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歷史傳記 各國史 亞洲史
 
 
 
 
武士的女兒:穿越東西方的旅行
 作  者: (美)賈尼斯•寶莫倫斯•二村
 出版單位: 中信
 出版日期: 2019.01
 進貨日期: 2019/2/1
 ISBN: 9787508696928
 開  本: 32 開    
 定  價: 360
 售  價: 288
  會 員 價: 26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1. 創見:國內首部以女性和留美學生為主體的明治維新史。通過三位女性教育先驅的留美故事生動地展現女性對明治和此後日本社會巨變的作用與影響。
2. 專業:東亞史學者數十年研究成果,根據大量檔案、書信寫就而成,以全新視角呈現日本現代化歷程,展現明治維新期間日本社會、政治、文化、教育的深刻轉折。
3. 通俗:可讀性強,文筆生動,資料充實,出色的非虛構歷史寫作。 日本文化愛好者必讀的精彩故事!
4. 推薦:《紐約時報》年度好書!《藝伎回憶錄》作者Authur Golden、普利策獎得主Stacey Schiff、普利策獎傳記類得主Megan Marshall 、美國圖書館協會小說獎得主 Ruth Ozeki強力推薦。亞馬遜四星好評,《紐約時報書評》、奧普拉雜志、《西雅圖時報》《出版人週刊》好評推薦。


內容簡介:

明治維新不只是全面現代化的政治革命,也是日本女性意識覺醒的關鍵時刻。處於時代的銳變中,武士家族的女孩們能否接受未來的挑戰?她們又如何改變了日本的社會景觀?

《武士的女兒》講述了日本三位著名女性教育先驅山川舍松、津田梅子和永井繁子的傳奇經歷,通過女性地位和命運的變遷,展現明治維新期間日本社會、政治、文化、教育的深刻轉折。

1891年,三人作為明治政府北海道開拓使選派的留學生隨岩倉使團前往美國留學。她們的使命是學習西方的文化和規則,學成後歸國協助培養將要領導國家的新一代開明日本人。她們都生長於動盪時期的武士家族,作為日本*批公派留學生,一到美國,她們立刻成了名人。留學期間寄宿於美國家庭,完成學業,成為典型的美國女學生,和當地人結下了友誼。十年後,她們學成返回日本,決心在已成為陌生異地的家鄉,掀起女性教育的革命。山川舍松推動日本外交,協助創立日本紅十字會,津田梅子創立日本知名學府津田塾大學,永井繁子也成為當時知名的教育家。


作者簡介:

Janice Nimura,美國作家,書評人,在日本生活多年,研究領域:東亞史,日本史。著有《武士的女兒》


圖書目錄:

作者的話
第一部分
序言
第一章 武士的女兒
第二章 龍年的戰爭
第三章 面酵的力量
第四章 務實者的觀察之旅
第二部分
第五章 有趣的陌生人
第六章 找一個家
第七章 像美國人一樣長大
第八章 在瓦薩學院的日子
第九章 回家的路
第三部分
第十章 兩場婚禮
第十一章 踽踽獨行
第十二章 愛麗絲的到訪
第十三章 進與退
第十四章 女子英學塾
第十五章 尾聲
致謝


章節試讀:

