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歷史傳記 各國史 美洲史
 
 
 
 
曾經輝煌:底特律的故事
 作  者: (美)戴維•馬拉尼斯
 出版單位: 浙江人民
 出版日期: 2019.08
 進貨日期: 2019/11/14
 ISBN: 9787213092381
 開  本: 16 開    
 定  價: 960
 售  價: 768
  會 員 價: 70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不同於一般書寫底特律衰落的作品,作者獨闢蹊徑,從底特律的輝煌寫起,震撼、唏噓、扼腕,宏大的歷史感躍然紙上,抽絲剝繭的展示令人信服,這樣一部城市社會史才是對底特律的精確注腳。

大衛·馬拉尼斯為我們描繪了一幅令人難忘的1963年的底特律畫像:肌肉的、音樂的、人物的……從亨利福特二世、沃爾特·魯瑟和傑羅姆·卡瓦納市長,到貝裡·戈迪、馬丁·路德·金,以及艾瑞莎的父親C.L.佛蘭克林牧師,使這本書立刻就成為一座城市的輝煌時代的編年史,也是一個經典的成功與失敗的美國故事。

馬拉尼斯這部野心勃勃的著作的*優點是,它全面收集和尋求綜合那些看似無關的線索,對這些人物之間的聯繫的分析令人耳目一新,而對於那些不為人們所知的故事,他講解得更透徹。摩城顯然是馬拉尼斯的核心,正是在這裡,他的材料——音樂、種族、民權——*自然地走到一起。


內容簡介:

一部非虛構社會史著作。它是美國密西根州底特律這座城市的傳記。

本書是對汽車城底特律繁榮時期的回望,也是對其衰落的反思。20世紀60年代初是美國汽車製造業的黃金時代,也是底特律的*時期,作者以這段時期為切入口,巧妙地將音樂、汽車、種族、民權、政治等看似無關的主題編織成一幅底特律盛世的立體畫卷。

在那個年代,底特律充滿希望,彙集了對美國產生重大影響的一群人:福特汽車老闆亨利·福特二世、“靈魂樂歌後”艾瑞莎、C.L.佛蘭克林牧師、摩城創始人小貝裡·戈迪、市長傑羅姆·卡瓦納、勞工領袖沃爾特·魯瑟、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黑幫頭子托尼·賈卡隆等。上至權要顯貴,下至黑幫走卒,他們參與了底特律的重大社會變革,推動底特律達到輝煌,本書將此一一呈現並進行了細膩的刻畫。


作者簡介:

大衛·馬拉尼斯(David Maraniss)

1949年出生於底特律,著名非虛構作家、記者,普利策獎獲得者,《華盛頓郵報》副主編、暢銷書作家。

已出版《班級第一:克林頓傳》《羅馬1960:攪動世界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巴拉克·奧巴馬傳》《最後的棒球英雄克萊門特:激情與優雅》《日光進行曲:1967年的戰爭與和平、越南與美國》《在驕傲還是很重要的時候:文斯·隆巴迪的一生》(該書被《體育畫報》譽為“最佳體育傳記”)等多部暢銷作品。

《曾經輝煌:底特律的故事》獲評《經濟學人》2015年度最佳圖書,羅伯特·F.甘迺迪圖書獎2016年度獲獎作品


圖書目錄:

自序

第一章 消逝

第二章 不要問

第三章 汽車展

第四章 西大道

第五章 “派對巴士”

第六章 榮光

第七章 汽車城狂人

第八章 吟唱的曲調

第九章 重要人物

第十章 家庭果汁公司

第十一章 沿著伍德沃德大道的八車道前進

第十二章 夢想從底特律開始

第十三章 熱浪

第十四章 宏圖偉業

第十五章 住房隔離

第十六章 底特律精神

第十七章 煙圈

第十八章 隕落

第十九章 老舊的供水船

第二十章 未竟的事業

第二十一章 神奇天空之旅

第二十二章 通向偉大社會

後記

大事記

注釋

參考文獻

致謝

索引


章節試讀:

第十六章 底特律精神

(節選)

之後,新聞媒體被請出大廳,以便國際奧會成員就敏感的問題向每個城市提問。美國人被問及有關民主德國和朝鮮等國家的簽證以及每位運動員的花費問題。亞當斯報導稱:“據說當時國際奧會對底特律的態度是友好而親切的,馬薩伊先生似乎充滿了信心。我們在樓下等候,在那裡一位元歐洲記者向我保證,我們贏定了,他的底特律報導已經寫了一半。”

