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金額: 會員:NT$ 0 非會員:NT$ 0 
(此金額尚未加上運費)
休閒生活 地理旅遊 中國旅遊
 
 
 
 
地道風物:蘇州
 作  者: 范亞坤
 出版單位: 北京聯合
 出版日期: 2019.06
 進貨日期: 2019/6/27
 ISBN: 9787559631947
 開  本: 16 開    
 定  價: 510
 售  價: 408
  會 員 價: 374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推到Twitter
前往新書區 書籍介紹 購物流程  
 
編輯推薦:

中國國家地理原創MOOK系列

有關江南的一切,看《蘇州》吧!



與其說蘇州是“名貴大城”,

毋寧說,蘇州為中國開闢了一個獨特的文化空間,

使江南成為一個文化意向,影響力日益凸顯。

這個文化空間中,包含了園林、昆曲、書畫、飲食、傢俱、刺繡……

精神追求與消費主義在漫長年代中相互博弈,

其結果是大大拓展了這一地域的審美空間,

使明清時期以蘇州為代表的江南文化成為時尚,

北上影響了宮廷文化的發展,同時成為上海的文化源頭。


內容簡介:

太湖、長江環抱,依託蘇南平原,這種得天獨厚的區位地理優勢造就了蘇州無限可能。上古時代,馬家?文化、崧澤文化、良渚文化,連綿有序。自吳王闔閭建城起,兩千五百年間,蘇州始終引領潮流風尚,民間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說法。及至今日,昆山、常熟等周邊縣市長期位列百強縣,又成為中國經濟新的發力點。本書將帶領讀者走近蘇州,走近“一江一湖一平原”,感受無雙的江南魅力。


作者簡介:

范亞昆(主編)

《地道風物》內容總監。長期為國內人文地理、影像、旅遊類雜誌擔任特邀撰稿人,關注國內的人文地理、地方文化、風俗手藝等領域,並因此足跡遍佈各地。


圖書目錄:

序 蘇州裡的中國





天選蘇州:富甲天下是怎樣修成的

蘇州,中國人的理想都市

蘇杭,兩個天堂的實踐與想像

蘇州與上海,時代的交接





從狀元到狂生:蘇州文人的精神光譜

昆曲:蘇州的盛時弦歌

園林甲天下,何以是蘇州

『不朽的林泉』

織機聲中的城市——絲綢如何塑造蘇州

乾隆的蘇州:從江南到宮廷

姑蘇城,神怪貪戀的紅塵地

蘇州話,江南的『舊時雅音』





在水鄉,追憶江南

平望,以運河作風骨

姑蘇深巷,茶館二三

開張的弓弦——《江村經濟》八十年後





蘇州飲食的清雅傳統

蘇州,一年吃到尾,永不饜足

織就的江南

蘇作光影:傢俱的雅逸與精道


章節試讀:

蘇州,中國人的理想都市



在長三角的一群朋友中,不少人都有同樣的習慣:有事沒事,去一趟蘇州。春天到了,是去逛園子的好時候,在藝圃的乳魚亭裡發出今春的第一條朋友圈,抱怨兩句“個人私藏”正被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初夏,又總有一群人跑去姑蘇城裡尋找地道的三蝦面,蘇州面固然無時不有,可三蝦這般的奢侈澆頭總是時日無多。再或者蘇州博物館開了新展,總要例行去和文徵明、唐伯虎們敘舊;再或者昆曲有了新場地,泡上一杯碧螺春,來會一會久違的票友。

西元前514 年,吳王闔閭命楚國人伍子胥在諸樊所築城邑的基礎上擴建大城——蘇州人普遍認為這是今日蘇州城的直接源起。兩千多年後的今天,詩意的江南進化成為現代化長三角,蘇州仍然在伍子胥相中的位置上代言著東方傳統的生活方式。她曾經引領過的流行潮流,竟也未曾過時。

