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歷史傳記 各國史 歐洲史
 
 
 
 
法國人民:四個世紀•五個地區的歷史
 叢書名稱: 培文•歷史
 作  者: (美)查爾斯•蒂利
 出版單位: 北京大學
 出版日期: 2019.12
 進貨日期: 2020/1/3
 ISBN: 9787301292983
 開  本: 16 開    
 定  價: 668
 售  價: 534
  會 員 價: 490

目前無補書計畫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 一位橫跨歷史學、社會學與政治學三個學科的學術巨人:作者查爾斯·蒂利被譽為“21世紀社會學之父”、“歷史社會學”和社會運動研究的奠基人。霍布斯鮑姆稱他是“備受歷史學家和政治學家推崇的社會學家”。

☆ 貫穿兩條主軸:資本主義的發展、中央集權國家的建構。

☆ 縱跨四個世紀:1598—1984年,這是法國走向近現代的四個世紀。

☆ 精選五大地區:勃艮第,擁有富庶葡萄園但相對貧瘠的邊境地區;安茹,古老的農業區;朗格多克,文化上截然不同的廣袤南方省份;佛蘭德,位於邊境但人口密集的商業區;法蘭西島,首都及其腹地。

☆ 榮獲兩項大獎:社會問題研究學會“賴特·米爾斯獎”、美國社會學學會“傑出學術著作獎”。

☆ 作者耗時三十年爬梳史料:窮盡官方檔案和諸多時代人物的回憶錄。

☆ 覽盡千萬法國百姓的命運縮影,解剖法國歷史和社會的深層矛盾:嘲弄權貴的釀酒農、攔截糧船的婦孺、走運私鹽的士兵、盤踞山區的新教徒、目睹巴士底獄陷落的書商、節日慶典上的商販、奔波求生的季節性移民、爭取八小時工作制的工人……


內容簡介:

《法國人民:四個世紀、五個地區的歷史》是 “21世紀社會學之父”查爾斯·蒂利融貫歷史學與社會學的野心之作。全書以資本主義的發展和中央集權國家的建構為兩大主軸,關注法國走向近現代的17—20世紀,精選勃艮第、安茹、朗格多克、佛蘭德和法蘭西島等五個各具特色的地區,描摹了大時代背景下法國民眾生活的真實圖景。蒂利耗時30年爬梳大量史料,以諸多精彩案例,引領我們從1598年的外省鄉村小酒館,一步步走向1984年人頭攢動的巴黎街頭,全景展現了由錢袋、刀劍、麵包、十字架、工業化和城市化等所引發的衝突和變革。這是一部以民眾為主角的法國近現代史,再現了法國波瀾壯闊、曲折動盪的現代化征程,區域研究與整體比較兼備,可讀性極強。


作者簡介:

查爾斯·蒂利(Charles Tilly,1929—2008),享譽學界的美國歷史社會學家、政治學家,被譽為“2l 世紀社會學之父”。曾任教於哈佛大學、多倫多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高校。主要研究社會運動、城市化進程和民族國家的形成,曾榮獲法國棕櫚葉教育騎士勛章、社會科學研究委員會阿爾伯特·赫希曼獎、美國社會學學會終身成就獎、國際政治學會卡爾·多伊奇獎等。一生著有50 余部著作,代表作有《社會運動,1768—2004》等。

  汪珍珠,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主要研究興趣為二語教學、文化史、翻譯理論和實踐。編著或參編二語教材若干,在國內外期刊發表二語教學和文化史方向論文若干,譯有文化史著作《法國大革命中的政治、文化和階級》。


圖書目錄:

序 言 ...... iii
圖片目錄 ...... vii
致 謝...... ix
縮略說明 ...... x

第一章  民眾鬥爭的挑戰 ...... 1
第二章  勃艮第戰役 ...... 15
第三章  四個世紀的法國 ...... 55
第四章  安茹的危機 ...... 113
第五章  錢袋、刀劍、麵包和十字架 ...... 163
第六章  圖盧茲、朗格多克與啟蒙時代的法國 ...... 217
第七章  國家構建、資本主義和民眾抗爭 ...... 267
第八章  從大革命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佛蘭德 ...... 325
第九章  革命與社會運動 ...... 363
第十章  法蘭西島的節慶和鬥爭 ...... 413
第十一章 政黨、政權和戰爭 ...... 463
第十二章 四個世紀的鬥爭 ...... 503

資料說明 ...... 535
參考文獻 ...... 543


章節試讀:

阿迪預見了革命
  雖說1785 年和1786 年確實發生了許多騷亂,但1787 年發生的衝突才真正接近了革命的邊緣。國王及其大臣們於1787 年2 月召集顯貴會議(Assembly of Notables),希望能繞過給他們添堵的高等法院,尋求能夠減少已經超出預算的國債或為之注資的措施,並推行行政改革方案。但他們還是失敗了。對王室的支持已經下降。例如,巴黎的漁婦們取消了在聖母升天(Assumption)前一日,即8 月14 日遊行至凡爾賽向王后獻花的慣例。根據阿迪的紀事,迫於警察總監蒂魯·德·克羅納的施壓,漁婦們才於8 月25 日在聖路易盛宴上向國王致敬。
  8 月中旬,國王再次下令流放巴黎高等法院,這次是流放到特魯瓦。隨即,他派自己的兄弟聯合審計法庭和審理間接稅案件的最高法庭(Cour des Aides)召開審判會議(lits de justice ,在這種會議上,國王可以直接武斷地憑個人意願向立法程序施威),目的就是使新賦稅合法化。遭到流放的高等法院法官在抵達特魯瓦時,受到了英雄式的歡迎。
  法院書記員同往常一樣迅速採取了行動。他們焚燒法令,撰寫煽動性布告,其他民眾則在街頭攻擊警察的暗探。沙特萊的書記員提議占領法院,沙特萊全體議會也派出代表團向國王表示強烈反對流放高等法院。但與此同時,在法院和司法宮周圍已經出現了巡邏的軍隊。有消息傳來,波爾多的高等法院被流放到利布爾訥(Libourne), 其他地區仍舊在職的高等法院法官們紛紛聲援遭到流放的同僚。
  9 月底,國王表示讓步。他暫緩征收有爭議的新稅,改為增收舊稅,接著召回巴黎高等法院。不出所料,司法宮周圍開始了各種慶祝活動:大開店門,燃放煙火,焚燒卡洛訥(Calonne)的肖像等。當高等法院特別會議召開時,人們歡呼慶祝,漁婦們向回歸的法官們獻花。於是新一輪的高等法院與國王之間的對峙開始,主要圍繞王室大額借貸以償還日益增長之債務的問題。國王將親王等貴族排除在審議會議之外,流放心存分裂的奧爾良公爵,批捕兩名主要法官,目的就是削弱高等法院的勢力。這種對峙並不僅僅發生在巴黎。1787年年底,阿迪聽說,路易十六派遣軍隊到利布爾訥,企圖逼迫流放中的波爾多高等法院在兩個都不能令人愉悅的決定中做出選擇:一個是註冊通過新頒布的法令(成立省議會),另一個則是解散。
  高等法院沒有妥協。1788年1月17日,巴黎高等法院派出正式的全權代表團去凡爾賽覲見國王,請求召回奧爾良公爵和釋放兩名入獄的同事。這是高等法院的第一次請願,後來還發生過許多次,但所有的請求都遭到了某種程度上的拒絕。3月初,從圖盧茲傳來消息,王室代理人批捕了該市高等法院的總律師(advocate general),並迫使高等法院違反常規地註冊通過了新的稅收法。圖盧茲的民眾聲援高等法院,試圖燒毀朗格多克軍事指揮官的房屋。六周後,圖盧茲王室代理人解散了一支王室軍團,因為其中許多軍官拒絕參加對高等法院總律師的批捕行動。
  巴黎高等法院繼續向國王提出嚴正抗議,而國王依舊對其不理不睬。阿迪的紀事中開始出現“即將發生革命”的說法—並不是指君主制將被推翻,而是指國王要撤銷高等法院。5月4日晚上,王室警察試圖在巴黎逮捕兩名法官,但未成功。這兩名法官就是分屬高等法院不同調查廳的讓·雅克五世·杜瓦爾·德埃普雷梅尼(Jean Jacques IV Duval d’Epremesnil)和阿內·路易·瓜拉爾·德·蒙薩貝爾(Anne Louis Goislard de Montsabert)。他們作為公開反對“大臣專制”(ministerial despotism)的領袖,長期以來名聲在外。5月3日,杜瓦爾策劃通過了一項旨在維護高等法院權益的法蘭西王國“基本法”綱要(Stone 1981: 30-31, 158-169)。
  第二日,當高等法院代表團仍在凡爾賽徒勞地尋求再次抗議的機會時,王室的軍隊已經包圍了司法宮。軍隊不準任何人出入,命令杜瓦爾和瓜拉爾法官投降。阿迪寫道,高等法院的所有成員“一致高喊:我們都是杜瓦爾,我們都是瓜拉爾,要抓就把我們都抓起來吧 !”(BN Fr 6686)然而,到5 月6 日,兩名法官在發表告別演說之後就自首了。當他們乘坐馬車離開時,聚集在司法宮附近的民眾其實差一點就能成功地將他們解救出來。〔兩天后,一些年輕人從王太子廣場一路追趕當時負責批捕的軍官阿古(Argoult)伯爵。〕猶如條件反射般,高等法院其他成員當即發出要求釋放他們的正式請求。
  這種對峙局面日益緊張。在5 月8 日凡爾賽召開的審判會議上, 高等法院明確拒絕註冊通過王室關於重組法國法庭和財政管理體系的法令。這一次,阿迪開始使用“愛國者”來稱呼國王的這些剛正不阿的對手。
愛國者進行反抗的消息不斷從圖盧茲、魯昂、雷恩、艾克斯, 尤其是格勒諾布爾(Grenoble)傳來。在圖盧茲,高等法院甚至將國王的傳令官即奧爾良的監察官逮捕並驅逐出城。然而,關鍵的行動還是發生在巴黎:沙特萊的律師拒絕參加未經授權的審議,劇院裡觀眾對顛覆性演出喝彩叫好,國王本人組建的軍機處(Grand Council)成員發布宣言說絕對不與提議的新法庭合作等。5 月25 日,阿迪提到一張貼在司法宮的海報,內容如下(BN Fr 6686):