共有58位國際奧會成員參與投票。他們審議了一小時後,大廳的門被重新打開,宣佈結果的時候到了。

墨西哥城30票,底特律14票,里昂12票,布宜諾賽勒斯2票。

底特律的夢想破滅了。墨西哥城在第一輪投票中就贏了。底特律因為少了一票,於是委員會不得不進行第二輪投票,底特律也期待著在第二輪得到更多的票。但整個蘇聯集團都倒向墨西哥城,一些歐洲國家受夏爾·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的影響也支持墨西哥。三張美國人的票,底特律只得到了兩張。最後證明,加蘭並不是底特律的朋友。“這個結果給了我們當頭一棒,”亞當斯說,“幾個底特律人告訴我,得到消息那一刻,他們仿佛感覺生了一場大病。幾分鐘後,當我把消息傳遞給大廳另一邊的一個小組時,他們幾乎不相信我。我們先是都驚呆了,接著是困惑,然後帶著一絲刺痛感無可奈何地接受了結果。幾年前競爭1964年奧運會承辦權時,東京獲勝,底特律花費了2萬美元,結果以9票排在第三位。這次底特律花費了20萬美元,結果以14票排在第二。所有的努力,最後只換來了多五票的結果。”

到底發生了什麼?一些底特律人認為,底特律的失敗正是因為它的成功。“我真的以為我們能贏得承辦權,”道格拉斯·羅比說,“但現在我相信,國際奧會成員只是認為奧運會不應該來美國,即使我們從1932年以後就再沒有舉辦過奧運會了。他們認為美國已經擁有了一切。我們是一個‘富有’的國家,而這是‘無產者’的時代。”

美國汽車公司的執行官理查·克羅斯在九月布倫戴奇訪問底特律之前曾寫信給他表達底特律申奧的熱情,此時他也表明了類似的看法:“幾個國際奧會的成員告訴我,委員會對底特律充滿欽佩,並認為我們的陳述和展示是無可挑剔的。但他們同時覺得,像底特律這樣成功的大城市並不需要奧運會。他們的想法似乎是,讓奧運會在墨西哥城舉辦更好些,畢竟它從來沒有機會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在《底特律新聞》的“新聞記者”專欄中,皮特·沃爾德邁爾(Pete Waldmeir)提出了另一種看法。他生動地回憶了他在巴西奧會全會期間與一位墨西哥人的相遇,這位墨西哥人正是當初與理查·克羅斯和布倫戴奇一起在哈拉瓜共進午餐的人。“這是一位高大的墨西哥人,小而圓且明亮的眼睛陷在略顯腫脹的眼窩中……如果你想知道他看起來像誰,那就讓九歲的你畫一幅墨西哥英雄潘丘·維拉的肖像吧。他的名字是讓·何塞·德傑西·克拉克·弗洛裡斯(Gen. Jose deJesus Clark Flores)。在解釋為什麼是墨西哥城而不是底特律贏得最後的舉辦權時,他的一些評論即使現在看來也是言之有理的。克拉克當時問:你們的設施在哪裡?你們的體育場在哪裡?你們有賽車場嗎?你們明天下午就能在自己的國家舉辦奧運會嗎?我們可以。” 沃爾德邁爾說,那場談話讓他感到很不舒服。克拉克已經有了答案。“我只能說:‘我們有計劃。’”

這些並不是底特律失敗的全部原因。作為一個國際性的大都市,墨西哥城的確極富魅力。在政治領域,墨西哥城雖然與美國結盟,但並不參與冷戰活動。一些代表擔心,儘管有羅伯特·甘迺迪的保證,民主德國和朝鮮也許還是無法獲得簽證。亞當斯在投票後找機會進入會議室,隨後便看到了那份關鍵的檔,其中“委員們實際上都強調了司法部長信中關於簽發簽證所說的話,信件在這一問題上否決了美國的權利”。

那麼,底特律的寫信活動對投票有影響嗎?代表團成員堅持說沒有。“認為自己與底特律申奧失敗有關係的黑人想錯了,將底特律申奧失敗的原因歸結於抗議信的白人也想錯了,”麥克裡法官說,“據我所知,種族從來都不成問題。”派翠克議員說,對於自己提出的開放住房法案遭到否決一事,沒有人比他更失望,但現在人們對奧運會的攻擊似乎誤入了歧途。“我認為人們對事情的理解有誤,”派翠克議員說,“他們的策略陷入了混亂。他們以為要達成目的就必須製造混亂……那裡的每件事情韋德和我都有參與。我們有一個很好的團隊。所有人一起把工作做得很棒。如果底特律的所有部門都能像這個50至100人的團隊一樣工作,我會深受鼓舞,這個城市大有希望。”