去蘇州,總歸是引人羡慕的。在現代的中國,很難再找到一座蘇州這樣的城市,當你徜徉在水道縱橫的老城內,還能觸摸到如此多古典的園林、家宅、街巷。平遙、麗江固然真實完整,但它們卻更像中國歷史的番外篇,都未曾能代言主流文化的審美趣味。只有蘇州是如此正中地端坐在東方世界矚目的焦點之上,哪怕只是最簡單的白描,也能勾勒出世人心中的共同嚮往。



水陸雙棋盤,穩定兩千年

如果不是有心去尋找《平江圖》,一般遊人很容易匆匆逛完南門附近的蘇州文廟。蘇州是中國古代科舉史上功名最盛、成績最優的城市,范仲淹在這裡首創蘇州府學,“廟學合一”的辦學方式使蘇州開全國文廟之先,更開啟此後的鼎盛文風。歷史上,54 位狀元、約4000 位進士組成了蘇州文人群體的金字塔尖,為蘇州鍍上了一層濃郁的文人士大夫底色。

但讓今日蘇州文廟脫穎而出的不是曾經興盛的科考傳統,而是珍藏其中的四塊宋代碑刻。其中最著名的《平江圖》是中國地圖史上的重要作品,也是每一個研究城市規劃的學者無法繞開的“里程碑”。

平江是蘇州的舊名。南宋紹定二年(1229),時任平江知府李壽朋將當時流傳的《平江圖》刻於石碑上,這塊高2.79 米、寬1.38 米的石碑忠實地記錄下蘇州古城在南宋時期的風貌,其最為顯著的特點,即是水道與街巷並行,形成了“水陸雙棋盤”的基本格局。

“水”是創造蘇州與理解蘇州的關鍵題眼。

地處太湖之畔的蘇州,從伍子胥築城起,即把理水作為城市發展的頭號命題。酈道元在《水經注》記載吳地“東南地卑,萬流所湊,濤湖泛決,觸地成川”。“水”並非意味著我們今日所見的膏腴沃土,在完成大規模的水利建設之前,蘇州是一片“險阻潤濕,又有江海之害”的荒蠻之地。

“平江”之謂,“水勢至此漸平,故曰平江”。蘇州是太湖流域水流平緩密集之處,吳人經上千年的苦心營造將蘇州從闔閭的大城發展成為聳峙華夏東南的雄州,其關鍵的奧義即在於長期的治水實踐。

早在伍子胥築城之初,蘇州的城市規劃就深受周王朝營國制度的影響,以井田制方格網來規劃城市內部的道路系統。在水系縱橫的太湖平原,吳人創造性地發揮了此地河網密集的優勢,以天然水系來規劃道路走向,水網與路網平行交錯,形成了最原始的“水陸雙棋盤”。這一格局經由此後一千餘年的營建和改造,至《平江圖》刻成的南宋年間終於成形。

營造蘇州城市水網的關鍵人物是另一位楚國人黃歇。西元前248 年,黃歇被分封於此。在蘇州本土的傳說中,人們普遍相信他參與修築了蘇州城牆與城內水網。直到今天,蘇州百姓們仍將這位戰國時期的“四君子”之一供奉在城隍廟內,把他視作守護蘇州的地方神祇。

春秋時期的蘇州城市水系此後被歷代繼承,至南宋時,《平江圖》中所載明的河道長達82.2 千米,橋樑多達314 座,蘇州建成了中國最密集的城市河網。水路與陸路高下有別、快慢分離,成為一套頗為行之有效的交通系統。而在更深刻的人文層面,經由對自然環境的漫長改造以及安史之亂、建炎南渡等重大歷史事件,江南逐漸成為中國的經濟中心,蘇州無疑是其中最閃耀的明珠——時而洪水氾濫的河道已被改造為極富地方特色的城市景觀,“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民諺風行兩宋時期的中國,蘇州成為理想人居的範本。

