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歷史傳記 中國史 近代史
 
 
 
 
晚清軍政啟示錄2:帝國命運的決戰
 作  者: 宗承灝
 出版單位: 現代
 出版日期: 2019.10
 進貨日期: 2019/11/5
 ISBN: 9787514380002
 開  本: 16 開    
 定  價: 374
 售  價: 299
  會 員 價: 27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岳南、餘世存、吳鉤、呂崢鼎力推薦,宗承灝中國近代史寫作重磅作品,歷史語境中的人性透視,給你一部有溫度的中國近代史!



◎清帝國的至暗時刻與湘軍的逆勢崛起!*手史實解讀了太平天國運動和興起與覆亡,湘軍逆勢崛起與解體的歷史過往,從湘軍、太平軍的組織機制、戰略、人才建設、將領性格等多方面,進行入木三分的對比解說和成敗分析。



◎將歷史事件及相關人物置於真實的歷史語境中,回歸人性底色。

/湘人的特質與湘軍的興起

/曾國藩屢敗屢戰的心理建設

/曾國藩、曾國荃性格對比

/洪秀全的封神之路

/楊秀清的通天之術

/曾國藩被授予兩江總督——中國近代史的轉捩點

/“誠”與“詐”——曾國藩、李鴻章不同的外交思路

/辛酉政變真實細節

/恭親王奕倩v力突圍的心路歷程

/清廷與太平天國、西方列強的“三國演義”

/兩廣總督葉名琛另類的忠誠

/太平軍新生代將領的信仰危機

/石達開的歷史選擇

/兩廣總督葉名琛“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的心理動因

/火燒圓明園的敘述邏輯



◎本書配以珍貴歷史圖片彩色插頁,真實重現晚清帝國的圖景。


內容簡介:

“晚清軍政啟示錄”系列,向讀者更多可能性地展現晚清那個“一切都有可能的時代背景”裡,個人的艱難與痛苦,以及國家和民族在世界轉型中的抉擇。不僅僅著眼於歷史事件的真相探尋,更關注大時代背景下的人物命運。

本書為第二部,以湘軍與太平天國軍隊一系列戰役對決為主線,講述了太平天國的興亡全程、湘軍的崛起與解體、第二次鴉戰爭等歷史事件。透過大量*手歷史資料和東西方不同視角,將這些事件及相關歷史人物置於真實的歷史語境中,進行回歸人性底色的解讀——

如洪秀全的封神之路,曾國藩屢敗屢戰的心理建設,辛酉政變參與方的心理描摹,恭親王奕倩v力突圍的心路歷程,清廷與太平天國、西方列強的縱橫捭闔與攻守博弈,兩廣總督葉名琛另類的忠誠,火燒圓明園的敘事邏輯等。

本書尤其對湘軍與太平軍角逐的歷次戰役進行了生動敘述,從湘軍與太平軍的組織機制、戰略、人才建設、將領性格等多個方面,對二者進行入木三分的對比解說和成敗分析,解讀了在清帝國生死攸關的至暗時刻,曾國藩、李鴻章、曾國荃等如何站到歷史前臺,湘軍因何能成為扭轉乾坤的力量。


作者簡介:

宗承灝,國內新一代歷史題材寫作領軍人物,國內多家刊物專欄作者。已出版《晚清軍政啟示錄1:被砍斷的龍旗》《大明朝》《權力病人》《灰色生存》《生存的邏輯》《心法》《帝國往事》等十餘部作品。其中《灰色生存》榮獲新浪中國好書榜年度歷史類十大好書。


圖書目錄:

第一章 神的降臨與降臨的神——天國的發端與地球的彼端/ 1

傳教士:漂洋過海的十字架 / 2
辛酉異夢與上帝降臨廣西 / 8
咸豐登基與帝王師依賴症 / 19
金田舉兵與天國的臍帶 / 25
永安建制的福音與禍根 / 33



第二章 書生報國——湖南人與大時代的正面相遇/ 41

蓑衣渡的悲劇:江忠源和他的湖南鄉勇 / 42
纏鬥:長沙保衛戰與湘軍關係譜 / 52
團練:湘人的特質與湘軍的興起 / 62
出城記:長沙城的變亂與決裂 / 70