務實者的觀察之旅 岩倉使節團成員臨行前,天皇特設國宴為各位送行。宴會間,天皇發表了一番非常誠實的講話:“如果我國想要獲益於文明國家實用的文化、科學和社會環境,我們要麼在家媞傴肊玼鄏a學習,要麼派一批合格而務實的觀察者,在異國的土地上獲取我國人民不具備、但經驗證有益於我國的知識和能力。”施行明治維新的日本天皇,公開承認他的國家尚未獲得文明。
“遊歷外國,適當地沉浸其中,能夠增加一個人的實用知識儲備。”天皇繼續道。經歷了250年的閉關鎖國,日本人對探索國門以外的世界這一概念感到不適應——這是件彰顯活力之事,但也似乎伴隨著危險,就好像一杯烈酒,需要保守地品嘗。“我國內部存在著嚴重弊病,急需治療。”天皇這樣說。天皇居然承認眾神的國土有其弊病!然而天皇還說了其他的。“我國缺乏培養精英女性文化的高等機構。我國女性不應該對關係到生活康樂的重大原則如此無知。雖然我們正致力於設計發展一套針對民眾的文明開化體系,但是,對後代教育起到早期培養關鍵作用的依舊是母親的教育!”突然間,女性的幸福上升到了國家政策的目標層面。日本政府意識到,日本的文明開化進程是不能缺少女性的。
“因此,出行使節團成員的妻子和姐妹獲准陪同,她們可以瞭解當地的女性教育,歸國之後,將所獲體驗用於提升教育子女的水準。”天皇繼續道。聽了這番話,宴會席間圍坐一桌的一些日本名流並未有所表示——雖然天皇的演講稿出自他們其中的幾位,但這些人並未對天皇的想法上心。後來,岩倉使節團的大使們沒有一個攜妻出訪的。如果讓女性學習外國人的那一套這麼重要,那就讓不用他們操心的其他男人的女兒們打頭陣吧。
橫濱碼頭上擠滿了岩倉使節團代表們的親人和朋友,他們中許多人此時的穿著比昨晚送別會上的穿著樸素了許多。女孩們身上的和服是未婚女性的式樣,她們緩緩走上碼頭旁晃動的踏板,儘量不踩到及腳的和服下擺。橫濱此時正值12月末,陽光依舊強烈,地面上卻結著一層厚霜。看客們伸長了脖子,在人群中上下左右地爭取找一個最佳位置,希望能看一眼這些日本最出名的政府官員。當他們看到竟有幾個女孩也跟在使節團隊伍堙A使得整個隊伍看起來有些不協調,紛紛表示驚訝。女孩們有些僵硬地走到遮篷下,坐在她們的監護人德隆女士身邊,張望著碼頭上的人群,試圖從中辨認出熟悉的面孔。使節團的其他成員登上了其他幾艘小一點的船。
“這些女孩的父母有多狠心啊,”梅子的姑媽聽到一個旁觀者說,“竟然把自己的孩子送去美國那種野蠻的地方!”沒有人反駁她。在場的一些人或許知道,這些女孩並不是第一批被送去美國的日本女性。會津戰敗後,普魯士軍火商、大名領主軍事顧問約翰·亨利·施奈爾(John Henry Schell)曾帶領一批會津武士、農民(包括施奈爾本人的日本妻子),攜帶茶籽和桑蠶,去往加利福尼亞。1869年6月,這些開拓者在薩克拉門托東部的普萊瑟維爾建立了若松茶葉與絲綢移民地,卻很快敗給了當地惡劣的氣候,有的死去,有的掙扎在窮困之中。“這是一個奇跡,”梅子後來寫道,“在日本歷史上竟會有這樣五個女孩的父母,同意讓她們進行這項冒險的事業!”
似乎沒人想到應該給這些即將在異國他鄉生活十年的女孩們準備些實實在在用得著的東西。使節團的男性代表們設法找來一些西式服裝,雖然不能引領時尚潮流,但好歹可以應付場面。許多代表還帶了厚重的英文詞典。女孩們兩樣都沒有。女孩中唯獨小梅子還算帶了些在美國用得到的東西:一本注明羅馬拼音的英文初級讀本,一本《常見英文單詞的日文對照口袋書》,一條和梅子身上的和服不怎麼相襯的亮紅色羊毛圍巾。
梅子告訴姐姐們,這些是父親津田森(Sen Tsuda)給她的禮物,從記事起,父親就給梅子講很多有關美國的事情。梅子驕傲地告訴大家,她的父親懂英文,曾做過將軍的翻譯官,還去過三藩市,此次使節團的船也將要停靠在三藩市的港口。父親從三藩市帶回了很多參考書和手冊,還一時興起,把頭上的頂髻減掉帶回來了。梅子一直沒有忘記母親打開父親的箱子時臉上目瞪口呆的表情。