《平江圖》的珍貴意義不只在於揭示蘇州的歷史面貌。更重要的是,直到今天,它仍能夠幫助我們理解蘇州古城的基本格局,“水陸雙棋盤”的特徵仍然清晰。

地處古城西南的盤門正是蘇州這一驚人“穩定性”的實證。早在吳王闔閭營建都城時,盤門就是最古老的8 座陸上城門之一。在南宋的《平江圖》上,“盤門”清晰地標注在今日盤門的所在位置——這座水陸兩用的城門與蘇州古城同齡,2500 餘年未曾更名,可見蘇州以城牆與水系為基礎構建起一個多麼穩定的城市框架。春秋時期伍子胥、黃歇們的前瞻眼光直到今天仍不過時,蘇州城的選址和規劃仍體現著極大的優越性。

在《平江圖》繪製而成的年代,距離盤門不遠處的瑞光塔已經屹立了兩百多年。向東而去,規模龐大的蘇州文廟六倍於今日規模,《平江圖》就保存在這裡。文廟以東不遠處標記了當時抗金名將韓世忠的私宅,這處名為“韓園”的園林就建立在北宋的滄浪亭址上,並在此後的歲月裡,重新恢復了昔日名稱,迎來了文徵明和歸有光。報恩寺塔、羅漢院雙塔也已經勾勒出宋代蘇州的天際線,這些《平江圖》上巨細靡遺表現出的地理要素,傳承至今、宋風未改。

城牆、塔寺、文廟、園林,這些都是蘇州成名已久的建築。保存如此之多的宋代遺存固然不易,但《平江圖》與現實世界更驚人的一處對應尚不在這些名勝。

我曾經穿行在狹窄的甲辰巷裡去尋找一座不起眼的磚塔,這座僅僅高約7 米的小型磚塔遠無法與虎丘塔、瑞光塔這樣的輝煌建築相提並論,但也被《平江圖》細心地收錄其中。

這座磚塔曾被私宅圍入自家的庭院,如今改以一道鐵欄與街巷相隔。蘇州人往來穿梭其下,從不以此為意。當地的文保部門曾經將其斷代為宋,而最近的研究表明,這座磚塔很可能是晚唐或五代的遺物。因此,甲辰巷裡也許就保留著蘇州城內最古老的地面建築物,與那些高大華麗的名勝古跡相比,這樣一座似乎隨時可以推倒的小小磚塔,在人稠地狹的蘇州城內也能奇跡般屹立至今,也許更能說明這座城市對待歷史的態度。



地上有天宮,重建與更新

儘管《平江圖》揭示著蘇州無與倫比的穩定性,但成就這座城市“偉大”屬性的,也包括那些在時代中發生劇變的部分。

《平江圖》本身就誕生於幾大變革匯流的歷史時期。蘇州古城身處於幾股強大的歷史潮流之中,正經歷著城市史中的關鍵時刻。重新瞭解《平江圖》誕生的時空背景,很有助於我們瞭解蘇州城市形態的演化與變遷。

在《平江圖》誕生前的一個世紀,蘇州剛剛經歷了一場慘痛的兵燹。宋高宗為了躲避女真人的追擊而倉皇南渡,金軍大舉南下,於建炎四年(1130)劫掠臨安。金兵北歸時戰利品沉重,只能沿水路途經平江。大舉軍隊從盤門進入城內,燒殺搶掠,“煙焰見百餘裡,火五日乃滅”,蘇州遭受到歷史上最沉重的一次挫折。鄉人徐大焯在《燼餘錄》中記載:“吳中坊市悉夷為平地。”經此一役,蘇州滿目蕭條,人口損失過半,一代名城成為焦土。

然而,在兵戎災禍之後的一百年間,蘇州展現出強大堅韌的生命力艱難完成了重建,漸漸恢復了戰亂前的元氣。恢復後的蘇州之盛,甚至超過了唐代,並為此後明清兩代重新成為江南地區的中心城市奠定了基礎。兩宋之際蘇州的重建,正好順應大時局下政治、經濟中心南移的歷史背景,蘇州從一座地位普通的經濟城市轉變為行在臨安的屏障,北方人大量遷入補足了戰爭損失的人口,城市的社會結構也由此發生了重要改變。