第三章 太平圖景中的凶兆——“小天堂”的軍事突圍與謊言困守 / 81

入城記:恰似苟且圖歡日 / 82
北伐記:是生路,還是死地 / 90
西征曲:是挽救危局,還是榮耀之歌 / 101
湘軍崛起:舊體制與新力量的鬥爭與妥協 / 107



第四章 失控的神權——天京內訌以及向死而生的出走 / 117

天治與人治:楊秀清的通天之術 / 118
天京事變:天王編導的一場鬧劇兼悲劇 / 125



第五章 一個總督的春天與劫數——第二次鴉片戰爭是怎樣爆發的/ 133

入城與修約:葉名琛的無為而為 / 134
廣州之變:不會再有和平了 / 143
總督的路數:另一種忠誠惹的禍 / 151



第六章 祺祥往事——合作與非合作博弈下的相權之爭/ 157

陰陽線:恭親王的政治行情 / 158
安樂渡:城外的槍炮與城裡的風月 / 165
恥辱日:恭親王的現實困境與權力突圍 / 172
從北京到熱河:身首異處的天朝體系 / 182
1861 年:是三方博弈,還是四方角逐 / 190



第七章 雙城記——天朝與天國往事中的英雄以及眾生/ 201

祁門:曾國藩的半百之惑與死亡冥想 / 202
安慶:1861 年夏秋紀事中的陳玉成 / 213



第八章 三國志——天朝、西方與天國的攻守與秩序 / 223

忙與盲:李秀成的安樂窩,容閎的知識勢力 / 224
圖歡日:天朝往事中的燈火與樓臺 / 234
海上記:1861 年秋的宏大敘事與細節 / 240
殘局篇:喪鐘到底是為誰敲響 / 251

5.鮮血與榮耀:挽歌聲中的人性與愛欲 / 256

殺降記:李鴻章的勢為和術為 / 262



第九章 在劫難逃—一個太平軍將領的流亡史 / 273

石達開的英雄路徑與困境 / 274
今天亡我,我複何惜一死 / 282



終結篇 天國的隕落與湘軍的解體 / 295

小天堂的地獄之門 / 296
曾國荃的財富論 / 302
裁撤湘軍:曾國藩的明智與無奈 / 306


章節試讀:

“小天堂”的地獄之門



1864年(同治三年)6月,安慶。這一日曾國藩從堆積如山的檔中抬起頭。然後,他背剪雙手踱步走出房門,來到後院。但見幽藍深邃的天空佈滿星子,四下萬籟俱寂,他的心裡頓生平和寧靜之感。前日,他接到九弟曾國荃的來信,告知金陵城外四處開挖地道,城破或許就在這幾日。

自湘軍進紮天京城下,“曾國藩心理反應日趨於緊張憂懼”,在軍事上強調“穩慎”,時時注意保全後路,“進軍太銳,後路蕪湖等處空虛,頗為可慮”。曾國藩有時思慮難免過於細密,轉而束縛手腳。

誠如幕僚趙烈文所言,你們兄弟二人,一個過於謹慎,一個過於不謹慎:“沅師性直而喜事,師舉動謹慎。”曾國藩凡事從風險角度考慮比較多,遇事做加法。而曾國荃總是無知者無畏,把事情看得過於簡單,遇事做減法。做減法的曾國荃在做加法的哥哥的栽培之下,在事業的天平上不斷給自己添加新的重量級砝碼。

自2月以來,曾國荃的軍隊向天京城發起猛烈的地道攻勢,雖屢屢受挫,未能建功,但仍是深挖不輟。曾國荃性子太急,容易激動,圍著一個天大的骨頭卻始終啃不下來,加之肝病復發,身心俱損,甚至到了“逢人輒怒,遇事輒憂”的焦慮狀態。曾國藩囑其“將萬事看空,無惱無怒”,以保全身體。湘軍之所以難以推進,原因在於太平軍防守嚴密,將靠近城牆根一帶地面完全遮罩。曾國荃的軍隊在南京城外發揮愚公移山精神,一直挖了大半年,炸藥費去十數萬,工兵死了一兩千,南京城還是完好無損。