美國之行改變了津田對待女子教育的態度。回家後,他堅持讓梅子學習讀寫。那時梅子不過4歲,就從早到晚地上課。梅子是個聰明孩子,很快就學會了五十音圖,之後開始學習以日文形式書寫的中國象形文字——漢字。
與舍松的家庭一樣,梅子家也在此前的鬥爭中成了失敗的一方,失去了曾經為將軍效力時的家族實力,她的父親正在掙扎著重新立足。在這樣的現實情況下,如果有什麼機會能夠減少需要養活的家庭成員人數,梅子的父親是願意接受的。父親心堜白,梅子還有兩個弟弟繼承家族香火,而梅子是可以被送出去的那個孩子。同時,梅子的父親也認為,送女兒出國還有另一重好處。除了幫家奡蹍敦]務負擔之外,接受過美國教育的女兒回到日本後還能給他帶來榮譽:如果女兒能講流利的英文,又耳濡目染西方禮儀,那麼將無疑能夠幫助作為父親的自己提升在新政府中的地位。
津田最初打算送大女兒琴子去留學,但是在最後一刻,琴子退縮了。於是家人決定讓比琴子小兩歲的梅子代替琴子去美國。梅子出生在1864年的最後一天。當她的父親收到家堸e來的消息時,得知剛剛降生的第二個孩子還是女兒,便大發雷霆。孩子出生第七天需要起名,但到了第七天,父親還沒回家。又因梅子母親的床邊有一株梅樹盆景,所以就有了梅子這個名字。臘雪寒梅,梅代表了美與堅韌。現在,真正的考驗就在眼前。不像琴子,一個月後才7歲的梅子並不懂這是多麼重大的一個決定。那個叫作美國的遙遠又陌生的國家,聽起來就像是童話中的國度,梅子感到好奇。此時,她的英語水準也就僅僅停留在會講“是”“不”和“謝謝”。
岩倉具視身著朝臣長袍,莊嚴地站在領頭船的甲板上。領頭船以蒸汽為動力,其他小船由水手劃槳,緊隨其後。小梅子的衣著非常醒目,火紅的和服上繡著引吭高歌的仙鶴、菊花以及和她同名的梅花,五個女孩的小船滑出碼頭一段距離後,人們從岸上還能看到明麗的梅子。停泊在最遠處的是太平洋蒸汽輪“亞美利加”號——全球最大明輪船之一:從船頭到船尾363英尺(約111米),僅甲板面積就有一英畝(約4047平方米)。這一天,在美國星條旗的旁邊,揚起了日本太陽旗。儀仗隊鳴放19響禮炮,發射15發空彈,向即將出發的美國大使致以敬意。加農炮的濃煙飄過水面,回聲在海港的上空久久縈繞。
100多名代表,以及他們堆得像小山一樣的行李,都成功上了船。中午時分,當最後一聲大炮轟隆響起,船錨浮出水面,巨大的槳輪開始轉動。“亞美利加”號正式啟航。“橫濱碼頭停泊了許多外國船艦,我們經過時,船上的水手們紛紛收起纜繩,向我們脫帽致禮,”官方記錄者久米邦武這樣寫道,“我們身後是綿延好幾英里的船隻,上面坐著為使節團送行的祝福者。”
使節團代表們高尚的理想很難被忽視,他們此行的目的便是要為日本的對外交流史打開一頁新篇章。在使節團這樣宏大的目標背景下,隨行的這五個女孩似乎就很容易被忽視了。果不其然,久米邦武在官方記錄中錯將五個女孩記成了四個女孩。
海浪之上,富士山披著厚厚的雪袍,神聖莊嚴,從船上看去,壯麗的美景一覽無餘。“開船的時候,天氣非常好,”兩年後,初習寫作的梅子在一篇英文作文中寫道,“當我看到地平線一點點消失,我心跳加速!我試著不去想離開家這件事。”太陽落山後,遊客們還留在甲板上,一直看向西邊的天空和大海,直到海面被月光籠罩,美麗而安詳。夜晚來臨後開始起風,令人興奮的夜景也因此逐漸模糊,船身也開始晃動。
三個星期的航行苦不堪言。隆冬時節的太平洋上暴風雨頻發,五個女孩就蜷縮在狹小的船艙堙C亮子和梅子睡在鋪位上(因為梅子太嬌小了,所以睡得下),繁子將行李架當作床。繁子的姐姐給了她一雙草鞋,叮囑她將草鞋放在枕頭下麵,這樣就不會暈船。可是不管有沒有草鞋,五個女孩都感到非常難受,她們臥床不起。
繁子的年齡比舍松小,比梅子大,她的人生歷程也落在繁子和梅子之間的某個點上。和梅子一樣,繁子童年的大部分時間是在東京度過的,身邊的哥哥和大人既對西方思想感興趣,又保持著對將軍的忠誠。她的父親益田鷹之助(Takanosuke Masuda)是北方通商口岸函館的行政官,函館也是舍松之前居住過的那座城市。繁子的哥哥孝(Takashi)11歲開始學英文。繁子家1861年搬回江戶,那一年,繁子剛出生。繁子還記得,她的父親和十幾歲的哥哥兩年前隨使節團訪問歐洲。他們一路經上海、印度,過紅海、地中海。繁子看到過一張合照,照片上大家頭頂烈日,站在一尊頭部巨大的石像——獅身人面像前。