除去戰爭這樣的外力作用,城市內部的變革也在悄然發生。宋代的蘇州正面臨著中國城市史上的重要節點:興盛于唐代的坊市制正在面臨解體,以汴梁、臨安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各大城市,都在推倒高大的坊牆,走向開放的街市。《平江圖》中記載了城內65 座橫跨大街的“坊表”之名,但坊牆、坊門皆已消失不見,正是這一歷史轉變時期的見證——地名仍保持著強大的慣性,但城市風貌已經進入了全新的階段。

位於古城中南部的子城,曾被南宋皇室規劃作為皇宮所在,儘管趙宋最終選擇遷都臨安,按極高規格營建的蘇州子城仍見證了蘇州歷史上最為壯麗宏偉的建築群的誕生,並順理成章地承擔了本地政治中心的角色。宋元之際,子城再度毀於兵火,昔日皇宮的“野心”卻成為一種後世現實政治中的詛咒。在明初蘇州知府想要恢復子城作為城市行政中心的過程中,理所當然被誤認為有“反叛”的傾向。這處延續已近兩千年的古城中心因此不得已被荒廢。原先與之相連的樂橋曾是城市的商業中心,但這一中心也將遵循另一個邏輯而發生躍遷。

明代以來,大運河的重新疏浚將蘇州城市的商貿重心,由古城中央吸引到古城西面臨近運河的閶門一帶。坊市制在宋代的解體為閶門一帶的城市發展打好了制度基礎,坊牆、城牆都不再成為限制商業發展的因素。

蘇州在中國城市體系中的地位也迎來一次深刻的改變:宋代政權偏安東南,包括蘇州在內的眾多江南城市儘管獲得了大發展,卻仍只能作為依附臨安的衛星城存在;元代漕運皆走海路,蘇州在運河沿線的地理優勢無法體現——直到永樂皇帝遷都北京,京杭大運河全線疏浚,再度成為漕運的國家命脈,深嵌於江南腹地的蘇州才終於重新成為江南的中心城市。

京杭運河由城西北上,蘇州的西部因此獲得更強的活力。位於城西、正對運河的閶門曾經因為地處城市的邊緣而無法發展,但在明清兩代,“正對運河”卻成為重要的發展契機。北宋王安石遊歷姑蘇,閶門一帶尚是“四顧茫無人”的郊野之地,但到了文徵明的筆下時,已經是“帶城燈火千家市,極目帆檣萬里船”,商貿集市晝夜不分。至清初曹雪芹描寫時,已經一躍成為“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從文學作品投影到現實世界,在閶門之外,沿水道往虎丘、楓橋及胥門的三個方向皆形成了重要的街市,閶門成為一個放射狀的城市中心。

由子城的位置可知,蘇州歷來偏重東南,但由於明清時期閶門一帶的發展,已將整個城市中心轉向了西北。子城的沒落與閶門的崛起,正好成為一個符合歷史潮流的隱喻:政治褪色,經濟崛起——史學家傅衣淩在討論明清城市時,便將蘇州與杭州並稱為“蘇杭型城市”,而與昔日舊都“開封型城市”作對比:在開封,“工商業是貴族地主的附庸”,“充滿著腐朽、沒落、荒淫、無恥的一面”;而在蘇杭,“工商業是面向全國的”,充滿了“清新、活潑、開朗的氣息”。

回望宋代,“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民諺逐漸風行,將蘇州與天堂相提並論的人們很難想像,這座城市真正的鼎盛時期要到明清兩代才會到來。在《人間天堂:蘇州的崛起(1127—1550)》一文中,邁克爾·馬默(Michael Marme)引用了這句在中國家喻戶曉的諺語,“這句諺語標誌著蘇州城市發展的一個新階段,而不是發展的頂點”。

明代閶門外的桃花塢裡,就住著性格不羈、才情橫溢的唐伯虎:“世間樂土是吳中,中有閶門更擅雄。翠袖三千樓上下,黃金百萬水西東。”

“天堂”不是一種過譽,只是人們的想像力抵達了盡頭。



中國人的“記憶之宮”