反事實的歷史不過是推測和空想,它建立在“如果……會怎麼樣?”這個問題的基礎之上。這個問題永遠不可能有結果,但也會有那麼些時候值得問一問“如果……會怎麼樣?”之類的問題。如果底特律被選為1968年奧運會的承辦城市會怎麼樣?它會不會對城市的健康發展產生影響?從物質和財政的良性發展來看,其他奧運會舉辦城市的經驗表明,它帶來的影響並不是長期的。一些體育場仍然存在,但是大部分奧運場館都變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運動鬼村,甚至在幾年或幾十年內完全消失。可以說,奧林匹克體育場能給密西根州博覽會會場帶來的最大好處是,也許會讓雄獅隊在底特律待上一段時間,也許能阻止它後來在1975年臨時遷到皮蒂亞克銀頂體育場,要知道,市中心的福特球場到2002年才建成。

然而,的確存在這種可能性。當時是60年代,巴登-巴登的政商團隊對城市有更強的責任感,因為整個世界都在看著他們。人們對無法預知的結果抱有更大的期望。如果底特律贏得了承辦權,那麼在離奧運會只有一年之際,1967年的暴亂是否會發生?是否會以同樣的方式發生?或者卡瓦納政府是否會採取更有效的措施來應對,以防止或控制它的發生?沒有誰知道答案,但值得思考。然後細想一下1968年的種族局勢,對黑人運動員聯合抵制奧運會的呼籲幾乎重創了奧運會,黑人短跑運動員湯米·史密斯(Tommie Smith)和約翰·卡洛斯(John Carlos)在領獎臺上歷史性地戴著拳擊手套向黑人權利致敬。假如那屆奧運會不是在墨西哥城舉辦,而是在底特律這個處在長期的複雜種族鬥爭歷史中心的美國城市舉辦,這一切又會以怎樣的方式發生?







後記 今與昔

(節選)

本書故事結束之後,底特律發生的事多半是沒完沒了的解體和分離。1979年6月10日,星期天。上午12時,佛蘭克林牧師在位於底特律西北部的拉薩爾大道(La Salle Boulevard)的家中遭武裝入侵者槍擊,昏迷五年後於1984年去世。新伯特利浸信會為“走向自由”的組織者、艾瑞莎·佛蘭克林的父親舉行的追悼會大約進行了一天。來自底特律和其他城市的23名牧師與柯瑞塔·斯科特·金和傑西·傑克遜(Jesse Jackson)一起為佛蘭克林獻祭,斯特普斯合唱團和兩個完整的教堂唱詩班一起表演。

在哥譚酒店被警方突襲並夷為平地兩年後,約翰·懷特死在了監獄中。

沃爾特·魯瑟和他的妻子梅在1970年的一次飛機失事中死去,因為他們乘坐的小型飛機的駕駛員在惡劣的天氣條件下試圖在密西根黑湖附近降落。人們估計是高度計發生了故障。作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美國人之一和一位務實的理想主義者,魯瑟以底特律為基地,極大地擴充了這個國家的中產階級隊伍。他在63歲死去,他的汽車工人聯合會也早過了巔峰期,開始了長期而緩慢的下滑過程。1964年秋,汽車製造商遭遇罷工,但這並沒有影響林登·詹森在與巴里·戈德沃特的總統競選中獲勝。去年夏天推進民權立法的活動最終促成了改變這個國家的法案的頒佈,首先是1964年的《民權法案》,然後是1965年的《選舉權法》,而底特律——在魯瑟所領導的汽車工人聯合會和這個城市強大的非裔美國人的資金和遊說支援下——在促成這兩項立法頒佈的過程中扮演著微小卻重要的角色。馬丁·路德·金在1968年被暗殺後,正是底特律國會議員約翰·科尼爾斯經過長期而艱苦的努力,最終使路德的生日成為全國性紀念日,當然這也離不開史蒂夫·旺達的幫助。到那時為止,許多來自底特律郊區的憤憤不平的白人工會成員已經逐漸遠離魯瑟的進步理想,轉而投票給喬治·華萊士和後來的羅奈爾得·雷根。