和舍松一樣,戊辰戰爭給繁子的舊生活畫上了句號,迫使繁子與家人分隔兩地。1868年7月,北部諸藩聯合對抗尊皇派的進攻,戰火也燒到了江戶城堡以北,打破了繁子家附近小石川的平靜。儘管南方諸藩已經攻佔城堡,廢黜將軍,推年輕的明治複位,但部分佐幕派依舊沒有放棄。前大將軍手下的一千多人將大本營安在上野的一處寺廟堙A這媔Z江戶城堡不到一公里。孝舉行婚禮的這天早上,尊皇派的軍隊穿著藍色西式軍服,頭戴南方武士簡陋的髮髻,突襲上野。
一整天,繁子和家人聽到的盡是炮彈嘶嘶和轟隆的聲響。方圓幾公里內的房屋化為火海,上空是濃濃的黑煙。新郎和其他男人們已經脫掉為婚禮準備的華貴服飾,抄起武器,匆忙奔赴戰場。“新娘被拋下,和媽媽以及孩子們在一起,”繁子回憶,“朋友們都跑來了,為了躲避外面的炮彈,家堣@陣騷亂。”夜晚,上野之戰結束。將軍勢力最後的一絲堅持也被擊潰。敗軍的頭顱被掛在木杆上。繁子忘不掉那場面,“那真是一個恐怖的夜晚”。
江戶已亂,對曾經效忠將軍的佐幕派來說,再繼續待在這媟|有危險。繁子的父親和哥哥都曾忠心耿耿地為將軍效勞,所以她的家庭正在受到威脅。勝利的尊皇派士兵們遊街歡呼,以騷擾曾經的德川幕府擁護者為樂。孝已經失去了兩個幼年患病的姐姐了,他不想再失去第三個。為了保護繁子,他認為,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把繁子送走。孝在為將軍騎兵隊服務時,認識了一個醫生朋友永井玄榮(Gen‘ei Nagai),這位朋友和他的家人正要隨其他被流放的將軍隨從離開東京。永井答應收養繁子,並把她帶出動蕩的首都。一切發生得是如此之快,繁子還未來得及消化眼前這一樁樁變化,她已經有了新姓氏、新家庭。一路搖擺顛簸,塵土飛揚,繁子整整坐了五天日式籠轎,到達東京西南的一個叫作三島的地方。繁子在三島的新家住了三年。
幸好在戰勝方那邊有孝的朋友,這位有身份地位的朋友幫孝在財政部謀得了一職。一聽到招募女學生的消息,孝就立刻意識到,這是一個好機會。他既沒有通知妹妹,也沒有通知寄養家庭,而是替妹妹做主,向北海道開拓會遞交了申請。當信使從東京騎馬而來將繁子需立刻啟程赴美的消息通知給永井一家時,大家都吃了一驚。
10歲的繁子也震驚了。繁子已經在村堛漲x廟學校上了三年學,會讀寫日文,但一個英文單詞也不會。對於政府對她未來的安排和期待,繁子如何能夠勝任?當孝遞交申請時,他有預感,妹妹會同意。實際上,當時繁子的生活並不是田園牧歌式的,養母對子女的教育非常嚴苛,待繁子也從來沒有親近過。去美國這件事想想雖然有些害怕,但未知的將來有可能好過現在的境遇。對於自己將要和永井家說再見這件事,繁子並未難過。
在擁擠的船艙堙A女孩們噁心了兩天兩夜。好心的送行人之前送給她們的幾盒點心被塞在船艙頂部,讓整個空間顯得更狹小了。中國侍者端來辨認不出是什麼的食物,她們實在不想嘗試。監護人德隆女士不會講日文,使節團堛漕k代表們,雖然有時候會好心幫她們做翻譯,卻也並不知道女孩們需要什麼。身邊的女侍只會說一句日語——“您需要什麼?”但女孩們不知道應該如何用英文回答她。當饑餓感比暈船的嘔吐感更強烈時,她們只好取些點心充饑,然而這麼做卻只讓她們更加感到不舒服。
第三天,隔壁船艙的一位代表來探望女孩們了。這位使節團代表叫福地源一郎(Gen‘ichiro Fukuchi),福地是財政部官員,個子不高,為人坦率,這個人後來成為了日本新聞業的領軍人物。在此之前,參加過兩次使節團出訪活動,所以他非常清楚特使在船上會面臨怎樣的挑戰。他走進女孩們的房間,看到五個女孩面色蒼白,渾身濕冷,旁邊放著只剩半盒的點心,立刻就明白怎麼回事了。他打開舷窗,抓起剩下的點心,扔出舷窗外。“我們怎麼哭怎麼求都沒用,”繁子回憶說。