湘軍先後攻佔天京城外鐘山上所建的兩處要塞—天堡城和地堡城,戰局出現轉機。天堡城“山勢最高,俯瞰城內,纖悉皆見,又距城垣極近,至太平不遠”,位置險要。曾國荃攻克此處後十分高興,向兄長感歎“此乃天意憐我軍之苦,以無意而得之”。而地堡城則在山腳處,“若得之,則用以潛攻尤易”,湘軍“百計環攻”,終在5月30日攻佔,地堡城位置更高更近,幾乎碰到城牆的前面。

連續拿下兩處要塞,湘軍士氣大振。曾國荃軍在龍脖子山坡上架設了一百多門炮,開始夜以繼日地炮轟南京城。一發發炮彈呼嘯著越過城牆,在城裡的建築和地面上開出殘酷而絢爛的花朵。在火炮掩護下,曾國荃的地道越挖越長。正當湘軍上下奮力攻城時,李鴻章決定派20余營前來助攻的諮文送達地堡城外行營,曾國荃拔劍在手“傳示眾將,曰:‘他人至矣!艱苦二年,以與人耶?’眾皆曰:‘願盡死力!’”

曾國荃知道,這是兄長在背後運作的結果。在此之前,曾國藩“決議請少荃來金陵,同心辦賊”,他將請李鴻章會攻之信函、諮文轉于曾國荃之手。對曾國荃的湘軍“吉”字營而言,淮軍助攻無疑是一種強烈刺激,故在淮軍到來之前攻破城池便成為全軍上下的共同目標。曾國藩太瞭解九弟的性格,他必須奉上一碗心靈雞湯,大談性命之道。他說:“人又何必占天下之第一美名哉?如弟必不求助於人,遷延日久,肝愈燥,脾愈弱,必成內傷,兄弟二人皆將後悔,不如及今決計,不著痕跡。”

曾國荃又如何能夠聽得進兄長之言,可他一時半會兒又難以攻破南京。世人皆知,南京是曾國荃的“禁臠”,是曾國荃的“臥榻”,不容他人走近,亦不容他人染指。李鴻章對此心知肚明,他也明白曾國藩請他助援,也是迫不得已。於是,他在給曾國荃的諮文中言道:“我公兩載辛勞,一簣未竟,不敢近禁臠而窺臥榻。況入滬以來,幸得肅清吳境,冒犯越疆,怨忌叢生,何可輕言遠略?”

識時務的李鴻章一再表明無意與曾國荃爭功的態度,但在曾國荃看來,同樣是一種催馬奮蹄的激將之言。如果曾國荃遲遲不能完事,李鴻章出於私情,雖然一拖再拖,但也不能無限期地拖下去。



曾國荃在同治三年春夏之交,於烈日炎風、傷亡枕藉之中,向南京城發動不間歇的攻擊。一日淩晨,李秀成率領數百人從太平門閃電出擊。沿城根進攻湘軍地道處營壘,企圖破壞地道;又派數百人著湘軍號衣,從朝陽門沖出,持火延燒。由於連日激戰,湘軍困乏至極,“夜深幾為所乘”,但還是將太平軍逼回城裡。

也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洪秀全卻在轟隆隆的炮聲中病倒了。

天王生了十天的病,因為不肯服藥,日趨嚴重。其子洪天貴福談及父親的病狀時,也茫然無所知。但從他的交代中,也可尋到來龍去脈。他說:“父親常食生冷,自到南京後,以蜈蚣為美味,用油煎食。”有人據此推斷,洪秀全的腸胃消化道功能就是這樣一天天吃壞的。

洪秀全這一年剛滿五十二歲,或許是因為南京城裡的生活太過安逸,這個身材高大的南方人,略顯肥胖的身軀被龍袍緊緊地裹著。他從來就是憑自己身體堅強的防疫力對抗疾病,也滋長了他麻痹大意的心理。他相信上帝,相信自己,卻從不相信醫生。一個長期浸淫於虛妄教義之人,會賦予自己無所不能的特異功能。