傑羅姆·卡瓦納在詹森執政早期成為美國城市的代言人,1966年他成為第一位同時擔任美國市長會議和全國城市聯盟主席的市長。但他的生活和事業在第二年開始變得支離破碎。他那位在情感上感到被遺棄的妻子把他從家中趕了出去,並準備與他離婚——這段純美國的、甘迺迪式的婚姻也就這樣結束了。之後,他的城市開始處於風口浪尖。1967年7月,警方突襲了一個在美國俚語中被稱為“非法賣酒商店”的業餘俱樂部,之後五天,底特律被一場種族暴動,或者說是叛亂(取決於個人觀點)所摧毀。突發的內亂導致43人死亡(包括33名黑人受害者和10名白人受害者),483人被燒傷,以及大面積的掠奪搶劫,共有七千多人被捕。卡瓦納由於底特律沒有及時採取行動而受到批評。後來,底特律開始了三年的轉型期,通過模範城市引導和扶貧攻堅計畫嘗試做出轉變,這表明“邁向偉大社會”的信心已經消磨殆盡,同時也標誌著卡瓦納和他的第一任警察局局長喬治·愛德華茲領導的底特律時代的結束——他們都希望通過推進種族平等,把底特律打造成一座寬容而公正的城市。同時,卡瓦納的政治生涯也就此止步,一位曾經被認為有著光明政治前途的甘迺迪追隨者的政治生命,最終也只好隨城市廢墟一同燃盡。在遠離政治生活多年後,他因心臟病發作於1979年去世。

底特律黑幫分子托尼·賈卡隆雖然在1963年逃脫了賄賂員警的罪責,但1976年在愛德華茲局長的極力追究下,他最終被控犯有所得稅欺詐罪,並在監獄服刑10年。美國民眾更感興趣的是托尼·傑克在卡車司機、汽車司機、倉庫工人和傭工國際工人兄弟會會長吉米·霍法失蹤案中所扮演的角色,霍法最後一次出現的時間是在1975年7月30日,地點在底特律郊外布盧姆菲爾德鎮馬科斯紅狐餐廳(Machus Red Fox)的停車場。霍法去那家餐廳是要與兩個黑幫分子會面。這兩人一個是新澤西北部的工人兄弟會會長托尼·普羅文薩諾(Tony Provenzano) ,另一個正是賈卡隆。

在1966年第三次贏得連任後,喬治·羅姆尼成為1968年初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熱門人選,但他在一系列問題上的失策斷送了自己的前程,其中包括一份關於美國從南越撤軍的陳述,他在陳述中稱,他剛在美國軍方那裡經受了一次“最強大的洗腦”。不僅如此,他還發現,自己溫和的共和主義做派在共和黨中越來越不受歡迎,最終,他的第五次提名競選以失敗告終,獲勝的是理查·尼克森。他被尼克森任命為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繼續推動民權活動的進展,包括旨在廢除郊區住房種族隔離的計畫。沒有哪個地方比底特律郊外的社區更不歡迎這一構想,而這也進一步使他被自己所在黨的保守運動所孤立。

亨利·福特二世的第二段婚姻(妻子是瑪麗亞·克莉絲蒂娜·韋托爾·奧斯丁)持續了15年。在這段動盪關係行將結束時,福特說出了那句著名的作為自己個人生活定論的結束語:“從不抱怨,從不解釋。”這是他在一次酒駕被抓後說的話,當時他和他的情婦凱思琳·杜羅斯(他的下一任妻子)在一起。福特和花枝招展的克莉絲蒂娜在1980年離婚。他與李·亞科卡的事業夥伴關係也沒有比他的第二段婚姻持續更久。他在1978年解雇了亞科卡,並解釋說:“有時候你就是不喜歡某個人。”亨利·福特二世於1987年因肺炎在福特醫院去世,享年70歲。他與那位偶爾交好的剋星魯瑟都被授予了總統自由勳章——福特由詹森授予,而魯瑟在他逝世30年後由克林頓授予。

野馬作為60年代性感和時尚的象徵,在早期的汽車行銷現象中勢頭強勁,然而在70年代,它在人們眼中顯得肥胖而臃腫,逐漸不再受青睞。雖然之後它也有幾次回暖期,福特也在2014年慶祝了它發佈50周年的紀念日,然而它再也無法複製屬於它的黃金時代。對於底特律汽車工業來說也是一樣。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