此宮待售,
法官待租,
大臣待絞死,
國王待退位。

十天后,阿迪發表意見說:“在當前革命所導致的混亂形勢下,王室安全無法得到保障,任何商業交易也不可能再進行。”(BN Fr 6686,1788年6月5日)警方與群眾之間的小規模街頭衝突日益增多。司法書記員繼續充當攻擊行動的先鋒,但不再是孤軍作戰。例如在6月16日,群眾迫使警察釋放了在隆巴德(Lombards)街上被捕的外來農業工人。
  傳言稱第戎、雷恩、波城和格勒諾布爾已經接近暴亂,更別提好幾個高等法院發布了滿含挑釁語氣的宣言。阿迪聽說,在格勒諾布爾,5,000名武裝民眾從山區下來,保護高等法院成員免受王室扣押,強制打開城門,將高等法院第一主席帶回城中,洗劫了城內部分地區,並在街頭與王室軍隊展開搏鬥。上述事件發生在6月7日,後來被稱作“磚瓦之日”(Day of Tiles)。7月,在巴黎,國王手下的人將幾個來自布列塔尼的貴族代表關進了監獄。這些代表來巴黎向國王申述民怨,並著手組織聲援力量。這幾個布列塔尼人被關在巴士底獄,直到9月。城內有匿名海報貼出來,威脅說要發動全民叛亂。而且,阿迪開始注意到各省發生的封鎖和搶奪穀物或麵包的事件,已經有好些年都沒發生過任何規模的搶糧行動了。巴黎市場上又出現了武裝衛兵。巴黎城似乎回到了18世紀70年代中期的緊張形勢。
  8月,首席大臣洛梅尼·德·布裡耶納(Lomenie de Brienne)辭職,內克爾繼任,群眾對此舉行了前所未有的熱鬧慶祝活動。27日,王太子廣場上的民眾觀看了一場對樞機主教布裡耶納的模擬審判,象徵他的是穿著主教袍服的人偶。阿迪寫道:“民眾將人偶帶到亨利四世騎馬像之前,讓其雙膝跪地,之後拖著人偶繞廣場一周。接下來,向其宣讀死刑判決書,並讓其乞求上帝、國王、法官和人民的寬恕,然後用一根長桿將其高高舉起以便所有人都能看得更清楚,最後將其扔進已經點燃的火堆之中。”(BN Fr 6687)這起事件的領頭者—無疑主要還是法院的書記員們—還宣讀了對拉穆瓦尼翁大法官的模擬裁決,因為政府試圖進行的司法重組正是由他來負責。當晚,軍隊與年輕人在司法宮附近發生的爭執造成了嚴重傷亡。
  8 月28 日晚上,警衛隊早早封鎖了王太子廣場的入口。(阿迪描述道,)“青年會在大批民眾的支持下”攻擊負責封鎖的警衛隊,殺了3 名士兵,另外造成約50 人受傷(BN Fr 6687)。到第二天晚上,警衛隊找來許多年輕人同他們並肩對抗其他人。阿迪記錄道:

  晚上快7 點,步兵警衛隊和騎兵警衛隊接到不要出現在司法宮區域的命令。情緒高漲的年輕人在民眾的支持下本就打算向警衛隊公開宣戰,看到警衛隊不在現場,一下子氣焰更加囂張。年輕人開始在新橋和王太子廣場聚集,附近及阿爾萊街(rue du Harlay)的沿街居民不得不關閉所有店門,點燃屋前所有的燈火。快9 點的時候,來自郊外聖安托萬區和聖馬塞爾區的民眾加入當地民眾,使人數劇增。混亂的局面愈演愈烈。他們燃放鞭炮,對周圍居民已經造成困擾。但他們不僅於此,還在王太子廣場中央點燃了巨大的火堆。他們在周邊尋找任何能找到的東西來加大火勢,例如青銅馬雕像附近的新橋崗哨亭、擺放橙子和檸檬的木質小販攤櫃,以及來自拉瓦萊碼頭(Quai de la Vallee)的家禽商人的貨架。附近房屋隨時都有可能被火勢殃及。另外,他們還將現任法國司法大臣拉穆瓦尼翁的肖像扔進火堆燒毀,在燒毀前還要求他為自己的罪行做公開的懺悔。(BN Fr 6687)

  黎明到來之前,河灘廣場上還發生了大批民眾與巴黎衛兵的對峙,造成七八人死亡(Rude 1959: 32)。
  因為民眾隨時都可能再次集結,新近又發生了攻擊聖路易島崗亭的事件,而且麵包價格還在節節攀升,所以警衛小分隊、法國衛兵隊和瑞士衛兵隊開始在巴黎市內的市場和公共集會點進行巡邏。9月5日,增援部隊抵達。軍隊與平民之間的對峙在所難免地發生了。典型事件就是9月13日法國衛兵與一名檸檬水小販在聖馬丁城門進行的混戰。當時,衛兵命令他離開,但他拒絕並獲得了圍觀群眾的支持。
  第二天,拉穆瓦尼翁大法官被撤職,王太子廣場上又開始了慶祝活動。〔拉穆瓦尼翁是巴斯維爾領地的繼承人,這塊領地一度是朗格多克那名嚴厲的監察官拉穆瓦尼翁·德·巴斯維爾的駐地。所以當時的打油詩人將諷刺詩取名為“致巴斯維爾·拉穆瓦尼翁”(a Basville Lamoignon)也就不難理解了,因為這題目讀出聲的話,聽起來像“打倒卑鄙的拉穆瓦尼翁”(a bas, vile Lamoignon)。六個月後,被撤職的拉穆瓦尼翁拿著來復槍在其巴斯維爾封地的中央自殺了。〕這次焚燒的人偶不僅有拉穆瓦尼翁和布裡耶納,還有警衛隊指揮官舍瓦利耶·迪布瓦(Chevalier Dubois)。一周後,國王召回巴黎高等法院,不僅在王太子廣場,整個巴黎城到處是歡慶、遊行、煙火和燈火通明的場景。高等法院在發布燃放煙花的禁令後,又立即頒布法令嚴禁抗爭性集會。
  然而,在隨後的日子裡,抗爭性集會仍繼續發生。有消息說,內克爾暫緩建設有爭議的新的巴黎關稅城晼]雖然暫緩建設的決定受到其他區民眾的歡迎,但造成了4,000人失業),各省高等法院要重返家鄉,新的顯貴會議要召開,反抗街頭警衛巡邏的民眾抗爭行動增多,麵包價格節節攀升。然而在這一年剩下的日子裡卻再沒聽說搶糧事件的發生。
  搶糧事件在1789年初春再次發生。在此之前,貴族與第三等級之間在雷恩和楓丹白露發生爭鬥;西哀士(Sieyes)所著的小書《什麼是第三等級?》(What is the Third Estate ?)暫時以匿名的方式出版,阿迪認為這本書“獨特而有趣”(BN Fr 6687,1789 年2 月3 日);傳言在蘭斯、土倫(Toulon)和南錫(Nancy)發生“麵包價格導致的造反”(BN Fr 6687,1789 年3 月17 日和4 月3 日)。期待已久的三級會議也該召開了。4 月中旬以後,巴黎的60 個分區舉行集會,選出代表並就他們的不滿起草文件,接著召開全市範圍的議會。當軍隊在巴黎市巡邏時,巴黎司法官吏(prevote )和子爵領地(vicomte )上的第三等級在主教宮殿召開會議。在當時以及之後,巴黎第三等級都拒絕貴族參加其會議的企圖,因為他們想暫時將各階層的利益區分得清清楚楚。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