從這之後,女孩們還是沒有出船艙。又過了一周,先是梅子覺得好些了。她沿著金屬臺階走上甲板,看到高個子的美國水手,以及穿著帥氣制服的美國軍官,梅子感到驚訝不已。待女孩們紛紛都上了甲板,她們仔細地參觀了一番:氣派的酒吧和餐廳,轟隆作響的引擎,只有滾動著的明輪證明,船依舊在浩瀚無際的大海上前進。“乘客不得接近明輪工作區域或在甲板欄杆外走動,”女孩們讀懂了船上的警告牌。“不要和工作中的軍官講話。”每天,船長會報告當日所到達的經度數,大使們會仔細記下,帶表的人也會及時調整手錶時間。
下雨,下雨,航行中有近一半的時間都在下雨。大家在熟悉了整艘船的結構之後,就覺得沒什麼新奇的了。“我們連島嶼模模糊糊的輪廓都看不到,”使節團的記錄官久米邦武這樣寫道,“雖然滿月之日到了,但我們幾乎看不到月亮,這加劇了大家的孤獨感。”
正當女孩們還在為點心被福地扔出去而感到難過時,伊藤博文來看女孩們了。伊藤是高級大使,是福地的一位很親密的朋友。伊藤身材矮小,但性格豪邁,雖出身卑微,但志向高遠,他看上去自負、帥氣、勇敢、懂得享受生活,笑的時候透出男孩般的快樂。22歲時,伊藤想方設法偷偷去英國留學,今年30歲的他,已是工部大臣。“他說如果我們表現好,就可以去他的房間,他會給我們一些好東西。”後來繁子回憶到。伊藤給了女孩們一人一點珍貴的味增醃鹹菜,這家鄉的滋味安撫了女孩們的胃和神經。這並不是伊藤最後一次出面改善女孩們的境遇。
船上無聊的生活讓使節團代表們感到沉悶。岩倉使節團的成員們有野心、有抱負、驕傲,但缺乏安全感。享受到掌權後勝利滋味的南方諸藩武士們仍然認為,比起忠誠於彼此,他們更願意忠誠於自己的藩地。那些曾效忠於大將軍的人依舊滿懷深深的仇恨。兩方人馬直到不久以前還是敵人,他們還在學習,如何成為同盟,如何完成將新政權介紹給外部世界的重大挑戰。
那些出過國門的覺得自己比從沒離開過日本的要高出一等。有一位使節團代表是司法部門的官員,他喜歡在西餐禮儀方面給大家做輔導:左手拿叉,右手拿刀,要把肉切成一小塊一小塊,而不是拿起一整塊肉送進嘴堙F吃東西不能出聲。傲氣的年輕代表們很討厭好為人師這一套,吃東西時反而放任自己,弄出更大的聲響。
在這群沒什麼事做而憋得發慌的男人中間出現了幾個女孩子,這無疑給他們提供了某些程度上的興奮感。女孩中年齡最大的亮子和悌子,都是14歲,幾乎到了適婚年齡。直到返程回到日本之前,她們都是使節團男性們唯一能見到的日本女性。並不是每一位使團代表都像伊藤和福地那樣親切又不失得體。一天,一個叫長野岩倉使節團中有兩個姓長野的人,也有學者認為對亮子有不當之舉的是司法大輔佐佐木高行的秘書長野文炳,長野文炳來自南部藩地,更有可能欺負來自戰敗方家庭的女孩。同時,因為他與佐佐木的親近關係,這也能解釋為什麼佐佐木強烈反對舉行模擬審訊。然而,在自己的記錄中,佐佐木提到長野桂次郎和長野文炳(Fumiakira Nagano)時都以長野稱呼,所以我們無法判斷到底是誰騷擾了亮子。——作者注的男人醉酒後,突然闖入了女孩們的船艙,這個人是外務部秘書。當時,船艙堨u有亮子一個人,亮子奮力地躲避這個撲上來的男人。不一會兒,其他幾個女孩們回來了,目睹了眼前的一切。憤怒的舍松趕緊跑去向大久保求助。
雖然使節團當中有兩個叫長野的人,但長野桂次郎(Keijiro Nagano)更具嫌疑,大家都知道他是個好色之徒,此方面的劣跡也相當豐富。1860年,只有16歲的長野作為學徒翻譯,參加了首次赴美使團。他樣貌硬朗嚴肅,又透著年輕人的意氣風發,很快吸引了美國媒體的注意。記者們會一窩蜂沖上來將長野圍住,叫他“多情湯米”,不論他走到哪里,都有年輕女性為他著迷。日報記者關注他的每日行動,密切程度超過了對其上級大使們的關注。長野會在粉色信紙上給美國女孩寫情書,這還激發了某個人為長野作波爾卡舞曲一首,重複的副歌部分表達了美國粉絲對長野既愛慕又自我感覺居高臨下的古怪熱情:

