱長文《春秋通志》之序言曰:“孟子深於《春秋》,惜不著書。其後作傳者五,而三家存焉。《左史》盡得諸國之史,故長於敘事。《公》《穀》各守師傳之說,故長於解經。要亦互有得喪。實則精於《公羊》者,董仲舒、平津侯也;精於《穀梁》者,劉向也;而左氏之得列於學官,實劉歆、賈逵之力。”乃其篤好鹹不如杜元凱。元凱之心醉左氏,謂其能“先經以始事,後經以終義,依經以辨理,錯經以合異”,真能徹左氏之中邊矣。

鄙意元凱此言,不惟解經,已隱開後世行文之涂轍。所謂先經者,即文之前步;後經者,即文之結穴;依經者,即文之附聖以明道;錯經者,即文之旁通而取證。試睹蘇潁濱,非宋之古文大家耶?然有《春秋集解》之著,雖因王介甫詆毀《春秋》故有此作,余則私意蘇氏必先醉其文,而後始托為解經之說以自高其位置。身在尊經之世,斷不敢貶經為文,使人指目其妄,但觀蘇氏之敘《集解》,述杜預之言曰:“其文緩,其旨遠,將令學者原始要終,尋其枝葉,究其所窮。優而柔之,使自求之;饜而飫之,使自趨之。若江海之浸,膏澤之潤,渙然冰釋,怡然理順。”味以上所云,則余所謂元凱之言,隱開後世行文之涂轍,不信然耶?

夫文家能優柔饜飫,則古書之足浸潤吾身者,已自不淺。葉夢得斥潁濱,謂《左氏》解經者無幾,且多違忤,疑出己意為之,非有所傳授,不若《公》《穀》之合於經。此言非知潁濱者也。以解經論,《公》《穀》之文,經解之文也;以行文論,《左氏》之文,萬世古文之祖也。唐陳氏岳作《春秋折衷》,岳自述曰:“左氏釋經義之外,復廣記當時之事,備文當時之辭。”夫記當時之事而文之,則已以左氏為文家矣。

僕恆對學子言,天下文章,能變化陸離不可方物者,只有三家:一左、一馬、一韓而已。左氏之文,無所不能,時時變其行陣,使望陣者莫審其陣圖之所出。譬如首尾背馳,不能系■為一,則中間作鎖紐之筆,暗中牽合,使隱渡而下,至於臨尾,一拍即合,使人瞀然不覺其艱瑣,反羡其自然者。或敘致一事,赫然如荼火,讀者人人爭欲尋究其結穴,乃讀至收束之處,漠然如淡煙輕雲,飄渺無跡,乃不知其結穴處轉在中間,如岳武穆過師,元帥已雜偏稗而行,使人尋跡不得。又或一事之中,鬥出一人,此人為全篇關鍵,而偏不得其出處,乃於閒閒中補入數行,即為其人之小傳,卻穿插在恰好地步,如天衣無縫,較之司馬光之為《通鑒》,到敘補其本人之地望族姓,於無罅隙處強入,往往令人棘目,相去殆萬里矣。又或敘戰事之規劃,極力敘戰而不言謀,或極力抒謀而略言戰。或在百忙之中,而間出以閑筆。或從紛擾之中,而轉成為針對。其敘戰事,尤極留意,必因事設權,不曾一筆沿襲,一語雷同,真神技也!其下於短篇之中,尤有筋力。狀奸人之狙詐,能曲繪而成形;寫武士之驍烈,即因奇而得韻。令人莫可思議。僕亦不能窮形盡相而言之,當於逐篇之後,細疏其能。庶讀者於故紙之中,翹然侈為新得,庶幾不負僕之苦心矣。



閩縣林紓敘於煙雲樓





附 記



余夙有《左孟莊騷精華錄》四卷,極蒙海內諸君子見賞。近者學子請余講《左》《史》《南華》及姚選之《古文辭類纂》,各加評語。今《類纂》已成書付印,《左傳》較前亦增至三倍,因作為單行本付印。至於評騭失當之處,則年老,精神弗及,識者諒之。《南華淺說》及《史記讀法》當續出。



紓記







楚武王侵隨?桓公六年



楚武王侵隨,使薳章求成焉,軍於瑕以待之。隨人使少師董成。

鬥伯比言於楚子曰:“吾不得志於漢東也,我則使然。我張吾三軍,而被吾甲兵,以武臨之,彼則懼而協以謀我,故難間也。漢東之國,隨為大。隨張,必棄小國。小國離,楚之利也。少師侈,請羸師以張之。”熊率且比曰:“季梁在,何益?”鬥伯比曰:“以為後圖。少師得其君。”王毀軍而納少師。

少師歸,請追楚師。隨侯將許之,季梁止之曰:“天方授楚,楚之羸,其誘我也。君何急焉?臣聞小之能敵大也,小道大淫。所謂道,忠於民而信於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辭,信也。今民餒而君逞欲,祝史矯舉以祭,臣不知其可也。”公曰:“吾牲牷肥腯,粢盛豐備,何則不信?”對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故奉牲以告,曰:‘博碩肥腯。’謂民力之普存也,謂其畜之碩大蕃滋也,謂其不疾瘯蠡也,謂其備腯鹹有也。奉盛以告,曰:‘潔粢豐盛。’謂其三時不害,而民和年豐也。奉酒醴以告,曰:‘嘉慄旨酒。’謂其上下皆有嘉德而無違心也。所謂馨香,無讒慝也。故務其三時,修其五教,親其九族,以致其禋祀。於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動則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雖獨豐,其何福之有?君姑修政而親兄弟之國,庶免於難。”隨侯懼而修政,楚不敢伐。



【評點】

紓按,此篇制局極緊。前半豎一“張”字,正面決策,對面料敵,均就“張”字著想,無句無意不是“張”字作用。下半豎一“懼”字,與“張”字反對,見得張則必敗,懼則獲全。

夫侵人之國,反先求成,雖無鬥伯比之言,已寫出楚王張隨之意。少師之來,亦正挾一張隨之意而俱來。故鬥伯比羸師之請,即已明白看出少師之囂張。因痛陳楚張三軍之弊,此第一次清出“張”字意也。惟楚盛張其軍,則小國懼滅而附隨,隨轉不張。隨不張,則楚雖盛張其軍,轉為小國附隨之益。故欲隨之棄小國,必先張隨,此第二次清出“張”字意也。此時楚之君臣,運籌極審,勢在必勝。在隨宜敗滅於此時,其所以不敗與滅者,以隨之能懼也。顧文字極寫張隨,而楚師既示以羸,少師復增其侈,文勢欲拗到“懼”字意,則萬萬費力。乃忽插入熊率且比一言,提醒“季梁”二字,則楚國君臣聚謀,一時皆成瓦解。以戒懼之言,必即出自季梁之口也。大抵南人信鬼,懼鬼責重於懼人禍。左氏文章,即借鬼神寫出隨侯恐懼之意,閒閒將“張”字撇去,其中卻加無數莊論,似不關涉於嚴兵在境,籌備應敵之言。不知針對鬼神言,即步步藏宜戒懼之意。“懼”字寫得愈透,則“張”字撇得愈遠。妙在寫“懼”字正面,並不點清字面,及到“隨侯懼而修政,楚不敢伐”句,畫龍點睛,始將全局作一收束,涌現出一“懼”字,以抵上半無數“張”字。

論文勢亦不過開闔,妙在中間論祭品一節,寬綽與題若不相屬,實則步步不肯拋離,所謂游刃有餘也。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