曾國荃的軍隊將南京城越箍越緊,讓人喘不過氣的天京危機,讓躺在病榻上的洪秀全陷入恐懼與不安中,促使其病情急劇惡化。城外一陣緊似一陣的炮聲,像是來自天堂的追魂炮。大病不治,諱疾忌醫,洪秀全在病床上躺了十天后,終於從南京城這座“小天堂”走進了“天堂”。

洪秀全是病死的,對於太平軍首義諸王,他是唯一得以善終之人。

李秀成在被俘後的供述中稱:此時大概三月將尾,四月將初之候……天王斯時已病甚重,四月廿一日而故,“此人之病,不食藥方,任病任好,不好亦不服藥也。是以四月廿一日而亡!”後來洪天貴福在南昌的供詞中稱:“本月四月十七日,老天王病死。”

南京城破,曾國藩無法接受,這個與其纏鬥了十年的對手,竟然死於病榻之上。他在抄送北京的奏摺中說:“洪秀全生前,經年不見臣僚,四月二十七日因官軍攻急,服毒身死。”

他還將李秀成的供述修改為:“天王斯時焦急,日日煩躁,即以五月廿七日服毒而亡。”如此一來,洪秀全的死就有了邀功的意味。洪秀全是在湘軍猛烈的攻勢之下,沒有天兵來救,精神崩潰而服毒自殺。

洪秀全病逝五日後,幼天王洪天貴福坐上王座。他只坐了四十多天的王位,誠如他所言:“朝事都是幹王掌管,兵權都是忠王掌管,所下詔旨,都是他們做現成了叫我寫的。”這個資質平庸的少年就是做個太平王,也不夠資格。他飄忽的目光在充滿血腥味的空氣中無處安放,天王是他的精神依賴,可天王死了。

7月19日,曾國荃的地道已接近尾聲,他下令在城牆底下的洞室裡填充炸藥。這一次,由於經歷太多次失敗而渴求成功,曾國荃擔心朝廷已失去耐心,決定將炸藥埋得越多越好,以求萬無一失。

曾國荃“懸不貲之賞,嚴退後之誅”,隨著他的一聲號令,一陣駭人的地動山搖,高厚的城牆被往外和往上炸開,煙霧和石塊在轟然巨響中向上飛躥,先是遮蔽天空,然後劃出一道並不完美的?物線,重重地砸向地面,花崗岩碎石像天空下起的一陣暴雨,將蹲伏於城牆旁的四百人的前鋒部隊砸得死傷過半。

在時人筆記中有記:“城垣二十餘丈,歲煙直上,萬眾矚目,鹹見是城聳入雲霄也。”如此震撼人心的場面,超出我們的想像。

待火藥的濃煙散去,高厚的城牆被炸開一道巨大的豁口。龍脖子上的湘軍一聲?喊,如猛虎下山撲向金陵城。他們蹚過碎石和死難兄弟的屍體,與太平軍刀兵相接。湘軍等待這一刻已很久,他們不願意再這麼耗下去。

太平軍數千人拼死堵禦,兩軍“鏖戰三時之久”,太平軍潰退。天京城裡到處展開了肉搏戰,湘軍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代價。突破太平軍阻擊的一支湘軍部隊,穿過城裡寬闊的街道,在手中地圖的指引下,直奔天王府而去。天王府、忠王府等尚在,其他王府也已毀於太平軍之手。

當他們抵達天王府時,偌大的宮殿空空蕩蕩。士兵放火燒王宮與王府,然後燒民宅,整個南京城好像陷入一片火海。六朝古都就這樣成了雙方軍隊展示人類邪惡的試驗場,“賊所焚十之三,兵所焚十之七”。升騰的煙霧凝固空中,成為紫紅色的雲塊。直到很多天后的一場大雨,才將這座城市沖洗乾淨。

湘軍入城,整個南京城陷入混亂,李秀成揮淚與家人訣別,然後帶上一小隊將士,換上湘軍的衣服,騎著馬,領著幼天王洪天貴福飛馳穿過南京街頭。那一刻,夕陽的余暉灑落於這座六朝古都,轟然爆炸聲回蕩至遠處。