直到今天,蘇州仍然意味著中國式的詩意棲居地。她不是宮牆高聳式的野心抱負,修建南宋宮室的子城早已湮滅;亦不是田園牧歌式的隱遁逃離,郊遊迎送的閶門也已經陷入紅塵——蘇州是文人氣息與商貿傳統的奇妙混合體。她的哲學,是允許你享用世俗生活最美好的便利,同時亦能擁有精神世界的充盈。

蘇州古城的幸運保全,為全體中國人堅守了一座“記憶之宮”。在觀前街、閶門外,蘇州的市肆如此喧囂,足以名列“天下四聚”;但僅僅一街之隔的耦園、藝圃內,文人士大夫們只要短暫離開紛擾的街市,轉身就能進入木石林泉構建的天堂。范仲淹、顧炎武們樹立起東方世界最高潔宏闊的理想,後人當然可以進取功名,沉浮宦海。但如若不能或不願,唐伯虎、金聖歎們也可退入書齋,亦有琴棋書畫,足以抱守終身。

蘇州創造繁華,也享用繁華,是極入世的,也是極出世的,她可以穩定地保持春秋的城址,也可以在其上改造出一個天堂水城。如此多二元對立的屬性,正是蘇州極為豐富的市井生活創造出的包容氣質。

1877 年,蘇州人楊引傳在一個不起眼的冷書攤上發現了同為蘇州人的沈複所寫作的《浮生六記》,可惜最後兩記已經佚失。這本筆記記述了他與妻子陳芸雖然貧苦艱辛卻仍不失美好浪漫的生活,後來受到俞平伯、林語堂等大家的喜愛與推崇,讀者們閱而醉心其中,更以補足《紅樓夢》的熱情來尋找甚至偽造本書散佚的章節。

沈複、陳芸是誰?楊引傳當年“遍訪城中無知者”,蘇州偶爾也會失憶。但如果我們忘掉蘇州在中國文化史上所有的重要意象,只是回歸到19 世紀初期這對平民夫婦的日常生活中,蘇州仍然引人嚮往。

在寫滿了光輝、榮耀、浮華的蘇州城,最細微的動人之處是在尋常百姓的家中。陳芸病逝前,回憶此生“若布衣暖,菜飯飽,一室雍雍,優遊泉石,如滄浪亭、蕭爽樓之處境,真成煙火神仙矣”——歸回到平淡生活中,焚香、疊石、畫屏、遊園,在樸素局促中也能找到典雅美好的生活理想。

我們歆慕陳芸,歆慕蘇州,是因為“布衣菜飯”本是人生無奈,卻在這裡“觸手成趣”,成了紅塵中第一等的美好生活。


圖片預覽:

 
  步驟一.
依據網路上的圖書,挑選你所需要的書籍,根據以下步驟進行訂購
選擇產品及數量 結 帳 輸入基本資料 取貨與付款方式
┌───────────────────────────────────────────────────┘
資料確定 確認結帳 訂單編號    

步驟二.
完成付款的程序後,若採用貨到付款等宅配方式,3~7天內 ( 例假日將延期一至兩天 ) 您即可收到圖書。若至分店門市取貨,一週內聯絡取書。

步驟三.
完成購書程序者,可利用 訂單查詢 得知訂單進度。

注意事項.
● 付款方式若為網路刷卡必須等" 2 ~ 3 個工作天"確認款項已收到,才會出貨.如有更改書籍數量請記得按更新購物車,謝謝。

● 大陸出版品封面老舊、磨痕、凹痕等均屬常態,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外,其餘所有商品將正常出貨。

● 至2018年起,因中國大陸環保政策,部分書籍配件以QR CODE取代光盤音頻mp3或dvd,已無提供實體光盤。如需使用學習配件,請掃描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 我們將保留所有商品出貨權利,如遇缺書情形,訂單未達免運門檻運費需自行負擔。

預訂海外庫存.
商品到貨時間須4週,訂單書籍備齊後方能出貨,如果您有急用書籍,建議與【預訂海外庫存】商品分開訂購。