妻子和女僕成群結隊
圍繞在迷人的小男人身邊
人們稱他為湯米,機智的湯米,
這個來自日本的,黃種人湯米。

現年28歲的長野,個頭沒長高,或許也沒有了少年時的美麗,但他似乎還自認為是年輕女性的追求對象。然而,跟外國女生調情絕對不同於接觸武士的女兒。周圍都是美國船員,使節團的領導者們既感到尷尬,又對眼前這一前所未見的情況有些困惑,他們決定舉行一次審訊;這難道不是文明的西方人會採取的方法嗎?這將會是一次對制定使節團對外禮儀有益的審訊,既懲罰了不檢點者,又能提供一些樂子。航程漫長,代表們正覺得無聊呢。
走起路來昂首闊步的伊藤在倫敦旅居期間曾觀摩過法庭審判,由他來作法官很合適。其他代表中有人作公訴人,有人作辯護律師。佐佐木高行(Takayuki Sasaki)是使節團內掌管司法事務的高級官員,見此場景,他感到很震驚:如果只是用一個虛構的案例來模擬法庭現場,倒不是不可以,可現在面前擺著的是一個真實的事件,這就不一樣了。不論這次事件真構成犯罪,還是說只是件有失體統的小事,造這麼一個聲勢浩大的“法庭”場子,只會讓被騷擾的當事人更難看,也會讓整個使節團蒙羞。船還沒到岸呢,就發生這樣的事情,外國人會怎麼看?
可想而知,這次審判只是一場沒有得出任何裁決的鬧劇。“一次兩次行為失當不會影響西方國家的判斷,”憤怒的佐佐木在日記中寫道,“但是我們才剛剛走上這條進步之路,我們還是沒有學識、沒有任何成就的孩子。我們需要小心,不要做任何錯誤的決策。”而長野對這次事件則表示不以為然。“這只是為了解悶兒,”他在日記中寫道,“因一件小事弄的一個假審判。”這些代表中沒有一個人記錄過亮子在這次事件中所遭受的羞辱,以及其他女孩感到的不適。
亞美利加號乘風破浪,一路向三藩市挺進。大海上的景色平淡無奇,偶爾能看到乘著海風、風箏一樣翱翔的信天翁。水手們叫這些信天翁“Goonies”。距到達港口還有兩天時,海鷗出現了,它們從乘客的頭頂嗖地擦過,飛得是如此之低。“在大海上,”久米寫道,“顯然,如果你看到信天翁,說明你距離陸地還很遠,但如果你看到了海鷗,那麼你離陸地就不遠了。”此次使團之旅在海上的第一程,終於要結束了。
被家人送走的女孩們,一路上大部分時間都被使節團的代表們忽略著,她們也沒法與美國監護人交流,只能待在自己小小的船艙堙A無事可做,腦海堨R滿了好奇。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