李秀成逃出南京城後不久,便將自己的上等駿馬讓予幼天王。用他自己的話說“盡心而救天王這點骨血,是盡我愚忠而為”。李秀成帶著兩名親信在後慢行,當他投身於一座荒山破廟時,被當地的一群農民發現。其被俘是因將身上捆帶的金銀財物吊於樹下,暴露了身份。其中兩人抓住了李秀成,並將他交給清軍。有人說:“他們對物質近乎罪惡的佔有欲,最終毀滅了他們。”

而幼天王洪天貴福逃亡廣德,追隨叔叔洪仁玕輾轉千里,三個月後為清軍捕獲。虎父有犬子,這個十六歲的少年在供詞裡雖然再三表白“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與我無關”。像他這等身份,最後還是被淩遲處死。與他相比,他的叔叔洪仁玕死得更像個英雄的樣子,臨刑時作詩明志:我國祚雖斬,有日必複生。隨著他們的相繼被俘,這場戰爭實質上已經結束。



城破九日後,曾國藩從安慶趕到南京。他提審了李秀成,雖然早就動了殺機,卻依然不露聲色。兩個戰場對手初次會面,一邊是志得意滿的曾國藩,一邊是凜然而立的李秀成。

曾國藩用他那雙精光四射的三角眼直直地盯著李秀成,自咸豐八年複出以來,與此人周旋了六年之久。在軍報中看到此人的名字,在部屬的談話裡聽過此人的名字。中等偏矮的個子,略顯單薄瘦弱的身體,五官也偏于清秀。他無法將眼前之人,與那個摧城拔寨的太平天國的忠王李秀成畫上
等號。

曾國藩的語氣和緩,讓人不感到有壓力,準確地說這不像是一場審訊,更像是朋友之間的一場交流。曾國藩問的問題,李秀成基本上都作了令他滿意的回答。在此之前,曾國荃告訴他,李秀成頑梗不化,甚至以死威脅都無法使之屈服。而曾國藩抓住李秀成在絕望中的複雜心理,如願以償地誘騙其寫下供狀。事後,他又大玩文字遊戲,凡是吹捧自己的話一字不刪,對自己不利的段落則加以刪改。

李秀成是在一種恍如隔世的狀態下,被困於囚籠中。三伏酷暑天,面對死亡的威脅,他以每天大約7000字的速度書寫這份供詞。從他被俘到被殺,前後僅有16天,而他用9天時間書寫了數萬字的供詞。

從一片愚忠,到有所不忠,李秀成在生命盡頭的起伏令人感喟不已。其實一紙供詞,不過是記錄了一個人對這場革命的觀察,其中包括他曾付出的熱情,以及反思後的疑惑。對於一個國破家亡、身陷囹圄之人,其文字難免會有些情緒化。誠如他那句自歎“一生屈錯,未遇明良”,便是真實心態的自然流露。

雖然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但因為哀莫大於心死,李秀成的供詞中難免流露出一些複雜的意識和心態。有人將這份供詞當作李秀成“失節”的證據,並將其視為一個浩蕩時代的尷尬事件而刻意回避。曾國藩玩弄了李秀成,又欺騙了清廷,也害苦了後世的歷史學家。

終於,一切都結束了,只留下李秀成一紙長長的供詞,算是太平天國最後的總結。忠王不“忠”的爭論也因為這份供詞,成了永無了期之勢。李秀成在這份供詞裡打破對洪秀全的神化與迷信,也留下諛頌曾國藩和清王朝的話,使他成為一個有污點的英雄。在臨行前,李秀成毫無戚容,談笑自若,並留有十句絕命詞,“敘其盡忠之意”。

8月8日,諭旨頒下:曾國藩賜封一等毅勇侯,世襲罔替,加太子太保,賞雙眼花翎;曾國荃賜封一等威毅伯,加太子少保,雙眼花翎。趙烈文打趣說:“此後當稱中堂,抑稱侯爺?”曾國藩笑道:“君勿稱猴子可矣。”自開戰以來,他歷經惡戰無數,曾經在靖港投水自盡,在九江險被生擒,在祁門預寫
遺囑。

而這一切都結束了,曾國藩還是笑到了最後。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